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評:“問責”是把利刃,切忌隨手亂舞

沈慎

2020年08月23日16:51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公職人員上班時間發朋友圈,和點贊評論者一同被誡勉﹔因洗澡遲接巡查組電話訪談,被給予警告處分﹔教師假期自費聚餐,被紀委通報批評……近年來,一些執紀簡單化、問責粗線條甚至亂問責、錯問責、問錯責的現象冒頭,雖然事后相關處理被撤銷,卻也造成了一些不良影響。

問責是推動全面從嚴治黨的實踐要求,也是解決管黨治黨問題的現實需要。黨中央之所以緊緊抓住落實主體責任這個“牛鼻子”,為的是把權利與義務、責任與擔當對應統一起來。然而現實中“好經卻被念歪”,少數地方和部門為了完成年度問責目標,搞起湊數式問責,把問責泛化、擴大化﹔有的在實施問責過程中避重就輕,“看人下菜式”問責拿基層干部的小錯誤小問題“開刀”﹔有的在推進工作中手法單一、方法簡單粗暴,不分青紅皂白、不論具體是非的“一刀切”問責……凡此種種,不僅偏離了問責制度的初衷,更讓基層干部感到困惑、無所適從。

問責泛化、簡單化的問題,表面上是工作方法問題,根源是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作祟,對干部干事創業的積極性、對問責工作的權威性嚴肅性的傷害,都是巨大的。“我們為什麼要問責”“我們該問責什麼”“我們該怎樣問責”,面對問責不適當給基層帶來的困擾,各級必須認真思考這三個方面的問題。

有權必有責、有責要擔當、失責必追究,這體現了權責對等原則。應該說,我們健全權力運行制約和監督體系,對失職失責行為進行追求,並不是要和干部過不去,根本目的在於保証人民賦予的權力始終用來為人民謀利益。現實中,有的領導干部把問責當做“萬能鑰匙”,干什麼工作都要靠問責來推動﹔有的把問責當做敷衍塞責的“護身符”,出了問題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找人背鍋﹔有的把問責當做領導能力和領導方式的“遮羞布”,動輒下指標、靠走量來彰顯積極作為。如此一來,不僅起不到“問責一個、教育一片”“懲前毖后、治病救人”的目標,反而嚴重破壞基層的凝聚力、向心力、戰斗力。

問責不是一個筐,不能什麼都往裡面裝。對什麼該問責、什麼不該問責,各級必須保持頭腦清醒。幾年前,“上班喝牛奶被問責”引發網友熱議。一份問責通知單顯示,湖南某開發園區的辦公室工作人員上班喝牛奶,被園區紀工委暗訪時查到,隨后該人員收到了一份問責通知單。基層干部反映最突出、輿論最為反感的,正是這種問責的隨意性。事實上,問責什麼,《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等都以列舉方式明確了具體情形。既要嚴肅問責,也要防止問責泛化、簡單化,必須對照黨紀條例,分清楚、把握好,對該問責的問責,對達不到問責程度的問題,該教育的教育、該批評的批評﹔對於那些根本算不上問題的,更不能動輒揮舞問責大棒,傷害同志們的感情和積極性。

以事實為准繩、以法律為依據,嚴格依規依紀、嚴格程序要求、嚴格把握政策,這是嚴肅問責的題中應有之義,也是回答“該怎樣問責”時必須重申的要求。關於問責工作,問責條例明確了六項原則,其中第一條就是“依規依紀、實事求是”﹔對於問責的管理權限、問責調查、問責決定、督促執行等方面,問責條例明確要“做到事實清楚、証據確鑿、依據充分、責任分明、程序合規、處理恰當”。這些白紙黑字的要求,必須貫徹到執法過程中、落實到每一起問責實踐中。問責是政治性、政策性很強的工作,按照實事求是的原則,嚴格按照程序辦事,才能問的心服口服、問出黨風政風的轉變、問出履職盡責擔當作為的實效。

(責編:陳明菊、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