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畢業來到青海,走上講台發光發熱——

趙佔佔:當老師到西部,我幸福!(志不求易 事不避難①)

本報記者 賈豐豐

2020年07月23日09:0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開欄的話

  習近平總書記在給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克拉瑪依校區畢業生的回信中指出,這場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嚴峻斗爭,讓你們這屆高校畢業生經受了磨練、收獲了成長,也使你們切身體會到了“志不求易者成,事不避難者進”的道理。前進的道路從不會一帆風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需要一代一代青年矢志奮斗。同學們生逢其時、肩負重任。希望全國廣大高校畢業生志存高遠、腳踏實地,不畏艱難險阻,勇擔時代使命,把個人的理想追求融入黨和國家事業之中,為黨、為祖國、為人民多作貢獻。

  西部地區、扶貧一線、基層社區,活躍著許多高校畢業生的身影。他們勇擔重任,背后經歷了怎樣的選擇?克服了哪些困難?又得到了哪些政策支持?本版今起推出“志不求易 事不避難”系列報道,講述高校畢業生揮洒青春的奮斗故事。

  “課堂就是舞台,我要做最美的領舞。”

  對於中央民族大學附中玉樹(海東)分校的政治老師趙佔佔來說,每一個學生都是“舞者”。作為領舞的老師,自己要激發起他們每一個人起舞的願望……眼前的趙佔佔,黑褲子配上白襯衫,加上盤起的馬尾辮,顯得自信而又干練。雖然工作隻有一年,但舉手投足間已經越來越成熟。

  2019年,畢業於西北師范大學思想政治教育專業的趙佔佔來到青海,選擇在中央民族大學附中玉樹(海東)分校做一名老師。回顧這一年,有孤獨有迷茫,但對趙佔佔來說,更多的是成長是收獲,是對選擇的無悔和被需要的幸福。

  選擇

  支教點燃教師夢想

  從甘肅蘭州出發,穿過油菜花海、駛過河西走廊、遇見茫茫戈壁……2017年暑假,一次西去支教的經歷讓趙佔佔夢想開始萌發。

  “500多個小伙伴,33個小時的顛簸,大家帶著對未知的向往,伴隨著一路的歡聲笑語、陣陣歌聲,終於到了目的地——新疆阿克蘇。”回憶起大三那次支教的情形,趙佔佔格外難忘:“報名時沒有猶豫、路上也沒有擔心,因為母校西北師范大學有這個傳統。”

  為緩解新疆基層中小學教師短缺問題,推進高等學校教師教育改革,開拓學生就業市場,2008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教育廳和西北師范大學簽署校地合作協議,開展實習支教工作。12年來,西北師范大學每年選拔數百名學生,分春秋兩季到阿克蘇地區進行支教。目前,已有4000余名學生“接力”這場“支教的馬拉鬆”。“學長學姐們的選擇更為我們樹立了榜樣,形成一種無形的召喚,所以我們並不孤單。”趙佔佔說。

  一學期的支教生活,對第一次踏上講台的趙佔佔來說,是全新的挑戰,也讓她對教師這份職業有了更深刻的體悟。“由於當地師資力量短缺,我們有時是數學老師,有時是語文老師,有時又是英語老師。有時還當起了打掃教室食堂、看管學生吃飯睡覺的生活老師。”正是這種親密接觸,讓她贏得了學生們的喜愛﹔臨走時,一張張寫滿祝福與不舍的小紙條,在她內心深處埋下了當老師的“種子”。

  去年找工作時,面臨很多選擇,也經歷了不少迷茫,但在趙佔佔心中,當老師的念頭從來沒有斷過。雖然也曾想過去大城市開開眼界,雖然也夢想著像電視劇裡的白領一樣,在高大闊氣的寫字樓裡,談吐非凡舉止優雅……但每到關鍵時刻,當老師的願望格外強烈,“就像在內心深處涌動的暗流一樣,總能影響航向的選擇。”

  “母校的傳承點燃了我當老師的夢想,也堅定了我的信念。”趙佔佔說:“再加上我本身也是藏族,所以后來選擇當老師,選擇來青海,是追隨內心選擇的順其自然。”

  進步

  教學注重方式方法

  “不只是給學生們傳授知識,更重要的是,要走進他們的心裡,去溝通、去激發、去點燃。隻有這樣,學生們才願意接受你、接受你所帶來的知識。”談起這一年來的工作經歷,趙佔佔深有感觸:“對講台有越來越多的敬畏。”

  趙佔佔所在的中央民族大學附中玉樹(海東)分校是一所年輕的學校,2018年才正式建成招生。學生全部來自青海玉樹地區,很多都出身牧民家庭,基礎相對薄弱。“剛開始上課時,我一個人在上面講得滔滔不絕,自我感覺良好。可講完一問,學生們啥都沒聽懂。”原來,孩子們漢語水平不高,經常跟不上老師的節奏。“於是我特意放慢速度,藏漢雙語同用,一個再簡單不過的知識點也掰開了、揉碎了講,完了還要確認一句,‘大家聽懂了沒?’”趙佔佔說。

  教學是一門藝術,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工作一年,趙佔佔對這句話深以為然:“比如,為了幫助一名性格內向的學生,我經常主動提問、重點關注,可結果適得其反,甚至讓他覺得我在針對他。后來,我主動跟他談心談話,一起吃飯,終於解開了他心裡的疙瘩,孩子現在進步很大。”

  “在這裡,我有一群年輕的小伙伴,大家平常一起備課、一起聊天。因為有彼此的陪伴,感覺十分溫暖。”趙佔佔談起自己的同事們,臉上洋溢著喜悅:“說是同事,感覺更像是同學、朋友,學校也像個大家庭一樣。”

  “我們學校老師平均年齡隻有26歲,分別來自北京師范大學、陝西師范大學、西北師范大學、西北大學等高校。他們是學校發展的活力源泉、動力源泉。今年后半年,預計還將有20名年輕人加入我們。他們是我們最寶貴的財富。”中央民族大學附中玉樹(海東)分校副校長馬朝輝說。

  收獲

  被學生需要很幸福

  對於從小生長在草原上的孩子們來說,那份遼闊與壯美已然滲入他們的骨子裡。樂觀、豪放、陽光、熱情,是趙佔佔對他們最深刻的印象。

  “記得第一次去家訪時,沿著公路在草原前行,7個小時的路途顛簸得我昏昏沉沉。可當到了學生家裡,熱情的父母端上奶茶,孩子拉著我的手不放時,所有的疲憊煙消雲散,那種‘被需要的幸福’足以治愈一切。”雖然平常沒少被氣,可談起她的那些“淘氣鬼”,趙佔佔還是滿眼放光。

  “還有每次去查宿,學生們爭著把從家帶的肉干、糌粑、棒棒糖,往我手裡塞。雖然大多都找理由婉拒,但他們那種發自心底渴望分享的眼神,讓我終生難忘。”說著,趙佔佔笑出了淚花:“每到那種時刻,我覺得從來都不是孩子們離不開我,而是我離不開他們。那是我最大的留戀。”

  西部有西部的風情,西部也有西部的精彩。轉眼已經工作一年,回看去年的選擇,趙佔佔說得最多的還是“無悔”。“雖然生活環境沒有大城市那麼優越,但這邊基礎設施很完善,生活也非常便利。最主要的是,我從事著自己真心熱愛的事業,有一種自己在發光發熱的自豪感,找到自己的價值所在,而不是單純的謀生,那是多少財富都替代不了的。”

  邊疆不邊遠,高原更高遠。近年來,越來越多像趙佔佔一樣的高校畢業生來到青海。青海也出台一系列激勵措施,栽好梧桐樹、搭好黃金台,不斷壯大全省各類人才隊伍。“近年來,通過柔性引才,邀請2200多名專業人才‘候鳥式’來青工作,幫助培訓專業技術人員12萬人次。特別是2019年,我們63家企事業單位組團下高原、請英才,簽約急需緊缺專業的高校畢業生1200多人,其中研究生學歷佔84.3%。”青海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務國強說。

  “跳出象牙塔,去審視、去投入、去拓展……”這是趙佔佔給一個學妹微信分享的一段話。再過兩個月,學妹也將奔赴青海,在西寧的一所中學任教。“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我相信,我們的隊伍會越來越壯大。”談起未來,趙佔佔信心滿滿。

(責編:陳明菊、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