瑪多 找回那片“星星海”(三江溯源·見証國家公園的成長②)

本報記者 楊爍壁 賈豐豐

2020年10月20日08:4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圖①:黃河源頭鄂陵湖。

  本報記者 楊爍壁攝

  圖②:瑪多縣牧民擔任的生態管護員正在鄂陵湖畔巡護。

  本報記者 姜 峰攝

  核心閱讀

  青海瑪多縣,地處三江源腹地。上世紀90年代末,因過度放牧、無序開採等原因,導致草場沙化、湖泊銳減、鼠害肆虐。

  2015年,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方案審議通過,我國首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正式啟動。通過重構環境治理體系,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黃河源綠意重現。

  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瑪多縣,地處三江源腹地。在這裡,萬裡黃河開啟它的浩蕩征程。

  近年來,隨著國家公園體制試點的實施,瑪多縣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通過重構環境治理體系、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曾經因為過度放牧、無序開採等導致的生態環境惡化得到遏制,綠意開始重現黃河源頭。

  湖泊數量不斷回升,重現千湖美景

  從瑪多縣城出發,往西南方向10多公裡,遍布著一望無際的湖泊和濕地。這片星羅棋布的湖泊,有一個浪漫而迷人的名字“星星海”。

  有著“千湖之縣”美名的瑪多,幾十年前,曾經有一片巨大的“星星海”,最多時,擁有大小湖泊4000多個。到了上世紀80年代,當時人口不到一萬的瑪多,牛羊激增到上百萬頭,過度放牧等原因導致草場沙化、鼠害肆虐、湖泊銳減,最低谷時,瑪多的湖泊數量減少到了1800多個。

  生態環境惡化,對於瑪多縣扎陵湖鄉牧民曼尕來說,直接的后果就是離開家鄉。2002年冬天,曼尕不舍地離開草原,“那時候,草原成了黑土灘,別說放牛放羊,大風一吹,沙子迷得人眼都睜不開,不搬能有啥辦法?”

  2005年,三江源生態保護和建設一期工程啟動,退牧還草、以草定畜、沙化治理、移民搬遷、工程滅鼠等環境治理措施同步展開,一場艱辛的探索在黃河源拉開帷幕。

  2015年,一期工程實施10年后,三江源各類草地產草量提高了30%,百萬畝黑土灘治理區植被覆蓋度增加到80%以上,三江源水資源量增加近80億立方米。2018年,瑪多湖泊數量創下歷史新高:5849個。

  重構環境治理體系,“一塊牌子管到底”

  鄂陵湖畔,碧水接天,飛鳥疾速掠過。

  驚艷與震撼,是黃河源頭留給許多人的第一印象。但對於三江源國家公園黃河源園區管委會生態環境和自然資源管理局副局長馬貴來說,這樣的場景,實在是來之不易。

  2015年底,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審議通過《中國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方案》——這是我國第一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根據方案,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黃河源園區管委會組建,瑪多縣原林業、國土、環保、水利等部門的生態保護管理職責,整合為管委會下的生態環境和自然資源管理局,同時將縣森林公安、國土執法、環境執法、草原監理、漁政執法等機構,整合成管委會下的資源環境執法局。

  “一塊牌子管到底。”親歷了黃河源頭巨變的馬貴發出這樣的感嘆。從建設“天地空一體化”的生態大數據中心,到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馬貴擔起更多職責,比以前更忙碌了。

  治理黑土灘,播種草籽﹔搭起招鷹架,防止鼠害……為了“復綠”黃河源頭,馬貴和同事們想了無數辦法。他帶記者來到一處草灘:大片沙地被石方格沙障劃分成若干區域,石方格內,人工補種的披鹼草隨風搖曳。“看不出來吧?這裡以前都是寸草不生的沙土。”說著,他興奮地搓了搓手,滿臉自豪。

  呈現共贏新局,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優良

  8月下旬,又到了搬往“冬窩子”的時節,曼尕一家正忙忙碌碌准備著。帳篷內,妻子把分離好的牛奶做成酥油和曲拉,兒子兒媳收拾行李,曼尕則在兩個孫女的左右簇擁下,跟著一起學漢字。濃濃奶香中,歡笑陣陣。

  2015年,黃河源頭又見碧波蕩漾,曾經沙化的草原重現盎然生機,曼尕一家人又搬回了草原。

  如今,曼尕和當地許多牧民一樣,冬天住在縣城、享受更好的教育醫療條件,夏天回到故鄉,有序放牧牛羊。五年前,曼尕的兒子桑多杰當起了生態管護員,成為這片土地的守護者。

  平均每天巡護十幾公裡、記錄野生動物活動軌跡、觀察生態資源保護情況,桑多杰每月有1800元的管護收入。“我們小組10個人,每月巡護三次,垃圾清理、生態監測、輔助監督執法都是我們的工作內容。”桑多杰騎在摩托車上,指著自己的紅袖章,很自豪,“雖然有點辛苦,但這些年來,草場更好、牛羊更壯,讓人高興。”

  “目前,全縣有3000多名生態管護員,他們已成為我們保護生態環境的重要力量。”瑪多縣委書記何海燕說。

(責編:甘海瓊、陳明菊)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