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媚子”誕生記

趙睿

2020年07月06日09:33  來源:青海日報
 

  “軟媚子”,來自青海河湟谷地的軟梨特色果飲產品。 從建廠、科研到試產,“軟媚子”誕生隻用了兩年多時間。6月初,當第一批“軟媚子”離開生產車間,成功進入市場,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沿雅梨源文化旅游有限公司總經理荊秀芳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民和縣的隆治鄉盛產軟梨,全鄉有100多公頃梨樹,被稱為梨鄉。 多年前,該鄉橋頭村人荊秀芳意識到了上千畝軟梨產業的前景,心中產生了開發家鄉軟梨產業的想法。但因種種原因,遲遲未能付諸實踐。 2010年,民和縣大力實施以“農畜聯動、草畜結合”工程為核心的農區畜牧強縣戰略。 荊秀芳瞅准機遇,於2012年注冊成立了荊興特色養殖有限公司。短短幾年時間,她的生豬年出欄量從創業伊始的百頭規模發展壯大到年千頭規模,年收入達到40多萬元。 近年來,國家環保政策對養殖業的標准提出更高要求,荊秀芳開始主動走上轉產之路。她決定重拾多年前的軟梨產業夢想,走軟梨優質原生態產品開發之路。籌資2000多萬元,著手打造年產1000噸軟梨飲料、400噸軟梨果酒產品產業生產基地。 2018年10月,荊秀芳與甘肅農業大學合作,委托研發軟梨果酒、果汁系列產品。 為了推出獨具地方特色的軟梨產品,更好展現家鄉的“味道”,荊秀芳和甘農大科研人員多次深入市場調研,對比市場上同類產品的口感風味,先后進行了七八次科研實驗,直到2019年6月份,“軟媚子”果酒、果汁產品走出了甘農大的實驗室,並首次亮相於2019年“青洽會”。 “軟媚子”特色原生態飲品就此誕生了! 此后,荊秀芳開始著手廠房建設、設備購置安裝。為縮短建設周期,荊秀芳幾乎整天在工地上守候。“工廠從2018年9月籌建,到2019年6月份落成,佔地1200平方米,8月份開始設備購置安裝。”在荊秀芳的計劃中,2020年初就可以試產了。 然而,今年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交通管控,出行受限,青海省外的設備安裝技術人員進不來,直到4月中下旬,各行各業開始復工復產,荊秀芳立即聯系技術人員盡快到廠安裝設備,調試試產。目前,車間已經具備批量生產條件,預計今年8月份舉行正式投產。 “眼下,果酒、飲料兩條生產線已經正常運轉,產品已經開始訂單銷售。”6月8日晚,民和縣沿雅梨源文化旅游有限公司的軟梨生產車間裡燈火通明,機器不間歇運轉,七八名工人師傅在崗位上忙碌,從車間送出來的一罐罐成品“軟媚子”正在被分揀裝箱。荊秀芳說,現在設備運轉正常,日均能產飲料產品2.4萬罐,今晚產出的這些“軟媚子”飲料,明天一大早要發往訂單客戶,並且已與八家批量銷售平台建立合作事宜。 “軟媚子”投產上市,還為貧困勞動力搭建了家門口穩定就業增收新平台。“往年秋天收了果子我們就為怎麼賣傷腦筋,現在有了加工廠,摘下來的軟梨直接送到這裡過磅稱斤就完事了,不再為賣軟梨發愁。”白武家村村民穆尕女是一位年逾六旬的孤寡老人,以前家裡的20多棵梨樹收了果,隻能自己到街市上去賣,或者等商販來收購,賣不完就隻能看著爛掉。去年,她家所有的軟梨都被加工企業收購,收入了3000多元。 “如果軟梨飲料、果酒生產線生產步入常規化,每年至少需要消耗3000噸的軟梨果品原料,僅靠隆治鄉軟梨的產量,顯然無法滿足企業正常生產。”荊秀芳說。為此,企業在訂單收購隆治鄉果農軟梨的基礎上,還向蘭州市皋蘭縣什川梨園簽訂了1000噸的軟梨收購計劃。同時,吸納20多名當地群眾務工,平均月工資在1800元至2400元,操作人員月工資在5000元以上。 2019年,作為西部扶貧協作扶貧車間項目,該企業積極響應黨的精准扶貧政策,將20萬元東西部協作資金融入企業發展,企業將以一定比例的資產收益利率給予隆治鄉永平村分紅,發揮企業帶貧作用。 “軟媚子”誕生了,帶著民和梨鄉人的發展願景,用飽含甘甜軟梨口味的產品走向市場,和當地群眾一起走向富裕美好的明“媚”前途。

(責編:劉沛然、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