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出窮山窩 致富門路多(總書記來過我們家)

——回訪青海互助土族自治縣五十鎮班彥村呂有金家

 劉成友 周小苑

2020年02月03日08:0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黨和政府就是要特別關心你們這樣的困難群眾,通過移民搬遷讓你們過上好日子。

移民搬遷是脫貧攻堅的一種有效方式。移民搬遷要充分征求農民群眾意見,讓他們參與新村規劃。新村建設要同發展生產和促進就業結合起來,同完善基本公共服務結合起來,同保護民族、區域、文化特色及風貌結合起來。

——習近平

一條山路,七公裡長,八道彎兒,成了老班彥村脫貧致富的“攔路虎”。實施易地搬遷,推進精准扶貧,是129戶村民的共同期盼。

2016年8月23日上午,習近平總書記走進班彥村村民呂有金的新家。

如今,呂有金家的牆上,挂著這樣一張照片:戴著帽子的呂有金攙著總書記,總書記另一隻手牽著呂有金的老伴。這張照片正是那天拍的。

“以前在山上干活全是土,現在到處干干淨淨,不用戴帽子,我也越來越年輕了。”呂有金摸摸頭發笑著說。從山上搬到山下,住進公路旁的新村,村民的生活半徑擴大了,致富門路更寬了。

“總書記來過我們家,我永遠記得那一天。感謝總書記,感謝黨的好政策,讓我們過上了好日子。”陽光洒在呂有金臉上,也照在他心上。

作坊釀出好日子

“我們全家人都圍在總書記身邊,都想和總書記靠得近些,再近些。”

班彥村五社、六社,祖祖輩輩居住在海拔2700米的大山深處,土地貧瘠,靠天吃飯。呂有金家就住山頂上。2015年以前,上下都是土路,下一趟山就要兩個小時。遇上雨雪,在山上一困就是好幾天。

“那天看到總書記,我都不敢相信!直到總書記握住我的手,我才緩過神來,趕緊上前攙著總書記進門。我們全家人都圍在總書記身邊,都想和總書記靠得近些,再近些。”呂有金回憶。

“總書記進屋后,仔細察看房屋的戶型結構,坐下來觀看舊村的視頻,接著拿起我家的《扶貧手冊》,問了我好多問題:年收入多少?小孩上學了嗎?對幫扶項目是否滿意?總書記還問我,移民搬遷后想干點啥?我說想辦農家樂。”呂有金笑著說,“后來,村裡農家樂多了起來,我就改辦了個青稞酒作坊,2017年就收入10萬多元,當年我們家就脫貧了。”

濃濃的青稞酒香,飄滿整個院子。80平方米、兩室一廳的北屋,是搬遷時統一建設的﹔3間土族特色的東房,是后來自己續建的﹔院子上方加蓋了玻璃頂,太陽出來暖洋洋。

日子越過越好,呂有金心裡卻有一個遺憾:“總書記來的時候新家還沒裝修完,一杯茶、一塊饃饃都沒有。特別希望總書記再來我家坐坐,我一定要給他敬杯自己釀的青稞酒,跟他好好說說這幾年的生活變化。”

新村處處展新顏

“做夢都沒想到,我們也過上了城裡人的好日子!”

傍晚時分,上二年級的大孫女呂增秀放學了,蹦蹦跳跳進了門。

“還記得習爺爺嗎?”記者指著照片問呂增秀。“記得記得,習爺爺來的時候我6歲了!”“喜歡現在的新家嗎?”“喜歡,現在的家又寬敞又明亮,離學校也很近,走路一會兒就到,可方便啦!”呂增秀一邊說話,一邊攤開作業本。在她的記憶裡,山上的老土坯房“黑漆漆的”,現在那裡已經成了一片茂密的樹林。

“以前窮,喝一口水都不容易,水源在3公裡外。我爺爺奶奶用木桶背水吃,父母用扁擔挑水吃,我長大了用驢馱水吃。那時候,全家的收入就靠我種點薄地、做點木工活,能不窮嗎?”說起這些,呂有金不禁落淚。

“一方水土養活不了一方人”,這句話用來形容老班彥村再恰當不過。房子低矮破舊,煙熏火燎,黢黑陰冷。村裡10多年沒娶過一個新媳婦,最多時全村有29個光棍漢。

“如今班彥村,告別了出行難、吃水難、看病難、上學難、務工難、娶親難,舊貌換新顏。”駐村第一書記袁光平帶記者邊走邊介紹。

走在班彥新村,一排排土族特色民居錯落有致,磚牆彩飾溫馨醒目,七彩虹和太陽花圖案,透出濃郁的民族風情。家家戶戶通上自來水、天然氣,步行10多分鐘就到鎮衛生院,幼兒園有校車接送,鎮中心學校隻有兩公裡遠。

“做夢都沒想到,我們也過上了城裡人的好日子!”說起這些,呂有金又笑起來。

當好致富帶頭人

“總書記那天對我們說,大家生活安頓下來后,各項脫貧措施要跟上,把生產搞上去。”

說話間,來自西寧的一位劉姓老板帶著合同來找呂有金。嘗過村裡所有的酩餾酒,劉老板還是覺得呂有金家的酒最好,“你生產多少,我就要多少”。

呂有金的酩餾酒是祖傳手藝,但酒好也怕山溝深,山裡釀酒賣不出去。搬進新村后,縣工商局主動找到他,很快給他辦好了“作坊証”。

作坊開起來,日子好起來。呂有金算了筆賬:2018年賺了15萬元,2019年加蓋了新房還剩下10萬元。前不久,作為班彥村的代言人,他帶著自釀青稞酒參加了中央廣播電視總台主辦的“魅力中國城”活動,這次經歷也拓寬了他的致富思路。

呂有金的兒媳婦次仁央宗正在釀酒,她告訴記者:“今天要簽的訂單有44萬元,這樣來年天天都有活兒干啦!鄰近的民和縣橋頭村駐村第一書記邀請阿爸去建個酩餾酒廠,阿爸說干就干,酒廠今年就能開起來。”

思路變了,天地寬了,鄉親們忙並快樂著。走進村裡的盤繡園、酩餾酒庄、養殖場,到處都能見到忙碌的人們。2017年底,班彥村整體脫貧摘帽,村民人均純收入3年間增長了3.7倍。3年前為零的村集體收入,2019年達23萬元。

“總書記那天對我們說,大家生活安頓下來后,各項脫貧措施要跟上,把生產搞上去。總書記的話,我們牢牢記在心上。”呂有金有個更大的計劃:建立合作社,當好帶頭人,組織村民種青稞、釀好酒、搞養殖,農家樂賣肉,產業循環,帶動更多村民脫貧。

(責編:王紅玉、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