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湖如何防大汛(統籌做好疫情防控和防汛救災工作)

本報記者 王 浩

2020年07月13日10:1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11日,武警戰士在江西鄱陽縣鄱陽鎮江家嶺村搬運抗洪物資。

  新華社記者 周 密攝

  11日,湖南岳陽市君山區的洞庭湖大堤上,抗洪人員在巡堤查險。

  新華社記者 陳澤國攝

  核心閱讀

  連日來,西南地區東部至長江中下游一帶的強降雨導致洞庭湖、鄱陽湖、太湖等幾大湖泊水位上漲。

  面對嚴峻的防汛形勢,應如何守住這些“大水盆”?

  受持續強降雨影響,目前,長江中下游干流監利以下江段及洞庭湖、鄱陽湖水位全線超警,其中洞庭湖水位略超保。7月12日18時,長江中下游干流及洞庭湖、鄱陽湖水位超警0.55—2.96米,目前洪峰正在通過螺山江段,湖口水位22.46米(低於保証水位0.04米)﹔太湖平均水位4.45米,超警0.65米。依據當前水雨情和近期降水預報,預計長江中下游干流漢口以下江段及鄱陽湖水位仍將持續上漲,鄱陽湖將超過保証水位﹔太湖水位將持續上漲,可能超過保証水位。

  洞庭湖、鄱陽湖推高長江水位,太湖水位持續超警並仍在上漲

  22.52米,一個飽含歷史記憶的數字。7月12日,在鄱陽湖標志性水文站星子站,上漲的湖水淹過水位尺最高處的紅色標記——“1998年洪水位22.52M”,標志著鄱陽湖水位突破有水文記錄以來的歷史極值。

  7月以來,江西省多次遭受暴雨或大暴雨襲擊,降雨總量達到常年3倍以上。饒河、信江、修河及鄱陽湖先后多次發生超警戒洪水,多站點水位甚至超過保証水位、超1998年。7月12日,位於鄱陽湖與長江交匯處的湖口水文站水位接近保証水位(22.50米)。

  水天相連,濁浪翻騰,一座八角亭時刻監視著水情汛情,這裡是長江干流水位的“晴雨表”——蓮花塘水文站。

  32米、33米、34.34米……不斷攀升的數據表明長江汛情嚴峻。再漲0.06米,蓮花塘站水位就要超過保証水位,要考慮啟用分蓄洪區。這裡是洞庭湖與長江水道交匯處,記錄著河湖關系變化。“洞庭湖既承載著湘、資、沅、澧四水的匯集,又與長江相連相通,水系網絡復雜。”水利部有關負責人介紹。

  7月8日,水利部與長江水利委員會視頻連線緊急會商,作出決定——以蓮花塘站不超過保証水位為目標,減小三峽水庫日均出庫流量,聯合調度雅礱江、金沙江梯級水庫同步攔蓄洪水。

  洞庭湖防汛形勢嚴峻。6月28日以來,湖南省強降雨過程主要集中在澧水、沅水、資水中上游、湘水下游及洞庭湖區部分地區。目前湘水、資水、沅水干流水位回落,澧水干流及西洞庭湖水位有所上漲,南洞庭湖水位緩慢回落,東洞庭湖水位仍緩慢上漲,環洞庭湖各水文站水位仍超過警戒水位。

  洞庭湖、鄱陽湖水位持續上漲,影響著長江干流汛情。洞庭湖和鄱陽湖如同系在長江上的兩個“大水盆”。“上有洞庭湖洪水下泄,下有鄱陽湖頂托,夾在中間的長江河段水位居高不下,防汛形勢嚴峻。”水利部水旱災害防御司副司長王章立介紹。據預測,未來長江中下游干流漢口以下江段、鄱陽湖水位將持續上漲,其中九江江段可能接近保証水位,鄱陽湖將超過保証水位。

  太湖防汛形勢同樣嚴峻。太湖流域位於長江南緣,有數十條河道與長江連通,而長江是太湖流域排洪的重要通道。

  4.45米!7月12日,太湖出現歷史第五高水位。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副局長吳浩雲介紹,今年前期太湖流域降雨持續偏多,連續遭遇冬汛和春汛,1月30日太湖水位最高漲至3.41米,位列1954年以來歷史同期第二位。入梅以來(6月9日—7月8日)太湖流域降雨量406.7毫米,比多年平均梅雨總量多68.3%。受強降雨影響,流域河網代表站水位大范圍超警戒水位。

  立足湖泊特點,精細調度水工程,加強對重點堤防巡查防守

  守好“大水盆”不易,大型湖泊防汛挑戰不少。

  水位變動1厘米,對太湖意味著什麼?1厘米水位對應2300多萬立方米的水,相當於1個中型水庫的容量。

  為應對汛情,趁降雨間隙,全力搶排太湖水。14—15日,太湖流域預計將再迎新一輪降雨,水位還將持續上漲。從6月28日水位超警后,太湖流域管理局立即調度望虞河樞紐、太浦閘全力排水。

  太湖防汛,靠擋也靠排。“太湖大卻淺,像個碟子。流域面積3.69萬平方公裡,平均水深不足2米,調蓄能力小,對水位變化敏感。” 吳浩雲說。

  “進水快、出水慢,太湖容易‘憋’水。”吳浩雲分析,上游為山丘區,河道來水快﹔下游為平原區,河流流速慢,因此需要動力排水。

  汛前,太湖流域管理局依規調度骨干工程,合理預降太湖水位,汛前累計排泄太湖水14.1億立方米﹔入梅以來,通過太浦河、望虞河排水8.28億立方米,相當於降低太湖水位0.35米,通過沿長江其他口門排水8.04億立方米,通過沿杭州灣口門排水6.15億立方米。

  100億立方米的洪水同時裝進洞庭湖,會產生何種后果?6月21日以來,湖南遭遇強降雨。用空間換時間,90條次洪水調度命令發布,五強溪、鳳灘等大型水庫聯合調度,累計攔蓄洪量近56億立方米,減淹耕地面積約150萬畝,避免人員轉移數量約3.5萬人。

  大型湖泊有其獨特的水系、水文特點,母湖連子湖,河湖渠庫相通,水系復雜。王章立介紹,要立足湖泊特點,在水工程調度上更精細,“閘門開啟到什麼程度、多開一些對下游有什麼影響、少開一些對上游庫區有什麼影響,都要統籌考慮到。”

  此外,湖區圩垸眾多,人口集中,確保環湖堤防和重點圩垸堤防安全對防汛至關重要。

  水利部提出,長江中下游干堤和洞庭湖、鄱陽湖堤防超警幅度大、持續時間長,容易出現險情,相關部門要充實重點堤防防守力量,加強暗訪督查。針對鄱陽湖流域的汛情,水利部督促江西省科學研判汛情形勢,統籌考慮鄱陽湖周邊圩垸啟用,確保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和重點圩垸防洪安全。

  守好“大水盆”,更需要久久為功

  應對洪水中,大型湖泊暴露出的短板亟待補齊。

  “經過多年綜合治理,太湖流域防洪減災調控能力已有較大提高。但也存在洪水外排能力不足等問題。”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蘇州管理局副局長鄭春鋒說。今后繼續完善防洪工程體系,抓緊推進吳淞江、望虞河后續、太浦河后續等骨干工程開工建設﹔完善太湖調蓄、北向長江引排、東出黃浦江供排、南排杭州灣的流域綜合治理格局。

  在洞庭湖流域,防洪蓄洪工程體系加快推進,還要加快推進錢糧湖等蓄滯洪區完善,加快推進洞庭湖區18個澇片排澇能力建設,有效提升爛泥湖垸等重點區域排澇能力。

  守好“大水盆”,更需要久久為功。湖泊是江河水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蓄洪儲水的重要空間,自然屬性復雜,管理保護難度大。圍墾、侵佔水域、違法養殖等現象會造成湖泊面積萎縮、水域空間減少、生物棲息地破壞等問題。

  解決湖泊頑疾,關鍵是要調整人的行為。水利部重拳治理河湖“四亂”,實現對湖泊管理常態化。

  “從長遠看,治理湖泊應該尊重自然規律,還水於湖,從攔截洪水到為洪水找出路,建立和諧的河湖關系、人湖關系。”吳浩雲說。

(責編:陳明菊、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