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深处“火焰蓝”

何耀军

2020年09月22日08:52  来源:人民网-青海频道
 

通讯员 汪钰棚 摄

英姿飒爽的消防救援队员。 图片由海西州消防救援支队提供

大漠深处,淡嘉恒抬头看向天空,一滴滴雨水落在他的脸上。虽然空气中飘浮着沙尘的味道,他依然满心欢喜。

水就是亲密的战友,无数个清晨,抬头望向低低的云层,他就想知道,这天能下雨吗?

守护这座小城快四年了,淡嘉恒清楚地记得他进驻大漠那天的一幕幕,以及那天眼眶里打转的眼泪,还有班长的安慰。

2019年3月9日22时许,宁静的石油小镇突然喧嚣起来。

一辆辆消防车驶出车库,拉响警笛,向315国道附近一处在建加气站飞驰而去。

现场,喷涌而出的液化气,猛烈燃烧,火舌喷射出好几米长。茫崖消防救援大队、油田消防迅速集结。

“一班架设水炮阵地,对罐体冷却,其他人撤离到100米外警戒,我去侦查火情!”王由迅速下令。

现场,熊熊烈火炙烤着压缩天然气罐体。王由背着空气呼吸器,进入加气站储藏区侦查火场。

王由发现,泄气口管道破裂,阀门自动切断装置失灵,泄气管道口火焰正对着罐体燃烧,如不及时关阀,有爆炸的危险。

迅速展开灭火!立即实施降温!

燃烧现场,淡嘉恒紧紧握住水枪,水柱持续不断喷向罐体,防止过热发生意外。

现场紧急沟通,确认储气罐阀门后,王由再次进入火场关阀门。一圈、两圈、三圈……王由握住被大火炙烤发烫的阀门,强忍着疼痛将阀门关上。

现场的明火渐渐熄灭,当所有人长出了一口气时,淡嘉恒继续保持着战斗的状态,紧紧地握住水枪,继续向罐体喷水冷却。

王由刚刚走出罐区,大火再一次复燃,现场再次紧张起来。怎么回事?现场技术人员分析说,可能刚才关闭的阀门坏了,如果想彻底切断供气,需要关闭里面的两个阀门。

得知这一情况,王由顾不上疲惫与疼痛,再一次进入火场,强忍着烈火的炙烤,关闭了所有的阀门。终于,现场的明火全部熄灭,天然气罐保住了,现场及周边房屋和人员安全了。

两个小时,三次进入火场,面对随时可能爆炸的天然气罐,有人问王由:“现场那么危险,当时你怕不怕?”他说:“我是队长,年龄最大,我必须冲在前面。”

天然气罐万一爆炸了怎么办,消防救援人员不怕吗?其实,他们心里也怕,他们也有家,他们是儿子、丈夫、父亲,他们时刻被亲人惦念着,他们也惦记着那个家。

然而,危险处,他们挺身而出,用血肉之躯为人民群众撑起安全的保护伞;灾难时,他们冲锋在前,用一腔热血为人民群众织密生命守护网。这是他们的初心。

王由,时任茫崖市消防救援大队茫崖中队副中队长。淡嘉恒,茫崖市消防救援大队茫崖中队班长。当下,像他们一样默默奉献的消防指战员,茫崖市消防救援大队有19人。

去茫崖的路上/我一直睁着眼/不是不困/是怕错过万物的动静

一路上/我对每一辆迎面而来的车辆保持微笑/因为这是难得的邂逅

一路上/我把望不到尽头的荒漠当作风景/期待它会给我惊喜

一路上/我听见车轮在柏油路上咆哮着,逃亡/甩掉身后连绵不断的悲哀凄凉

幸好我是青春而来/而不是步履蹒跚

2016年8月,前往茫崖的路上,李琸玮写下了这样的诗句。他比淡嘉恒和王由早两个月到达茫崖。

茫崖,地处“祖国聚宝盆”柴达木盆地最西端,距离青海省会西宁1300公里,距离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州府德令哈市800公里,平均海拔3000米以上,平均气温1.6℃,年降雨量不足50mm,四周荒漠戈壁,时常大风呼啸。

作为副中队长的李琸玮刚到茫崖没多久,中队人员还没有到位,他就遭遇了第一场考验。从那以后,他更理解驻守大漠深处“重任在肩”的含义。

那天,强沙尘暴来袭,一辆卡车在距离茫崖130公里远的大浪滩戈壁侧翻,司机被困。沙尘蔽日,道路被埋,李琸玮和参谋向中秋扛着破拆工具,与风沙抗争,奋力徒步搜寻。找到被困司机时,他们已筋疲力尽。

肆虐的黄沙中,被困者哭着说:“救救我,我才21岁,孩子刚出生。”肆虐的狂风中,李琸玮和向中秋忘记了疲惫,强忍着泪水,迅速行动,手脚并用,将被困者救出。

不幸的是,被困者送往医院后,因为伤势过重,不幸身亡。得知消息,李琸玮的内心久久无法平静。那一次,他懂得了被人需要的重任,他更加明白,消防救援人员有时就是被困者活下去的第一希望。

辖区4.9万平方公里;国道315线、省道303线、省道305线车流不断;最远的救援,单程400多公里……荒漠戈壁天气变幻莫测,遇到风沙,道路瞬间就被沙漠埋没,有时遇到极端天气,消防指战员们只能就地在车内等候,最长一次,消防指战员在强沙尘中停留了一夜。

一次次灭火,一次次救援,李琸玮更理解了大漠深处消防指战员“救民于水火助民于危难”的初心。大学毕业后成为消防指战员的他明白,高原上,最稀缺的是氧气,最宝贵的是精神,越是艰苦的地方,越需要精神力量作支撑。

按照茫崖消防指战员的话说,茫崖周边钻井平台灿若繁星,石油化工企业和易燃易爆场所星罗棋布,是名副其实的“石油城”。茫崖消防救援大队辖区有两百余家单位,虽然数量不多,但很多企业在大漠深处,几乎每一次消防执法检查都得长途跋涉,有时一次现场检查就得两天时间。

大漠戈壁,沙尘常出没。为了保证特殊环境下的战斗力,沙尘天气下的训练必不可少。一天训练结束,指战员们的嘴里、鼻子里、衣服里都钻进了沙尘,一个个像刚从尘土里爬出来的一样。但是,他们苦中作乐,现场比起了谁的牙齿更白。

正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茫崖消防指战员克服种种困难,探索出了各种针对极端天气的训练方法,苦练本领,一次次出色地完成了灭火、救援行动,一次次给被困大漠的司机、乘客带去了希望。

从2000年年底,茫崖设立消防大队,到2016年10月大队所属中队投入执勤,从穿上橄榄绿,到换上火焰蓝,茫崖消防指战员坚持“黄沙千里挡不住监督执法路,山高水远阻不了排忧解难心”的信念,默默驻守在青海最西端的新城,在戈壁深处树起了“瀚海消防党旗红”的旗帜。

2020年8月22日,就在淡嘉恒望向天空的那天早上,茫崖市消防救援大队的办公楼里,出现了一位女士。

因为潘华又回到茫崖,他的妻子专程到队里来看望他。潘华之前曾在茫崖驻守一年,这次回来任职大队长。

茫崖市消防救援大队指战员,都是服兵役来到青海的,他们与家人两地分居、三地分居,甚至还有的四地分居。他们中,离家最远的有3300公里,最近的也得1200公里。

从茫崖到德令哈约800公里,从德令哈到西宁约500公里,然后从西宁走向全国各地,这是茫崖消防指战员回家的常规路线。对于茫崖消防指战员来说,事业与家庭之间,距离成了最大的敌人。

茫崖中队指导员魏东然父母远在辽宁,妻子一人在西安照顾孩子。消防队伍改革之初,父母妻子劝他回家,但怀着对消防救援事业深深的情感和对瀚海戈壁的难以割舍,他做通妻子工作,让妻儿在茫崖安家。

2020年春节,王由入职13年来第一次和妻子回甘肃老家陪母亲过年。疫情阻击战全面打响后,王由和作为医务工作者的妻子,没有犹豫,第一时间返回各自的岗位。

舍小家,是为了大家。因为驻地偏远,交通十分不便,不仅仅是王由,茫崖市消防救援大队全体指战员都面临着与妻子、父母长期分居的难题,但大家选择了坚守大漠,选择把青春和汗水挥洒在这片茫茫的瀚海。

茫崖虽远,但党徽熠熠。茫崖市消防救援大队连续三年被茫崖市委市政府评为“年度先进集体”;两名指战员荣获二等功;17名指战员荣获三等功;42名指战员获嘉奖荣誉;5名指战员获得“优秀共产党员”称号;被省消防总队评为“监督检查先进集体”“年度魅力警营”“岗位练兵先进大队”“先进基层党组织”……

茫崖市消防救援大队门前,多年前种下的杨树苗,正在茁壮成长,有的已经有三四米高了。

看着这些小树,在茫崖坚守了四年的淡嘉恒感慨万千。他们就像这些小树一般,与自然抗争,扎根大漠,为瀚海增加无限的希望。

刚到茫崖,缺氧干燥,空气充满沙尘,还有高原反应,让刚到这里的指战员极其不适,有人在夜里三四点还难以入睡。驻守茫崖,消防指战员不仅要克服“思乡关”,还要挺过“睡眠关”。

冬季,茫崖的空气湿度不足10%,消防指战员们就在地上倒上水,但第二天早起,鼻孔里还是结着血痂,有人打个喷嚏会血流不止,干痛的嗓子如同得了重感冒一般难受,干裂的嘴唇不时就会掉皮。

在茫崖市消防救援大队,很多指战员还未谈过恋爱,头发已掉了很多。长期在高海拔地区的坚守,还有部分指战员的身体出现不同的症状。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茫崖消防指战员默默坚守,守望这片瀚海,守护这里的人们和过往的游客。

千年的风吹着千年的沙,千年的大漠立起了一座新城。一批批的消防指战员来到这里,坚守奉献,就像一棵棵正在成长的树木,给大漠带去生机和希望。

“艰苦的环境考验着每个人的党性,锤炼着每个人的意志。”“千年的风依旧风化着这里的土地,蔚蓝的天空依旧不见飞鸟,气候依旧异常干燥,党徽如同骄阳在这苍茫戈壁上闪着熠熠光芒,照耀着我们前行。”李琸玮这样写道。(来源:西海都市报)

(责编:刘沛然、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