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处处展新颜

——西藏和四省藏区脱贫攻坚一线探访

刘洪明 康锦谦 李亚光

2019年12月03日09:39  来源:青海日报
 

  幅员辽阔、沟壑纵横、高寒缺氧……西藏和四川、云南、甘肃、青海四省藏区自然环境较差,是全国十四个集中连片贫困地区中贫困程度深、贫困发生率高、脱贫任务重的地区之一。

  近年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西藏和四省藏区聚焦深度贫困,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让高原处处展新颜。

  克服环境之困闯出脱贫路

  西藏日喀则市仲巴县帕羊镇聂康村是个纯牧业村,全村国土面积约965平方公里,平均海拔4800米以上。这里距日喀则市区车程680公里,距拉萨车程940公里。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制约着当地农牧民生产生活。

  36岁的桑巴是帕羊镇聂康村建档立卡贫困户,最近三年他“变了个人”。

  “以贫困户身份从中国农业银行贷款5万元投入村合作社,我们夫妻俩都在合作社放牧,两人每月共有2800元工资,年底还有分红。去年两人收入7万多元。”桑巴说,合作社给他创造了现金收入机会,足够3个孩子的开销。

  聂康村共有169户556人,2018年以前建档立卡贫困户45户101人,贫困发生率18.2%。“以前家里牛羊不到10只,我没技术也不想出去打工,没有现金收入。”桑巴说。

  聂康村专业合作社坚持现金入股、牲畜入股相结合,流转草场16万亩。村党支部书记石旺说,现在合作社有7100只羊、900头牛。去年,社员分红133万元,全村人均收入14354元。

  针对自然环境差、群众致富观念弱等实际情况,仲巴县千方百计引导群众以牲畜入股、劳动力入股、草场流转的方式参与合作社运营,发展适合当地气候的珠峰霍尔巴绵羊。如今,全县羊存栏量55万只,其中珠峰霍尔巴绵羊存栏量29万只。

  已担任仲巴县县长4年的梅普琼说:“全县克服环境困难逐渐闯出了一条扶贫路。我们通过合作社发展多元经营模式,群众看到分红越来越多,从最初顾虑重重到如今全心参与,辐射带动成效显著。今后要探索建立解决相对贫困的长效机制,持之以恒全力投入脱贫攻坚。”

  48岁的脱贫牧民贡扎,家住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当洛乡查雀贡麻村。当地人一度用“地图上找不到,报纸上看不到,外人都不知道”形容这里。

  当洛乡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高寒干旱。贡扎一家长久以来“靠天吃饭”,游牧业是唯一的收入来源。“柏油路最近几年铺到乡上,2016年硬化路也修到村口。过去从最远的夏季牧场到乡上,骑马需要2个小时,从乡里到县城要大半天时间。”他说,通路后,村里到县城只需3个多小时,牧闲时还去县城打零工,每天能挣100元。

  “现在再也不怕出‘远’门了,就算家里有急事,也能及时赶回去。”贡扎告诉记者,一些无畜或少畜的村民索性在县城做保安、清洁工、售货员等工作,每月人均收入超过2000元。

  产业吸纳农牧民就业

  阿里地区革吉县革吉镇森布村,全村平均海拔4700米以上,村民受教育程度偏低。贫困户嘎儿全家除政策性收入外,就靠家里为数不多的几十只绵羊过日子。

  最近两年,中国工商银行西藏自治区分行驻森布村工作队将精力投入森布村产业化人工种草建设项目。目前全村大部分村民参与人工种草,其中56名贫困人员通过此项目就业增收。

  嘎儿说:“我在阿里地区焦炭公司打工,月收入4000元,还利用间隙回家忙活人工种草、去公路维修工地劳动。妻子在县城开了茶馆,年收入1.3万元。”

  今年,嘎儿全年收入约8万元,成为劳动致富的“领头羊”。森布村今年以来共转移贫困家庭劳动力就业86人,其中就近就地就业45人,外出务工41人,平均月收入3500元左右。

  革吉县县长王明杰介绍,全县打造人工种草基地助力牧业提质增效,今年种植面积达2.35万亩。产业化种草项目累计带动500多人就业增收,同时提高了畜牧业效益。

  37岁的贫困户班玛次旦家住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纳加村,“春种几垄地,秋收几袋粮”是他家2017年以前的生活写照。班玛次旦全家8口人,“父母身体不太好,经常要去医院,4个孩子还在上学。我文化程度低,只能种地、放牧,和妻子去山里采挖野菜和食用菌来补贴家用。”他说,尽管拼尽全力,全年收入也不到1万元,生活很艰难。

  村级产业为班玛次旦带来了改变。如今,他每年都能领到村合作社分红。

  纳加村村委会主任冷布交说,村里在党员带动下,2015年成立了扎尕那纳加石门原生态旅游专业合作社,旅游季酒店工作人员工资从2100元至4000元不等。酒店2016年正式营业,两年内便已回本,今年45万元收益将由42户村民分红。迭部县已于2018年全县脱贫,纳加村最后5户建档立卡贫困户也于今年实现脱贫。

  社会保障兜底不落一人

  那曲市索县嘎木乡牧民扎旺因患有包虫病、肾积水,今年已在拉萨市人民医院治疗两个月。即将出院了,作为贫困户的扎旺起初顾虑重重:“生病既耽误放牧,又要花费钱。”

  但让他惊喜的是,政府承担包虫病的全部治疗费用,个人只花费了吃饭钱。“没有住过院,没想到现在政策这么好。”扎旺说。

  西藏是我国包虫病分布区域最广的省份,全区发病率高达1.66%。包虫病成为健康扶贫“最难啃的硬骨头”。对此,西藏确定了区内13家定点医院,医疗费用由政府财政实行兜底保障。

  西藏将所有符合条件的贫困人口纳入重特大疾病医疗救助范围,2018年救助13万人次,有效防止了因病致贫返贫;全面实施特困人员救助供养制度,供养城乡特困人员14734人,其中集中供养率达57.2%;健全完善临时救助制度,2018年全年救助15215人次。到2020年,西藏将通过社会保障兜底脱贫24万人。

  脱贫牧民公松家住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称多县尕朵乡卡吉村。他有4个女儿,其中一位罹患先天性脊柱侧弯,一位因烧伤导致五指无法伸开。2017年底,公松的另一个女儿又不慎受伤骨折。

  称多县借助医疗扶贫项目和对口帮扶项目,将公松的3个女儿送往青海红十字医院诊治。患有脊柱侧弯的藏巴拉毛由于病情较为严重,共进行了5次手术。

  公松告诉记者,青海红十字医院为他们家专门腾出一间病房住宿,主治医生还用自己饭卡供应他们一日三餐,为他们节省不少开支。

  再过一段时间,14岁的藏巴拉毛就能挺直脊梁走路了。“想到自己能重新回到小学课堂,和小伙伴们一起读书游戏,我很高兴。” 她说。

  政府社会保障兜底助力脱贫的同时,西藏和四省藏区的贫困人口也正在改变自己,生产生活态度日益积极向上。

  给番茄苗打茬、采摘成熟的小番茄……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甲洼镇俄曲村,四郎拥章忙个不停。

  “她现在是种小番茄的一把好手。”但在过去,她却“不种地、不打工,整天找不到人”。俄曲村驻村第一书记朱茂伟告诉记者。

  为帮助当地人们从思想上脱贫,甲洼镇开展道德评议活动。俄曲村2018年组织村民为四郎拥章专门开了次会,帮助她认清自己的问题。这次会议后,她真正下决心治好“懒病”。

  在政府帮助下,四郎拥章进入理塘县一家农庄就近务工。“现在每月工资3000元。我一定要靠自己劳动争取早日脱贫。”她说。

  此外,西藏和四省藏区还派遣精兵强将到深度贫困地区工作。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今年以来选派50名专业技术人才支持脱贫攻坚,在工作突出的干部中提拔14名处级、74名科级干部,集中整顿137个软弱涣散党组织,调整召回111名不符合要求的驻村工作队员,持续引导基层党组织把工作重心转移到服务脱贫攻坚工作。

  (参与记者:崔翰超 杨静)

  (新华社拉萨12月2日电)

(责编:王红玉、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