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湖如何防大汛(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防汛救灾工作)

本报记者 王 浩

2020年07月13日10:1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11日,武警战士在江西鄱阳县鄱阳镇江家岭村搬运抗洪物资。

  新华社记者 周 密摄

  11日,湖南岳阳市君山区的洞庭湖大堤上,抗洪人员在巡堤查险。

  新华社记者 陈泽国摄

  核心阅读

  连日来,西南地区东部至长江中下游一带的强降雨导致洞庭湖、鄱阳湖、太湖等几大湖泊水位上涨。

  面对严峻的防汛形势,应如何守住这些“大水盆”?

  受持续强降雨影响,目前,长江中下游干流监利以下江段及洞庭湖、鄱阳湖水位全线超警,其中洞庭湖水位略超保。7月12日18时,长江中下游干流及洞庭湖、鄱阳湖水位超警0.55—2.96米,目前洪峰正在通过螺山江段,湖口水位22.46米(低于保证水位0.04米);太湖平均水位4.45米,超警0.65米。依据当前水雨情和近期降水预报,预计长江中下游干流汉口以下江段及鄱阳湖水位仍将持续上涨,鄱阳湖将超过保证水位;太湖水位将持续上涨,可能超过保证水位。

  洞庭湖、鄱阳湖推高长江水位,太湖水位持续超警并仍在上涨

  22.52米,一个饱含历史记忆的数字。7月12日,在鄱阳湖标志性水文站星子站,上涨的湖水淹过水位尺最高处的红色标记——“1998年洪水位22.52M”,标志着鄱阳湖水位突破有水文记录以来的历史极值。

  7月以来,江西省多次遭受暴雨或大暴雨袭击,降雨总量达到常年3倍以上。饶河、信江、修河及鄱阳湖先后多次发生超警戒洪水,多站点水位甚至超过保证水位、超1998年。7月12日,位于鄱阳湖与长江交汇处的湖口水文站水位接近保证水位(22.50米)。

  水天相连,浊浪翻腾,一座八角亭时刻监视着水情汛情,这里是长江干流水位的“晴雨表”——莲花塘水文站。

  32米、33米、34.34米……不断攀升的数据表明长江汛情严峻。再涨0.06米,莲花塘站水位就要超过保证水位,要考虑启用分蓄洪区。这里是洞庭湖与长江水道交汇处,记录着河湖关系变化。“洞庭湖既承载着湘、资、沅、澧四水的汇集,又与长江相连相通,水系网络复杂。”水利部有关负责人介绍。

  7月8日,水利部与长江水利委员会视频连线紧急会商,作出决定——以莲花塘站不超过保证水位为目标,减小三峡水库日均出库流量,联合调度雅砻江、金沙江梯级水库同步拦蓄洪水。

  洞庭湖防汛形势严峻。6月28日以来,湖南省强降雨过程主要集中在澧水、沅水、资水中上游、湘水下游及洞庭湖区部分地区。目前湘水、资水、沅水干流水位回落,澧水干流及西洞庭湖水位有所上涨,南洞庭湖水位缓慢回落,东洞庭湖水位仍缓慢上涨,环洞庭湖各水文站水位仍超过警戒水位。

  洞庭湖、鄱阳湖水位持续上涨,影响着长江干流汛情。洞庭湖和鄱阳湖如同系在长江上的两个“大水盆”。“上有洞庭湖洪水下泄,下有鄱阳湖顶托,夹在中间的长江河段水位居高不下,防汛形势严峻。”水利部水旱灾害防御司副司长王章立介绍。据预测,未来长江中下游干流汉口以下江段、鄱阳湖水位将持续上涨,其中九江江段可能接近保证水位,鄱阳湖将超过保证水位。

  太湖防汛形势同样严峻。太湖流域位于长江南缘,有数十条河道与长江连通,而长江是太湖流域排洪的重要通道。

  4.45米!7月12日,太湖出现历史第五高水位。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副局长吴浩云介绍,今年前期太湖流域降雨持续偏多,连续遭遇冬汛和春汛,1月30日太湖水位最高涨至3.41米,位列1954年以来历史同期第二位。入梅以来(6月9日—7月8日)太湖流域降雨量406.7毫米,比多年平均梅雨总量多68.3%。受强降雨影响,流域河网代表站水位大范围超警戒水位。

  立足湖泊特点,精细调度水工程,加强对重点堤防巡查防守

  守好“大水盆”不易,大型湖泊防汛挑战不少。

  水位变动1厘米,对太湖意味着什么?1厘米水位对应2300多万立方米的水,相当于1个中型水库的容量。

  为应对汛情,趁降雨间隙,全力抢排太湖水。14—15日,太湖流域预计将再迎新一轮降雨,水位还将持续上涨。从6月28日水位超警后,太湖流域管理局立即调度望虞河枢纽、太浦闸全力排水。

  太湖防汛,靠挡也靠排。“太湖大却浅,像个碟子。流域面积3.69万平方公里,平均水深不足2米,调蓄能力小,对水位变化敏感。” 吴浩云说。

  “进水快、出水慢,太湖容易‘憋’水。”吴浩云分析,上游为山丘区,河道来水快;下游为平原区,河流流速慢,因此需要动力排水。

  汛前,太湖流域管理局依规调度骨干工程,合理预降太湖水位,汛前累计排泄太湖水14.1亿立方米;入梅以来,通过太浦河、望虞河排水8.28亿立方米,相当于降低太湖水位0.35米,通过沿长江其他口门排水8.04亿立方米,通过沿杭州湾口门排水6.15亿立方米。

  100亿立方米的洪水同时装进洞庭湖,会产生何种后果?6月21日以来,湖南遭遇强降雨。用空间换时间,90条次洪水调度命令发布,五强溪、凤滩等大型水库联合调度,累计拦蓄洪量近56亿立方米,减淹耕地面积约150万亩,避免人员转移数量约3.5万人。

  大型湖泊有其独特的水系、水文特点,母湖连子湖,河湖渠库相通,水系复杂。王章立介绍,要立足湖泊特点,在水工程调度上更精细,“闸门开启到什么程度、多开一些对下游有什么影响、少开一些对上游库区有什么影响,都要统筹考虑到。”

  此外,湖区圩垸众多,人口集中,确保环湖堤防和重点圩垸堤防安全对防汛至关重要。

  水利部提出,长江中下游干堤和洞庭湖、鄱阳湖堤防超警幅度大、持续时间长,容易出现险情,相关部门要充实重点堤防防守力量,加强暗访督查。针对鄱阳湖流域的汛情,水利部督促江西省科学研判汛情形势,统筹考虑鄱阳湖周边圩垸启用,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和重点圩垸防洪安全。

  守好“大水盆”,更需要久久为功

  应对洪水中,大型湖泊暴露出的短板亟待补齐。

  “经过多年综合治理,太湖流域防洪减灾调控能力已有较大提高。但也存在洪水外排能力不足等问题。”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苏州管理局副局长郑春锋说。今后继续完善防洪工程体系,抓紧推进吴淞江、望虞河后续、太浦河后续等骨干工程开工建设;完善太湖调蓄、北向长江引排、东出黄浦江供排、南排杭州湾的流域综合治理格局。

  在洞庭湖流域,防洪蓄洪工程体系加快推进,还要加快推进钱粮湖等蓄滞洪区完善,加快推进洞庭湖区18个涝片排涝能力建设,有效提升烂泥湖垸等重点区域排涝能力。

  守好“大水盆”,更需要久久为功。湖泊是江河水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蓄洪储水的重要空间,自然属性复杂,管理保护难度大。围垦、侵占水域、违法养殖等现象会造成湖泊面积萎缩、水域空间减少、生物栖息地破坏等问题。

  解决湖泊顽疾,关键是要调整人的行为。水利部重拳治理河湖“四乱”,实现对湖泊管理常态化。

  “从长远看,治理湖泊应该尊重自然规律,还水于湖,从拦截洪水到为洪水找出路,建立和谐的河湖关系、人湖关系。”吴浩云说。

(责编:陈明菊、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