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生綠蔭 一心鎖黃龍

洪玉杰

2020年07月09日09:34  來源:青海日報
 

青海日報記者 洪玉杰 攝

  在青海版圖上,人們或許不能一眼找准貴南的位置,但在全國防沙治沙的史冊上,從風沙滾滾、寸草不生,到綠樹成行、青草成片﹔從沙進人退到綠進沙退,貴南絕對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海南藏族自治州貴南縣,土地總面積664933.3公頃,其中,沙漠化土地面積達228000公頃,三分之一的土地是荒漠,是青海省沙漠化土地分布較廣,危害比較嚴重的地區之一,也是全國防沙治沙重點示范縣之一。

  “如煙黃沙遮蔽日,生機綠木斷絕地。”這顯然是對土地荒漠化最貼切的表達。在龍羊峽庫區南岸的木格灘沙漠向東南延伸的最前沿,有一條綿延十多公裡的流動沙丘,當地人形象地稱為“黃沙頭”。上世紀中期以來,黃沙頭及木格灘周邊沙漠每年以5至15米的速度向東南肆意擴展蔓延,每年近200公頃的草地、耕地被沙漠吞噬,與此同時對方圓10公裡以內的101省道、周邊公路、鄉村道路及5萬余名農牧民群眾的正常生產、生活帶來了極大威脅,嚴重影響了貴南縣脆弱的生態環境。

  一

  木格灘位於貴南縣中部,西至龍羊峽庫區,北至沙溝河岸,南至茫拉河,是貴南縣最大的灘地,屬半荒漠化草原,時有沙暴發生。

  翻閱相關歷史文獻后發現,木格灘自古素有“沙洲”之稱,《魏書·吐谷渾傳》記載:“弟阿豺立,自號驃騎將軍、沙洲刺史。部內有黃沙,周回數百裡,不生草木,因號沙洲。”

  青海省著名學者李文實先生的《西陲故地與羌藏文化》一書寫道,木格與穆格同屬音譯,都為沙洲本名。“穆格”是飢饉荒災之意,可引申為荒漠。這與《沙洲記》中“不生草木,蕩然黃沙”是相應的。當地人稱之為穆桂灘,以后逐漸演變,今天的行政區域名為木格灘。

  森多鎮的牧民南夸太世代生活在木格灘附近,據他回憶,當時風沙特別嚴重,刮風的時候,周邊啥都看不見,種的田都被風沙覆蓋了,做飯的時候,和的面裡是沙子,炒的菜裡也是沙子,甚至有時候吃煮雞蛋,剝了殼后迅速塞進嘴裡以防粘上沙土。出門時必須全副武裝,帽子、眼鏡、過濾口罩一樣都不能少,日常出行很困難,更別提放牧了。

  滾滾黃沙淹沒了青青草原,頻發的沙塵暴籠罩木格灘,黃沙趕著人搬家的苦吟蓋過了悠悠牧歌,天空昏黃渾濁是南夸太對那個年月的最深記憶。

  時間的指針回撥到1996年,貴南縣將黃沙頭和木格灘列為全縣治沙防沙的重點,每年組織近千名干部職工、農牧民群眾進行大規模義務植樹活動。

  一場人與沙漠的戰爭至此打響。

  然而,貴南縣境山大、溝深、高寒、多風,惡劣的自然環境,使得防風治沙工作困難重重,干旱缺水成了荒漠化地區改善生態環境最主要的障礙。為提高植被的成活率,貴南人民在滾滾沙海裡揮汗如雨,志承愚公,一心縛黃龍。

  二

  面對土地的荒漠化,帶來的不僅僅是生存環境的影響,更是對土地的一種侵蝕,治沙刻不容緩。

  “春天栽了以后,干旱成活率不高的話,我們秋天再進行補植,我們試了好幾年,反正是三次、四次地栽,通過科技,通過增加科技手段,必須要把這個樹栽好、栽活,把這片地要綠起來。”時任貴南縣縣長的多杰才讓回憶時說道。

  正當八萬多貴南人民為改善荒漠化地區的生態環境而艱難探索時,“九五”期間,國家把防風治沙列為國家科技攻關計劃,青海省林業科學研究所和中國林科院共同申報了黃沙頭荒漠化治理項目。

  經過三年的艱難探索,木格灘科研人員總結出了“大穴、高杆、深埋、圍欄”四位一體的楊樹深栽綜合配套技術,解決了高寒、干旱地區荒漠化治理樹種選擇的問題,大大提高了樹苗栽種后的成活率。

  尤其是沙區黃沙頭採取的喬、灌、草結合,然后採取封育管護,在沙漠腹地採用楊樹深栽造林的這種方式,在青海全省起到了示范幅射作用。而貴南堅持“生態立縣、生態興縣、生態富民”發展戰略不動搖,構建了以環木格灘生態圈治理為主線,以保護和擴大林草植被和沙生植被為中心的綠色屏障。

  年近七旬的布加,是茫拉鄉下洛哇村的普通牧民,他溝壑縱橫的臉龐上印滿了曾經風沙肆虐的記憶。從1969年開始,布加就和全家人一起,開始了義務植樹的漫漫征程,這一干就是五十年。

  五十年來,布加全家歷經千辛萬苦,在木格灘沙漠深處累計治沙造林400多公頃。

  “當時我們經費有限,要把‘黃沙頭’綠化起來遠遠不夠。所以政府組織義務工,老百姓幾乎每家隻要家裡有人,都來了。像布加這樣主動參與造林治沙的干部群眾,在貴南還有太多太多。”縣委宣傳部副部長李春介紹道。

  人心齊,泰山移。如今的黃沙頭早年風沙漫天的景象早已不復存在,映入眼帘的是成片的綠色。登高望遠,大片草方格如漁網般縛在沙丘上,盡管期待中的滿眼碧綠尚未完全到來,卻可以凝望草方格內人工栽植的青楊、檸條等沙生植物吐出嫩綠的新芽,這是貴南人24年來對綠色的守望與堅持。

  三

  在木格灘,栽棵樹就像養個娃,不容易。

  然而在24年的不懈堅持中,貴南縣累計投資超過13億元,治理沙漠化面積111000公頃,森林覆蓋率由1996年前的2.6%提高到目前的14.9%,八萬貴南人用自已矢志不渝的堅強信念和改天換地的壯志豪情,在大漠深處奏響了一曲綠色發展之歌。

  值得一提的是,在抗擊風沙、建設家園的征程中,貴南人民永遠不會忘記人民子弟兵給予的關心和支持。從2003年到2005年間,1700多名官兵和貴南縣上萬名干部群眾,自備干糧、風餐露宿,日夜奮戰,在黃沙頭地區開展了規模空前的植樹造林活動,開創了軍民攜手治理沙漠的先河。三年間,共完成人工造林2333.3公頃,累計治沙面積4466.6公頃,確保了“黃沙頭”沙漠治理取得了歷史性、突破性進展。

  貴南縣縣長才科杰說,如何破解保護生態與發展經濟的矛盾,在產業發展上要動腦筋,謀實招,既要綠水青山,也要金山銀山。保護生態的責任擔當、苦干實干的“貴南治沙精神”是我們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精神財富。

  如今,隨著黃沙頭國家沙漠公園和茫曲國家濕地公園建設項目的逐步落實,防沙治沙成為貴南全縣的當務之急。為改變“沙進人退”的局面,全面完成省州國土綠化提速三年行動奠定堅實基礎,貴南人依舊在做“沙漠生綠蔭,一心鎖黃龍”的終生文章。

  僅今年,為充分發揮黨員的示范引領作用,引導廣大黨員在防沙治沙攻堅中當先鋒、作貢獻。貴南縣12個植樹造林點上,有180個黨組織3000余名黨員參與到國土綠化提速三年行動中。以紅旗插到那裡就把樹植到那裡,哪裡有硬任務,突擊力量就到哪裡去“啃”的精神,在4萬余防沙治沙群眾中樹立榜樣,做出表率。年內計劃完成造林綠化任務14786.6公頃,包括工程造林、先建后補造林、義務植樹等項目。

  都說,隻有荒涼的沙漠,沒有荒涼的人生。

  讓木格灘重披綠裝,再現昔日秀美山川,是每一個貴南人夢寐的追求。為此他們所表現出的渴望和迸發的激情如常年積蓄的岩漿,一旦噴發,其創造力銳不可擋﹔那激情,如久晒的干柴,一旦點燃,將立刻變成熊熊烈火,並迅速形成燎原之勢。懷著這樣的渴望和激情,貴南人在防沙治沙中創造了一個又一個治理沙漠的奇跡。

(責編:劉沛然、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