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熊出没的故事

张多钧 姚 斌

2020年08月26日09:34  来源:青海日报
 

  在三江源采访,不管走到哪里,采访什么人,他们的话语中都传递出一种信号:野生动物的种群和数量在逐年增加。尤其是棕熊和狼数量的增加,让三江源地区牧民深受困扰,因为它们威胁到了牧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5月17日,到长江源园区国家公园曲麻莱管理处资源环境执法局森林公安局采访。因为前一天到达曲麻莱县已过晚上12时,和国家公园工作人员衔接后,才确定要采访森林公安。因此通知森林公安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加之当天是周日,森林公安局的办公楼内空荡荡的,我们硬是将局长秋松多杰从被窝里叫到单位,为我们讲述了棕熊和狼的故事。

  秋松多杰是土生土长的曲麻莱县人,1998年当兵,2000年复员后就到森林公安局工作。那时候,曲麻莱县森林公安局才成立7年,主要工作是保护野生动物,打击盗猎分子。

  “20世纪90年代初,曲麻莱县的马麝、猞猁、藏羚羊等珍贵野生动物濒临灭绝。尤其是马麝,用钢丝下扣子很容易抓,那时候的一只马麝,市场价卖到了2万多元,黑市上卖到了4万多元。”秋松多杰说,那个时候起,打击盗猎分子的力度一年比一年大。

  为获取熊胆和熊掌,棕熊也曾一度成为盗猎的重点目标。

  2016年,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启动后,秋松多杰在一次执法检查中,查到叶格乡红旗村一牧民出售棕熊尸体。棕熊并不是牧民打猎得到的,而是牧场中一只棕熊脚卡在石缝中死了之后捡到的尸体。当时,森林公安局将此案移交到玉树藏族自治州生态法庭,生态法庭对牧民罚款6000元,判刑1年。

  这些年,几乎没有盗猎,加上保护力度空前加大,野生动物数量逐年增加,尤其是棕熊,秋松多杰曾见过棕熊一家集体出动的场面,甚是壮观。

  2015年的一个晚上,秋松多杰已经睡下了,凌晨2时多,手机响了。

  “我们家进熊了,你们赶紧过来。”

  “棕熊有几只。”

  “7只。”

  “不可能这么多,而且是大晚上,你数得也不会这么详细吧?”

  报警人是叶格乡龙麻村的牧民,晚上11时,一家人在隔壁吃饭,突然窗户响了,发现是棕熊正在爬窗户,一家人小心翼翼地跑出来,有的躲到车里,有的躲到房顶上,男主人则开着车往山外走,寻找有信号的地方报警。

  秋松多杰接警后,带着枪和三名同事来到牧民家,将车大灯照在牧民的房子上,按了几声喇叭,也没见有啥动静。刚要下车,屋门开了,一群棕熊出来了,带头的棕熊像人一样站直,发出“吼吼吼”的低沉叫声。讲述时,秋松多杰还学棕熊的样子,从沙发上站起来,竖起双手,学着棕熊的叫声。

  当时,大小不一的7只棕熊奔向秋松多杰的车,秋松多杰赶紧倒车,可是棕熊追着不放,追上警车后,领头的棕熊对着引擎盖一巴掌拍了下去,指甲从引擎盖往下划拉,划了将近10厘米的几道痕迹。秋松多杰没办法,最终鸣枪驱赶,才将熊群驱散。

  多年来与野生动物打交道,秋松多杰深知野生动物的习性,尤其是棕熊。他说,所有的野生动物都怕人,狮子、老虎、狼,棕熊也不例外,如果野生动物碰上人,距离放在50米,野生动物绝对会跑掉,这对于野生动物来说是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

  对于棕熊钻房子,钻一次习惯之后,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在它看来钻房子获取油腻的甜食远比自己动手从山野获取更容易。草原上棕熊的主要食物是旱獭和蕨麻,抓旱獭需要挖洞,吃蕨麻需要刨地。而对当地牧民而言,进城购物不易,他们在冬窝子中有储藏食物的习惯,风干肉、清油、酥油、白糖,尤其是白糖,牧民每次购买都是买50公斤左右。

  秋松多杰总结了这些年出现的棕熊伤人事件,绝大多数是牧民搬迁到夏季草场之后。搬迁时,牧民一般不会带太多口粮,而是隔一段时间到冬窝子取,而牧民返回冬窝子时,棕熊已经将牧民的冬窝子当成了自己的家。牧民打开门,自己吓一跳,熊也吓一跳,狭路相逢,棕熊自然而然就会一巴掌拍下去——当然也是虚张声势。

  在人看来,棕熊是最“坏”的动物,不仅要吃的喝的,还要搞破坏,但凡房子里有能照见自己的玻璃,定会将家里砸个稀巴烂。而且棕熊要是从门进去,必须要从窗户出去,房子里有任何响动,也会砸东西。因此,在给牧民宣传防熊技巧时,秋松多杰总会让牧民将冬窝子的门窗都打开,锅碗瓢盆全收掉,玻璃镜子也全部放倒。

  秋松多杰说,对于棕熊的破坏,牧民有意见,今年有的地方发生棕熊伤人事件后,弄得人心惶惶。如果牧民伤害野生动物,森林公安可以拿法律法规说事,但如果棕熊伤害了牧民,是一点办法没有——至少没有处置棕熊的法律依据。

  森林公安没办法,牧民虽然有的是办法,但也自觉遵守法律法规绝不轻易捕捉棕熊。

  秋松多杰讲了一个这样的故事,前几年,棕熊老是到一户牧民家中骚扰,牧民报警森林公安赶到后,棕熊又跑了,如此反复好多次。有一次,棕熊来到牧民家中寻找食物,头伸进酥油桶被套住,森林公安接警后,进行了救助。因为曲麻莱县不具备野生动物救助的条件,于是将棕熊送到了格尔木市森林公安局,由格尔木市森林公安交到了格尔木市动物园进行救助饲养。

  据了解,青藏高原野生动物园内的那几只棕熊当中,就有曲麻莱县牧民抓住的,当时棕熊闯进牧民家中,没成想遇上牧民之后没跑掉,反而落到了牧民手中,牧民将棕熊交给森林公安,森林公安交到野生动物园。

  对于牧民反映的棕熊钻房子伤人的问题,秋松多杰认为防熊栏能起到非常好的作用,早些年林业上实施过防熊栏的项目。

  防熊栏有两种,分为触电和非触电,触电是利用太阳能供电。用铁丝焊成一个网围栏,四五十厘米埋进地里,地上露出两米多,类似于动物园的铁栏一样。用铁栏将牧民的家围住,棕熊来一两次,爬不上去,就不会再来了,这是目前秋松多杰能想到防止棕熊骚扰的最好办法。

  然而,在我们来看,如今牧区的棕熊也变聪明了。在曲麻河乡措池村采访时,曾目睹野生棕熊的真容,也看了被棕熊破坏的房屋。

  有一户牧民家中,早些年安装了防熊栏,但是棕熊从防熊栏下刨了一个洞,钻到了牧民的院子里,墙上有棕熊留下的脚印,窗户玻璃也被打碎,房子里被棕熊破坏得不成样子,临走时,棕熊还在房子里为主人留下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一坨粪便。

(责编:刘沛然、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