湟源县和平乡:防疫“十二时辰”

2020年02月19日09:02  来源:人民网-青海频道
 

这里是和平乡,湟源县战“疫”的主战场之一。这个春节,党员干部群众无休,加班加点和疫情赛跑,和平乡的十二时辰,直击人心,让人动容。

子时,23:00-01:00

夜半,是十二时辰的第一个时辰。此时夜已深,黑的纯粹,外面冷冷清清,但乡政府院子里却灯火通明,午夜“防疫兵们”还醒着,乡干部的微信群滴滴响个不停。各劝返点车辆及人员出入情况、村里孤寡老人的生活情况、居家隔离人员的体温情况、今天工作的情况都在群里不断总结汇报。

丑时,01:00-03:00

鸡鸣,月亮昏晕,星光稀疏,此时和平乡天色由暗渐明,万物由昏沉开始变得清明,曙光初现,鸡鸣而起。而和平乡的干部拖着奔波了一天的身躯才回到宿舍里准备休息。伴随着轻轻的鼾声,他们又做梦了:高陵口有一家人要开车出去买药,忽然热心群众送来了慰问品,恍惚间正在居家隔离的村民家里又缺了口罩……

寅时,03:00-05:00

平旦,夜与日的交替之际,寂静一片。 2月份的和平乡依然寒冷,坚守在茶汉素村口劝返点的曹正良为了做好值守工作,已经不知道多少个夜晚守在了这里。一名党员就是一面旗帜,作为村里的支部书记,他给自己钉了钉子,不获全胜就绝不收兵。曹正良下意识的拉了拉盖在腿上的大衣,自己一定要奋斗到胜利时刻,还要用强壮的体魄巩固胜利的果实。

卯时,05:00-07:00

破晓,太阳从东方升起,万物生机勃勃,阳光照进村里每家每户的窗户,窗外传来了“唰唰唰”的声音。靳秀萍,和平乡的人大代表,尕庄村的村医,也是村里为数不多最早起床的人之一。每天这个时候,她就开始背上消毒机,挨家挨户的在门口消毒。尕庄村全长1000米的公路,800平方米的消毒面积,这是疫情发生以来她每天必须走完的路程和需要消毒的面积。

辰时,07:00-09:00

朝食,此时的和平乡空气清爽无比,一天的工作从微信群体温报送开始。食堂里冒着热气的大碗奶茶;大院里汽车“突突”的发动声;大门口醒目的防疫电子屏,它们随时等待着乡干部们开启充实的一天。虽然脸上挂着睡意,一幅非常疲倦的样子,但他们碰面后第一句话都是:你今天去哪个点?你们村里外来人员有没有隔离?民政特殊群体里有没有特别困难需要帮扶的?

巳时,09:00-11:00

日隅,这时候的党委书记李跃升已经从一个劝返点检查结束,又往下一个地点奔波,平日里沉着冷静的他在这里走路都带着一阵风。全乡的外来人口数量、每天各劝返点往返的车辆及人数、居家隔离人员的到期日子、各值班点的人员排班情况,每一项他都了然于心。初心如磐、使命在肩,疫情发生以来他甚至没休息过一天。身为党委书记,出现困难时,他要能肩负职责,有所担当;面对困难时,他要披荆斩棘、迎难而上;解决困难时,他要能把握方向,继续前行。

午时,11:00-13:00

日中,正午时候到了,在劝返点上值守的人员可不用为吃什么而操心。因为,村里的热心群众太多了。“你们太辛苦,我带了方便面和八宝粥”,“这点馍馍、牛奶你们记得吃,还热乎着呢”。蒙古道村的张森大中午送来的土豆炖牛肉,隆和村扈生寿端来了酸菜炒粉条。在党员筑起了的钢铁长城后,站满了和平乡的普通村民,他们用守望相助的情怀感知着逆行者的冷暖,也温暖着逆行者的心。

未时,13:00-15:00

日央,吃过简单的午饭之后,和平乡的每一个人都干劲十足。乡党委副书记李海年正在超市里穿梭,青椒、土豆、甘蓝……整整一大箱蔬菜填满了他的后备箱。他把蔬菜整齐的分成三份后就急忙开着车去了尕庄村。村里南庄郭启莲自从老伴去世一直独自生活无人照顾,二社里的张桂珍独居了20年,四社马孝卿老两口儿子在新疆不能回来,这些特殊群体让兼任尕庄村支部书记的他实在放心不下,为此他便扛起了照顾老人的职责,关心他们的生活状况,定期采买蔬菜,测量体温,普及防疫知识,让他们也感受到了和平乡干部的责任和担当。

申时,15:00-17:00

晡时,太阳慢慢的向西边移去。“要抓紧时间再走几户,再了解一些情况,争取早点完成这一任务,紧接着开启下一阶段的工作。”和平村共有村民181余户,720余人,而乡政府副乡长李文伟领导的和平村防疫小队仅仅9人,力量悬殊明显,要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村内所有村民的排查,可谓难乎其难。但就是在这种人手紧张、任务繁重的情况下,李文伟书记选择挺身而出,一家一户开展走访排查,冷了就双手互搓几下取暖、累了就喝两口开水提提神,直到日头西斜他的脚步也从未停下。

酉时,17:00-19:00

“不用等我吃饭”、“我晚一点就回来”,这些话乡干部们说了一遍又一遍,晚一点回来却拖了一天又一天。刚度完蜜月的乡干部贾亮,总是觉得愧对于自己的新婚妻子。举行婚礼的头一天晚上,他趴在电脑上修改脱贫错误数据。婚假修完的数个夜晚,他还是选择留在一线,彻夜不回。早在从外地返乡居家被隔离期间,他就一遍一遍的给乡政府打电话主动询问是否有防疫工作安排,分管后勤的他大年初三就在家联系好了蔬菜水果,妥妥地做好了保障工作。作为县医院的一名医护人员,他的妻子也理解他,并感到自豪,这正是他日夜辛苦的力量源泉。

戌时,19:00-21:00

黄昏,夕阳沉没、万物朦胧、天地昏黄,忙了一天的人大主席张永忠累的坐在了院子里的台阶上和女儿视频,过年之前女儿从外地放假回来,本来想趁着放假休息多陪陪她,和她说上两句话,可是疫情发生以后,他和在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妻子双双投入一线,从远方归来的女儿只能在家孤单了过了一个特殊的春节。此时的刘净孜已经回到家中,接到返岗的通知后,她主动放弃哺乳假,和从事医务工作的丈夫连夜把孩子送到父母家中。第二天一大早,立即和同事们下村进入信息排查和疫情防控工作状态。作为包村干部,要收集汇总各种情况,作为疫情防控工作文稿组成员,还要对全乡的防疫工作情况和数据、简报等进行推送。刚走到家门口,她就听见一直母乳喂养,不肯吃奶粉,不会用奶瓶的孩子饿的哇哇大哭。但是第二天,她依然打起精神赶到村里投身防疫工作。

亥时,21:00-23:00

人定,这是十二时辰中的最末一个时辰,此时夜已深,村里的防控喇叭关了,路灯暗了,人们也都睡下歇息了,张志霞还在办公室忙碌着。作为卫生干事,她几乎是24小时全天工作,各村现在缺少的防疫物资有多少?各点每天劝返的车辆有几个?这些她都等到夜晚才能细细统计。俗话说: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而她却身怀“绝技”,用心保证着每条线都不打结,政府大院里最早的身影、夜晚最亮的灯总属于她。而此时,一个电话打破了夜空的宁静,陈生财乡长接到董家脑村书记的电话,从北京返村人员拒绝配合“两委”的工作。为了解决问题他急急忙忙披上大衣走进了黑夜里,留给了乡政府一个孤单的背影,今晚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和平“防疫兵”的每一天都值得被记录,浅浅数页纸,写不下和平乡十二时辰里的所有人名字。但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只有守好了现在,才会有更好的未来。岁月静好,我们感恩所有人的负重前行。(来源:湟源县委宣传部)

(责编:王红玉、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