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洮河源頭濕地

張多鈞 咸文靜

2020年08月17日09:07  來源:青海日報
 

濕地美景如詩如畫。 青海日報記者 黃靈燕 攝

濕地公園管護員進行日常巡護。

河南蒙古族自治縣三江源生態大數據空間。

濕地公園基礎設施齊全。

  7月30日清晨,與往日一樣,斗格加從賽爾龍鄉出發,驅車前往洮河源國家濕地公園。沒過十幾分鐘,斗格加已經到了公園門口,他將車停在門口,沿著洮河逆流而行,看到垃圾會順手撿起裝到袋子裡。

  今年51歲的斗格加,是黃南藏族自治州河南蒙古族自治縣賽爾龍鄉尕克村村民,尕克村也是洮河源頭,在洮河河畔生活了半輩子的斗格加,對於這條河流,哪個地方有拐彎,哪個地方水流急,哪個季節水流大,他都了然於胸。

  “小時候沒啥玩的,每年夏天,小伙伴們把牛羊趕到河邊,一群孩子就在河邊玩,抓青蛙、打攪洗、追野兔野雞,一天過得相當歡樂,總感覺夏天很短暫。”斗格加沉浸在童年的快樂時光中。

  可以說,洮河滋養了當地的牧民,為牧民提供飲用的水源,肥沃的濕地草原為牛羊提供了鮮嫩的綠草。

  洮河是黃河上游第二大支流,黃河來水量最大的支流,也是河南縣境內惟一的不凍河,洮河在河南縣境內河段流程約84千米,平均徑流總量40533立方米。洮河從河南縣流出,曲折東流入甘肅境內,流經碌曲、臨潭、卓尼、岷縣、臨洮,於永靖縣注入黃河劉家峽水庫,全長673公裡,流域面積25527平方公裡。

  保護好洮河上游,意義重大,尤其是對於下游的甘肅中部干旱地區而言,如果上游的草原生態遭受破壞,補水量下降,甘肅中部數百萬人和千萬頭牲畜的飲水就會出現困難。

  因此,甘肅省為解決其中部干旱地區人畜飲水困難,歷經半個多世紀建成了跨流域調水的“引洮工程”,該工程是甘肅歷史上最大的跨流域調水工程。2015年8月6日引洮供水一期工程正式運行,為定西、蘭州、白銀3個市轄的7個縣(區)城鄉生產生活用水、工業供水、農業灌溉、生態供水提供了水資源保障。

  一路走一路看,太陽到頭頂時,來到了公園的觀景台,觀景台是用木頭搭建的小亭子,亭子內側的一圈是椅子。觀景台地處小山丘,是觀看洮河的佳地。從這裡可以看到遠處的李恰如山連綿挺拔,李恰如山是藏語,翻譯過來是“龍王的宮殿”的意思,山是石頭山,呈現灰白色,觀景台下是滔滔洮河,洮河在這裡拐了一個大彎,洮河的兩岸和山坡上,是成片的濕地和灌木叢,灌木叢中金露梅競相綻放。有個美麗的傳說,相傳這裡是龍王的宮殿,仙女湖是仙女沐浴的地方,山澗流淌的泉水是龍王宮殿的瓊漿玉液,泉水最終匯聚成洮河,流入黃河,滋養華夏大地。

  “30年前,河兩岸的濕地都是水,水流特別急,牲畜都過不去。可是之后,水流一年比一年小,原先的河道變成了濕地,就是我們眼前的這一片。2015年之后,洮河水流量又開始逐年增加,但還是沒有恢復到30年前的樣子。”在觀景台上,斗格加指著洮河,向記者介紹。

  對於洮河流量的變化,斗格加的分析很簡單,就是這些年降雨量逐年增加。這或許只是其中一個原因,還有全球氣候變暖,地下水位上升,政府層面加大保護力度,使得洮河水流量逐年增加。

  基於洮河生態地位的重要性,2013年,洮河源國家濕地公園通過國家林業局批准,啟動試點,立足於濕地公園的自身優勢和特點,探索濕地保護與可持續發展利用的新模式,初步打造出了一個集濕地保護、濕地科普宣教及有機畜牧業為一體的濕地公園。

  同行的洮河源國家濕地公園項目銜接員才桑加介紹,濕地公園規劃面積38393公頃,濕地總面積為13820公頃,公園分為三部分,分別是宣教區、保育區、合理利用區,最終的目標是將濕地公園建設成為布局合理、組織機構健全、基礎設施完備、整體形象突出、科普教育與休閑娛樂兼備、生態文化特色濃郁的國家濕地公園,使之成為“保護—利用—提高”濕地資源的建設典范,構建高原生態旅游的標志性模式。

  隨著國家濕地公園的試點,斗格加成了一名生態管護員,每個月有1800元的工資,負責保育區的巡護。公園內,像斗格加一樣的生態管護員共有15名,他們每天都在各自負責的區域撿拾垃圾,觀察山水林草及野生動物。

  這樣的工作對於斗格加來說再熟悉不過,因為多少年來,從祖輩父輩再到他,一直守護著屬於他們的“母親河”。如今不同的是,他們有了一個生態管護員的身份,每個月有固定的報酬,政府也投入了相當多的物力財力。

  洮河源國家濕地公園試點之初,河南縣就與青海大學建立了“校地合作”關系,洮河源國家濕地公園為青海大學“教學實習基地”,學校組建了由草業科學、生態學、植物學、動物學等專業技術人員構成的科研團隊,設置監測樣點和樣帶,開展水環境、氣象因子、植物、鳥類、土壤等方面的監測工作和濕地修復技術研究工作。

  當時監測出洮河源國家濕地公園內有高等植物324種,藥用植物有133余種,野生動物191種,國家Ⅰ級保護野生動物有11種,國家Ⅱ級保護野生動物19種,省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有普通鸕鹚、灰雁等25種。

  依托這些年的投入保護,2018年底,歷時五年的青海洮河源國家濕地公園試點建設通過國家級專家驗收組驗收,正式成為“國家濕地公園”,成為青海省又一張“國字號”生態名片。

  如今再看洮河源國家濕地公園,經過具有資質的第三方檢測機構監測,青海洮河源國家濕地公園出口水質達到二級以上標准﹔動植物多樣性增加,尤其是“明星動物”雪豹現身,牧民反映多次見到了雪豹,遠紅外監測儀器也捕捉到雪豹、馬麝行蹤,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狼的種群數量顯著增加,鳥類種類增加4種,植物群落結構中,闊葉類植物新增8種。

  動植物多樣性增加,我們在斗格加的口中得到了証實,“雖然我沒見過雪豹,但是聽父輩們說,很早以前我們這個地方是有雪豹的,而且出沒頻繁,后來慢慢就少見了,這些年又有其他村民看到過。其他的動物見得就比較多,李恰如山上經常能看見岩羊。”

  毫不夸張地說,有岩羊的石山上基本上就會有雪豹,它們是一對生物鏈,因此判斷,這些年濕地公園內肯定有雪豹的蹤跡。

  談到這裡,斗格加興致勃勃地為我們講述了親身救助岩羊的故事。2018年冬天,李恰如山下,形成風吹雪,深的地方超過了2米多,淺的地方也有1.5米多。斗格加和同伴在巡護過程中,發現7隻岩羊深陷積雪,不能動彈。

  斗格加跳進雪中,雪蓋過了頭頂,往上看隻能透過雪洞看到天空,斗格加的身高將近1.8米,足見當時的積雪有多深,別說是岩羊,斗格加想要爬出積雪都非常困難。於是斗格加和同伴在積雪中刨洞,刨了四個多小時,刨出了一條5米長的洞,將7隻岩羊從洞中救出。

  除了日常巡護,斗格加和其他管護員還有另外一項職責,現身說法當“老師”。2016起,洮河源國家濕地公園所在地賽爾龍鄉完小,建立濕地自然學校,生態管護員和學校聯合開展青少年生態實踐課,讓學生系統認識常見的濕地動植物、感悟保護濕地環境的重要性。如今,生態實踐課已經普及到河南縣各個學校。

  山清水秀洮河源。今天不得不說,因為有了斗格加以及更多源頭普通牧人的堅守保護,才有了洮河源的一河清水,他們的保護是基於對家園的熱愛,對自然的敬畏,更是對傳統文化的傳承。

(責編:劉沛然、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