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的月亮

代建平

2019年08月06日15:30  来源:人民网-青海频道
 

列车以每小时80公里的速度向东疾驶,可是刘建军的心比火车更快,早已飞到了本次列车终点站西宁站。

夕阳用余辉点燃了万家灯火,喧嚣一天的城市渐渐归于寂静。刘建军走出了火车站,他沐浴在霓虹灯的灯光里,走不了几步就将提包倒换一次手,好象那里边也溢出了忧虑,变得格外沉重。三月份是连队工作最紧张的时候,偏偏这时妻子连续来了两封信。要不是指导员发现信件,朝他直挥拳头,他是不会请假离开部队一步的。

走进税务局的大门。刘建军叩响了二楼东头的一间房门。温馨的小屋飘散着饭菜的香气。小惠见到刘建军,兴奋得脸上泛着红润,嘴里不停的问这问那,她的节日不是“春节”,而是夫妻相聚的日子。刘建军一边用手抚摸妻子眼角新添的皱纹,一边静静地听妻子的诉说,好象要让妻子的话流进心田,让它酿成甜甜的蜜。

刘建军早已饥肠辘辘,风卷残云地消灭了小惠为他准备的晚餐,一抹嘴:“小锅饭就是好吃。”小惠依偎在刘建军的身边用嚼细地声音悄悄地说:“我们两地分居也不是长久之计,让你回来是想和你商量转业。”

“转业?我们连队其他干部家里都有这样那样的困难。我作为连长天天做他们的思想工作,安心服役。现在你让我转业,你怎么想的出?”

小惠有些委屈:“你们部队生活环境海拔那么高,一年一次风,从春刮到冬。你又有胃病。我的身体……就这样了。”小惠说着,竟流下了眼泪。

“部队工作紧张,明天我就回。”刘建军倔强地说。

第二天,刘建军从火车站买票回来。一进税务局大门,听见有人喊他。刘建军寻声看去,原来是小惠的好友人教科长李小华。

“兵哥哥,什么时候回来的?”李小华边问边从手提包里那出一张纸,兴奋地说:“这是小惠姐的体检复查单。小肠中的纤维肉瘤,良性!”

“什么?她……”

“你们男人就是粗心。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工作那么忙,小惠姐给你写信了吗?她拉你后腿了吗?她怕得是的……嗨,不跟你说啦!”

中午,小惠刚进家门。刘建军走到妻子身边,轻轻地抚摸着她消瘦的肩头,想到这些年妻子生活的艰辛和对自己的理解和支持,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刘建军深情地望着小惠,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时一切语言都会显得苍白无力。他们深深懂得,作为军人的妻子,本身就意味着付出,战争年代需要她们付出鲜血和生命,和平时期需要她们付出欢聚和幸福。

傍晚的和风吹熄了西天最后一抹红霞。半个月亮悄悄爬上来,柔和的月光洒落在他们身上。在去往火车站的路上,洒下了他们一串串分别的话语,他俩感到今天这条路似乎比已往近了许多、许多……

站台上,小惠目送西去的列车。微风隐隐送来一阵歌声:

十五的月亮,照在家乡,照在边关。

军功章啊!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 

(责编:王红玉、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