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黄沙滩 渐成花果川(大江大河·黄河治理这一年②)

本报记者 朱佩娴

2020年09月23日09:1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核心阅读

  在黄河新乡段滩区,曾经长期存在人河争地、争水及乱采、乱建等问题。河南新乡市平原区在确保安澜的同时,探索将高滩、中滩、嫩滩分区治理。昔日的黄沙滩,正在成为百姓称赞的花果川。

  “盐店庄、荒滩地,晴天沙、雨天泥,种啥不长啥,天天饿肚皮。”这首顺口溜,曾是黄河新乡段滩区的写照。“水冲河滩像下饺子一样往河里掉。”河南新乡市平原示范区桥北乡尤拐村村民李振喜回忆。近10年间,因河道摆动,尤拐村的滩地由原来的2300多亩减少到1400多亩。

  长期以来,新乡平原区黄河滩区“人河争地、人河争水、人河争空间”问题难以解决,乱采、乱占、乱堆、乱建等问题难以根除。近年来,当地积极探索“三滩分治”综合治理,寻找滩区可持续发展之路。

  一度陷入“污染、治理、再污染”的怪圈

  新乡市平原区黄河滩区面积126平方公里、临河岸线25公里,为黄河下游分界处“第一滩”,居住着近10万百姓。滩区既是许多村民的家园,又承担着黄河行洪滞洪、沉沙的重任。

  位于滩区的尤拐村,除了人河争地问题,更令人不解的是,守着黄河水,滩地却浇灌困难。“近几年,河道水位下降明显,高滩打井要10米左右才出水,而柴油泵机扬程仅七八米,再加上‘龙头’经常被泥沙堵塞,总是抽不上来水,这就是滩区群众常说的‘临河不见水’。”尤拐村村支书郭学义说。利益驱动下,部分村民打起了歪主意:有人非法采砂,有人非法占地“建大棚”,有人随意圈占搞养殖,还有人在滩区倾倒垃圾……

  “当时滩区被搞得乌烟瘴气,扎眼得很!”平原区一位乡镇干部直言不讳。为此,当地政府开展了多次环境整治,却始终跳不出“污染、治理、再污染”的怪圈。

  洪水分级设防、三滩分区治理

  对新乡来说,黄河安澜是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前提。按照确保堤防不缺口、河道不断流、河床不抬高、水质不超标的要求,新乡市谋划幸福渠穿滩公路拓宽改造、黄河大堤加固提升等防洪工程。“比如,幸福渠公路拓宽改造后,除了可以成为中滩和高滩的防洪线,还有助于确保优质水资源、打造宜居水环境。”平原区沿黄办主任李华辰说。

  “我们通过洪水分级设防、泥沙分区落淤、三滩分区治理,为滩区高质量发展探索新模式。”平原区党工委书记王朝杰表示。

  据介绍,在沿黄生态修复、涵养、重塑的基础上,平原区重构高滩、中滩、嫩滩“三滩”空间格局,编制了黄河滩区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试验区规划。

  何谓三滩分治?按照黄河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的思路,高滩筑岭安居,中滩生态集成,嫩滩生境成廊,主槽水沙畅通。平原区着手对现有滩区进行结构性改造:自然滞洪形成的嫩滩加强保护,使之成为湿地保育、滩绿水清的生态空间;改造并合理布局中滩,使之成为大美田园、农科文旅等方面的发展空间;加固拓宽黄河大堤形成高滩,使之成为安迁宜居、活力双创的生活空间。

  添绿又添财,风景美日子更美

  “以前,拉走一车砂,卖几百块,再往坑里倾倒一车建筑垃圾,又挣几十块。虽然来钱快,但滩区却毁了。”曾在非法采砂点打工的李涛庄村贫困户卞红新说。2018年底,平原区开始重拳打击非法采砂,当地43处非法采砂点被取缔。

  此后,卞红新按照当地的政策引导,开始种植果树。“种植林果树,政府每亩补八百元,连续补三年,挂果归个人;土地若流转,每亩千余元,连续补七年,管养还给钱。”卞红新说,他将家里的8亩地全部种上了经济林果树,逢人就说,“现在滩区走对路了,今天添绿,明天添财。住在黄河边,到处花果园!”

  据介绍,中国农业科学院郑州果树研究所规划的未来花果园也落地平原区黄河滩区,种植面积1000亩,涵盖果树8大树种72个品种。在这里,通过技术应用改良土壤、改良树形,减少农药和化肥用量,为滩区果农增收提供优良品种和技术支撑。

  李华辰表示,“三滩分治”还将突出水资源节约利用,如高滩的居民集聚区将实现绿色节水节能型的“双排双供”系统;中滩的秸秆及粪便污水将制成有机肥直接用于中滩有机农业,其他废水将被集中处理,避免污染黄河水体。

  “现在这里风景美,往后日子更美!”站在黄河岸边,面对眼前美景,尝到滩区治理“甜头”的卞红新十分感慨。

(责编:陈明菊、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