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毛驢馱起的小康夢

2021年01月25日09:41  來源:青海日報
 

李發春在給毛驢喂草料。青海日報記者 賈泓 攝

  1月20日,還未走進西寧市湟中區田家寨鎮下營村一村李發春家的大門,就見門口一個偌大的驢棚,十幾頭毛驢瞪著大眼睛警惕地看來客。李發春從院子裡抱出一捆草料,一邊熱情地向我們打著招呼,一邊張羅著正在給驢棚裡的“寶貝”們喂草料。

  “院子裡還有個‘寶寶’嘞!”李發春一邊帶著記者走進自己的院子,一邊神秘地說道。邁進大門,院子的角落裡有個小驢棚,一對“母子”正悠閑地做著“日光浴”。一頭剛出生不到20天的小驢駒,穿著一身黑色肚子上有點白的“衣服”、碩大的耳朵、圓溜溜的眼睛,一會兒懶洋洋地晒晒太陽,一會兒站起來走向驢媽媽找奶吃……

  “可別小看了這小驢駒,它的背上可是馱著我們李發春一家的希望嘞!”村黨支部書記黃順忠說。

  “在我們田家寨鎮,養豬的、養牛的、養羊的有很多,但是養驢的也就兩三家,李發春是唯一的一戶貧困戶,現在他的養驢技術和經驗都是一流的。”村主任牛懷發接著說道。

  看到大家圍著小驢駒拍照、玩鬧,李發春急忙大步走過來介紹道:“這是今年產的第一頭小驢駒,一頭毛驢從出生到出欄需要四到五年的時間,希望它可以健康長大。”

  今年49歲的李發春一直與78歲的老母親共同生活。母親患高血壓、風濕性關節炎,行動不便,沒有勞動能力。李發春為了能照顧到母親常年在家務農,又因文化程度低,沒有一技之長,導致家庭收入低,生活十分拮據。2013年,家中的一場大火和父親因病去世,更是讓本不富足的生活陷入了極度貧困。2015年,李春發一家被確定為建檔立卡貧困戶。

  “說出來你們都無法想象,以前最困難的時候連買鹽的錢都沒有了。我年紀大了,唯一能幫發春干的活就是秋天收成后在院子裡晒晒糧食。平時隻能在家做做飯,照顧一下殘疾的小兒子,身體不舒服的時候連一頓面糊糊都做不上。”78歲的母親回想起過去的生活眼裡不由得泛起了淚花哽咽地說道。

  “每次去鎮裡買東西,我都會仔細琢磨家禽家畜的銷售市場。我發現養驢雖然收益周期長,但是驢皮售價高、驢肉受歡迎,養殖的回報大,於是我就找到‘第一書記’和村干部們商量養驢的事情了。”李發春說。

  2017年4月,下營一村“第一書記”逯克斌和村“兩委”通過與李發春的幾次細心溝通,並根據李發春家的實際情況,最終為他確立了產業投入相對較少、技術門檻較低、增收潛力較大的毛驢養殖產業。一個月后,駐村工作隊一邊給他宣講扶貧產業發展政策,一邊幫助他申請到10800元產業扶持資金和5萬元互助協會擔保貸款,買進了9頭毛驢,蓋起了4間養殖大棚。

  日日聽著驢叫,李發春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也多了幾分對技術的渴望。當年8月,他就報名參加了鎮上組織的種植養殖技術培訓班。“以前不懂技術,讓我走了不少彎路,現在有了政策的支持和培訓學習的好機會,我必須努力改變自己。養殖上不知道的、不懂的就請教其他養殖大戶,鄉裡村裡隻要有技能培訓,我都積極報名參加。”就這樣,老實本分的李發春,一心扑在了驢的身上,逐漸掌握了養殖飼料的配制、疫病防治等方面的技術。

  一捆草料18至20元,每天3至4捆,李發春發現養驢需要的草料價格較高,於是他便利用自家的耕地種植草料,僅這一項李發春每年便節省成本超過2萬元。養殖毛驢,李發春有了一本屬於自己的生意經。

  2017年年底李發春遞交了脫貧申請書,摘掉了“貧困戶”的帽子。2019年家中出欄三頭驢收益15000元,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9304.1元,2020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超過14000元。

  如今,李發春的家中共養殖毛驢17頭,並擔任生態護林員。他說:“現在的生活特別充實,每天忙完家裡的活兒還到山上去,現在是冬季要特別警惕山林著火。”

  “現在日子過得紅紅火火,天天過年似的,想買什麼東西也都能買到,過去夢想的好生活隻要我們勤勞努力都會實現。”李發春對未來充滿了希望,“春節前,我准備再出欄一頭毛驢,跟媽媽過個美滿的新年。春天到來以后,我打算再買輛四輪車,蓋上幾間豬舍,種田、養驢、養豬,這賺錢的生意一樣都不能少。”

 

(責編:劉沛然、陳明菊)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