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倌”的好光陰

丁玉梅

2020年07月06日09:31  來源:青海日報
 

在海北藏族自治州剛察縣沙柳河鎮尕曲村青青草牛羊養殖專業合作社理事長宋永魁看來,小康生活就是“光陰”一年比一年好。

7月4日,初見宋永魁,穿著西裝踩著皮鞋、濃眉大眼的他笑起來有些腼腆。宋永魁說,幾十年來,他的身份一直是個放羊娃,只是社會越來越發達了,放牧的方式越來越先進了,牧民的口袋也越來越鼓,生活越來越富了。

宋永魁兄弟姐妹一共4個人,小時候家裡窮,哥哥姐姐要上學,宋永魁主動擔起責任,9歲的他到當地牧民家幫忙放羊,每個月的工資是一隻小羊羔。

五年后,等宋永魁有了五十多隻羊,他帶著自己的“家當”回了家,家裡沒有草場,宋永魁每天到村裡的公共草場放羊,年復一年,羊的數量越來越多,宋永魁“羊倌”當得很滿足。

19歲那年,宋永魁父親生病,家裡欠了2萬多元的外債,哥哥姐姐也到了嫁娶的年齡,宋永魁還是在放羊,只是放羊的時候,花的時間更多了,也更用心了。

2011年,宋永魁一家的轉機來了。

鎮上的干部建議宋永魁辦合作社,不但有補貼,貸款也更容易。聽了這番話,宋永魁心動了,找了自己常來往的幾個朋友。

一番討論,有6個人願意和宋永魁一起辦養殖合作社。養殖合作社的事情一拍板,流轉地、蓋畜棚,6個人入股草場的、入股牛羊的,貸了3萬元的貸款,大家伙風風火火地干了起來。

放羊娃成了理事長,宋永魁有些不適應。

作為鄉鎮重點培養的對象,宋永魁時不時要參加一些專業技能培訓。2011年,專家帶著學生和參加培訓的農牧民,來到了宋永魁的合作社。

教授看到合作社有260隻二月齡的羊羔,給大家講如何給二月齡的羊羔斷奶。宋永魁卻坐不住了,在一百多人的課堂上站了起來,“您說要給兩個月齡的羊羔斷奶,羊羔餓死了,教授您能負責嗎?您一個坐辦公室的人,說這話靠譜嗎?”教授聽了宋永魁的話,笑著和他打起了賭。

當時教授向宋永魁承諾,合作社二月齡的羊羔斷奶后,要是死了他來賠。宋永魁聽完之后,膽子也大了,給100隻二月齡羊羔斷奶,喂草補飼料,十天后羊羔生長有了變化,要比沒斷奶的長得好。

“這就是二月齡的羊羔,現在斷奶了。”宋永魁領著記者來到合作社養殖區,幾十隻五月份出生的小羊羔在羊圈蹦跳嬉鬧,雪白圓滾的身子很招人喜愛。斷奶后,這些羊羔平均體重達到了13公斤,再過一段時間,一隻能賣1400多元。

至此,宋永魁才放心大膽地給合作社的羊羔斷奶,給母羊補飼料,將“兩年三胎”的技術運用到養殖過程中,合作社效益大幅提高。

合作社發展了一年之后,羊從原來的200多隻增加到了500多隻。眼看著合作社的發展勢頭越來越好,然而2014年羊價的低迷,如當頭一棒,讓宋永魁他們幾個人賠了100多萬元。

“多虧了黨的好政策!”2015年合作社沒錢運營,中國郵政儲蓄銀行海北州支行,給宋永魁他們貸了100萬元的貸款,解了合作社的燃眉之急。

重整旗鼓之后,靠這筆貸款,宋永魁收購了1000隻母羊和1000隻羊羔。當年8月,這批羊羔出欄,宋永魁賺回了本錢。

2016年,精准脫貧工作如火如荼地開展起來,沙流河鎮尕曲村的32戶貧困戶,入股到了宋永魁的合作社。看到合作社發展得這麼好,大家明白了“抱團”發展的好處,又有82戶入股到了合作社。到現在,周圍鄉鎮入股合作社的一共有114戶。

如今,宋永魁越發重視科技的力量,每年自己掏錢去外地學習養殖技術。宋永魁笑著說,以前穿著皮襖球鞋放羊,一年到頭也掙不上幾個錢。現在穿著西裝打著領帶,開著車放羊,發個朋友圈,就有不少人聯系你買羊。

去年合作社純利潤達到了97萬元,現在合作社有4000多隻羊,1000多頭牛,昔日放羊娃宋永魁的“光陰”一年比一年好!

(責編:劉沛然、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