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河故事——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鬆巴村,小村庄迎來大商機

孫海玲 張多鈞 咸文靜

2020年10月28日10:08  來源:青海日報
 

①黃河岸邊鬆巴村。 本報記者 殷之皓 攝

②農家院裡的葡萄熟了。 本報記者 孫海玲 攝

 

③鄧鄧見展示釀酒的酒曲。 本報記者 孫海玲 攝

④原來的荒山上種出經濟林。 本報記者 孫海玲 攝

  在海南藏族自治州貴德縣鬆巴峽東北側,坐落著貴德縣海拔最低的一個村——鬆巴村。

  鬆巴村四面環山,面朝黃河。碧綠的黃河從群山峽谷間蜿蜒而來,在鬆巴村形成了一個河灣小湖,哺育著世代居住在這裡的人們。

  鬆巴村緊挨著黃河,曾經,每年七八月份黃河漲潮,村民便受洪澇之苦。“黃河水漲了我們就往上搬一點,黃河水下去了我們就往下一點,汛期最嚴重的時候常常淹沒農田和住房。”村黨支部書記角巴才讓介紹,鬆巴村緊鄰黃河,春天來的最早,每到三月中下旬,漫山遍野的梨花杏花已經開了。

  蓋新房、打庄廓、修公路,鬆巴村換了新顏。2013年政府每戶補助9.8萬元修建了嶄新的安居房,全村搬遷到了距離黃河一公裡外的地方。正所謂“酒香不怕巷子深”,秀麗的早春美景和古村落建筑逐漸被人們熟知,也讓“幽居深處”的小山村准確地捕捉到了發展鄉村游的時機。

  農家樂

  金秋時節的鬆巴村相比春夏兩季的繁華熱鬧,多了一份寂靜,游客已慢慢減少。走進村裡,村口的蒙古包吸引了記者的目光。

  這間蒙古包是村民仁青才讓的飯館,取名“鬆巴飯館”。仁青才讓說,這個蒙古包是臨時的飯館。這幾年,隨著鄉村游升溫,家裡的農家樂正在擴大規模,所以才臨時在村口上搭建了蒙古包。

  夫妻倆放下手裡的活,熱情地邀請記者進屋喝口水。“今年‘五一’,吃飯還要排隊咧!”仁青才讓說,今年“五一”期間,他家的蒙古包一個月收入過萬元,游客多的時候,一天能有50多個人,他們夫妻倆人顧不過來,就叫上親戚幫忙。

  “以前家裡種著4畝地(1畝約等於0.067公頃),一年到頭也就隻有幾千元的收入,三年才能攢一萬元錢,現在開著農家樂,家門口就能掙大錢,過上好日子。”仁青才讓告訴記者,他家開了全村第一家農家樂,剛開始游客並不多,后來隨著村子的名氣越來越大,游客也越來越多,一年下來收入大概在3萬元左右。這兩年,村裡游客激增,他把之前賺的錢全做投資,翻修農家院、擴大規模,提升硬件設施。

  群山環繞、開窗見景,走進仁青才讓的家,干淨的庭院裡,秋菊怒放,房屋裝修上除了傳統的藏式家具,還增添了一些新式的簡約風格。“等明年開春,我家的農家樂就能開門迎客了。”仁青才讓坐在炕上,喜悅之情洋溢在臉上。

  人勤客來。近些年村裡基礎設施不斷改善,產業蒸蒸日上,生態美、產業興、百姓富,這個大山深處的村庄吸引了不少外來客。

  “前些年,村民隻能靠一畝三分地生活,種的小麥、青稞產量也不高,收入也僅僅能糊口。”村黨支部書記角巴才讓介紹,這幾年,依托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富有特色的古村落,他們找到了脫貧致富的好辦法——發展鄉村旅游。

  仁青才讓就是鄉村游的受益者之一。

  今年“五一”期間,鬆巴村共接待游客累計20萬人次,實現旅游收入600余萬元。2019年全村人均收入達到1.06萬元,是2014年的2.5倍。像仁青才讓一樣靠著吃“旅游飯”致富的農家樂主人已有20余家。

  酩餾酒

  曾當過十幾年黨支部書記、今年65歲的鄧鄧見,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家釀造的酩餾酒竟然賣到了村子以外的地方。“每年來我這買酒的除了固定的老顧客,還有省內西寧、海東,省外的甘肅、陝西、北京的游客。”

  鄧鄧見一家四代做酩餾酒,曾經,家裡經濟困難,釀酒用來賣錢,他家的酒在街坊鄰居中有一定名聲。近年來,隨著鄉村游的逐步發展,他家的酒被越來越多的人熟知並購買。在脫貧攻堅產業扶貧大潮中,這一壇酩餾,成為村裡脫貧致富奔小康的扶貧酒、致富酒。

  還未進鄧鄧見家門,就有一股濃郁的酒香味扑鼻而來,干淨的小庭院,坐北朝南一棟帶著封閉陽台的新房子供一家人居住,西邊的老房子是與鄧鄧見每天相伴的釀酒坊。

  “先做好酒曲,再煮上青稞,發酵45天,一次能釀5公斤左右的酒。青稞的精華釀造成酒,青稞的糟粕用來喂豬,既不浪費,又環保生態。”鄧鄧見說,燒酒的灶台早已換了好幾個,但這些釀酒工具卻一直沒有變。他之所以堅持這樣做,是因為用這些傳統工具釀造出來的酩餾酒才會有“記憶”的味道,在他看來這樣的效果是現代釀酒器具難以實現的。

  今年到九月底,他們家一共釀了400公斤酩餾酒。“自家釀酒不需要太多的人力,也不是很費事,我們老兩口釀的酒足夠過上富裕的好日子。一年下來,收入在2萬元到3萬元左右,賣得最好的時候,一年賣了4萬元。”鄧鄧見說。

  “就在自家釀,純手工的,味道好著呢!”鄧鄧見的家門口擺著一個小攤位,遠方的客人來了,他就斟滿酒,讓大家嘗一嘗自己的手藝。

  做酩餾酒對溫度有一定的要求,太熱了釀不出好酒,因此每年秋冬季節是鄧鄧見釀酒的最好時間。他們家裡種著3畝地,全部用來種植青稞,每年收獲500多公斤,今年酩餾酒銷量好,他還從外面購買了400公斤青稞。

  以前村裡沒有路,即使“酒香”也走不出去,現在村裡鄉村游火了,路修通了,自己家的酩餾酒也賣出去了。這幾年,在他的帶動下,村裡以前會釀酩餾酒的人們又開始重拾舊業,在一滴滴清甜的酩餾酒中過上了好日子。

  “掙錢不能一個人掙,也要帶著全村人一起掙。”鄧鄧見打算明年擴大釀酒規模,做大做優產業,傳播酩餾酒文化,帶動更多村民脫貧致富。

  焜鍋饃饃

  邊燒草灰做著饃饃邊忙著打包裝箱,還不斷接聽打進來的電話,電話不是訂購饃饃的,就是催著送貨的……這個頭頂紅色頭巾正在忙碌的藏族婦女是才項卓瑪。

  戴上手套,扒開草灰掀開鍋蓋的瞬間,焦香的焜鍋味扑鼻而來,這外脆內軟,顏色金黃,看似普通的焜鍋饃饃,成了游客爭相購買的“香餑餑”,一家人的新希望。

  才項卓瑪是土生土長的藏族婦女,精明干練、心靈手巧的她有著一手好廚藝,她“焪”的麥香焜鍋饃饃更是遠近聞名。

  “以前是自己家裡做著吃,誰能想到,這饃饃還能成了香餑餑。”每年春夏季節,游客一多,饃饃經常賣到“斷貨”,才項卓瑪一人忙不過來,丈夫也來搭把手。

  用麥子秸稈燒出來的焜鍋饃饃,是青海人記憶深處家的味道,正因為這種傳統無添加的手工饃饃,讓她的饃饃出了名、賣得好。

  2018年,她每天做10個,一個10元錢,每天也有100元的收入,后來,游客不斷增加,今年五月份,她每天要做80個。靠著賣饃饃,錢包更鼓了,精氣神也更足了。這幾年,夫妻倆還開了一家小超市,夫妻倆邊打理超市,邊賣饃饃,日子越過越滋潤。

  “幸福生活是靠勤勞的雙手奮斗來的。”訂單多了,才項卓瑪的積極性也更高了。夫妻倆每天凌晨四時許就起床了,和面、揉面、燒制,每一道工序都是純手工。“面一定是要自己家種的麥子磨的面粉才香,酵頭也是親手做的,不能用發酵粉。”才項卓瑪說,這幾年游客多了,饃饃供不應求,去年,夫妻倆購進了一台電子烘焙機,若遇到下雨天或者訂單特別多的時候,就用烘焙機。

  才項卓瑪高興地說:“訂單多了是累些,可是心裡高興,現在我們一家人就想把饃饃做好,這樣日子才能越來越好啊!”

(責編:甘海瓊、陳明菊)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