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连中国]我家有条“解放路”

2019年08月02日16:03  来源:人民网
 

左图为20世纪30年代的武昌区解放路。(武昌区档案馆提供) 右图为现在的武昌区解放路。(周雯 摄)

一条路,就是一段历史。在全国,几乎每座城市都有一条“解放路”。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人民网记者深入走访,探寻了各地解放路的前世今生,让我们一起来“聆听”,它在岁月变迁中沉淀下的故事。

上海:“‘亭子头’是我们这代人最深的记忆”

上海的解放路位于惠南镇的中心,道路两旁,繁茂的香樟树慵懒地倾斜着,老人扇着蒲扇坐在路边纳凉,小孩蹲在树根处看蚂蚁,水果摊、烟糖店、送水站零星分布,整条路洋溢着满满的生活气息。

1981年,随着集资房西北新村的落成,解放路应运而生。“我们这边老革命比较多,他们大部分不是本地人,是随着解放上海,才在此处落地生根。”69岁的西北新村居民孙爱国见证了解放路的诞生,“这里原先是国营菜场,蔬菜、水果、肉类应有尽有,每天早上3点,小贩们就开始铺货,一百米的路段排得满满当当。”

说起解放路最标志性的建筑,当属路南端的六角亭,惠南人喜欢称它为“亭子头”。“以前来惠南镇玩的人,走累了就在那儿歇歇脚,喝喝茶。”遗憾的是,今年5月,“亭子头”被拆,“红绿相间的琉璃瓦”“红漆的圆柱”都已不复存在。“这是我们这代人关于解放路最深的记忆,不拆多好。”面对着空空的地皮,孙爱国叹息道。

杭州:每个杭城人心中,都有关于解放路的专属回忆

说起解放路,老杭城人有说不完的回忆,无数杭城人在这条路上留下了成长足迹。

今年63岁的王国宝,家住在解放路附近。在他的记忆中,解放路无论是过去还是当下,都算得上是杭州最繁华的一条街。“解放后,杭州最大的食品公司、自行车商店、电影院、照相馆在解放路上都能找到。”六七岁时,王国宝最喜欢的一件事便是跑到食品厂,看工人们做喜饼。“现在想想,都觉得香!”

谈起解放路,每个人的记忆点不同。在78岁老人夏渝孙记忆中,如果只能给来杭州的游客推荐一个地方,那就是解放路百货商店。他说,在上世纪50年代,解放路百货商店是杭州最大的商铺,“朋友来了,都要去那儿看看,即使不买东西也要过把眼瘾。”

如今,随着岁月变迁,解放路两边的店铺,有的永久关停,有些依然坚守,但那些曾经的回忆,却永远留在了每一个老杭城人的心中。

武汉:虽繁华褪去,但千年古街的历史仍需传承

解放路是武汉三镇最古老的街道之一,有着近千年的历史。这里曾是武汉盛极一时的商业长街,绝大部分大小商店都集中在此,当时,“上长街”一语,是武昌人购物的代称。

“此路历史悠久,留下的文化故旧甚多。”武汉民俗专家刘谦定介绍,解放初期,解放路是武昌人心目中最靓丽的风景,是贯穿武昌城区最重要的一条主干道,是重要的政治、经济中心地带。

在解放路附近生活了几十年的77岁婆婆皮庆华回忆,解放初期,解放路附近有很多小生意经营。“我父亲就是在联和摊贩商铺里摆摊卖东西,街道上还有电影院和不少茶馆。”

如今,伴随着城市的发展,政治中心的外迁,曾经最为繁华的解放路,已经慢慢褪去了昔日的“荣光”。“这是老城区的一个共性。”刘谦定说,如今这里更像是中低档的居住区,高端商贸缺乏。“虽繁华褪去,但千年古街的历史说不完道不尽,优秀文化需要传承。”

长沙:在这条路上,可以看到现代和传统的结合

“小学春游的时候,大家都会在解放路上的饮食店买‘脚饼’,当时这家饮食店很有名,好多外地人都来买哩,只可惜现在都买不到喽!”今年五十多岁的谢安沙每次走到解放路都能回忆起小时候的点点滴滴。

“解放路最开始只是五六米的小道,而且地势较高,每逢下雨,屋里都会渗水。”梁国钧从小在解放路长大,在他眼里,这里的变化可以说是日新月异,“现在路面拉宽拉长了,地势也平坦了,住户的环境确实改善了不少。”

“解放路的变迁就是长沙一个城市变迁的缩影。”说起解放路的变迁,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长沙市地名委员会专家库成员陈先枢仍是历历在目,“现在解放路的北边是繁华的都市,长沙的夜生活文化就在那里兴起;南边被划为了历史街区,可以感受到老长沙城的古色古香。从这条老解放路上,可以看到现代和传统的结合,很好地体现了长沙城的特点。”

南宁:最怀念的,是解放路的年俗

南宁市解放路是南宁市著名的老街,南端与民生路相接,北端穿过镇北桥与华强路相交“沙街”“德邻路”“七三路”是它的三个曾用名。

“解放路就代表了老南宁的文化。”陈叔今年70岁了,从出生到现在,他一直住在解放路50号,对于解放路,他最深的念想,就是年俗,“过大年看大戏,是祖辈们留下的传统,大年初一的早上,新会书院就开始热闹起来了,那一唱三叹的唱段和悠扬婉转的皮黄声,就是老南宁浓浓的年味。”

2012年8月,南宁市政府提出“三街两巷”的改造工作,把兴宁路、民生路和解放路三条街道,以及金狮巷和银狮巷两条古巷道打造成浓缩“老南宁”历史风情的活体城市博物馆和新城市人文会客厅。

对此,陈叔感慨道,这么多年来,关于解放路的变化他都看在眼里。“如今看起来,这里老旧矮小的大门,古朴陈旧的墙砖,昏暗逼仄的小道,略显拥挤的房间,是有点显得与大环境格格不入了。而且住起来也不是很方便,是时候换新面貌了。”

重庆:“走得再远,也忘不了解放东路上的童年”

位于重庆主城渝中区的解放路分为东西两条,沿长江东西布局,是渝中区最主要的干线道路之一。

一条条狭长的小巷,一扇扇木门,许多老屋的窗栏上还残留着各种吉祥图案和雕花。尽管上面金粉早已被岁月抹去,但依然透露出来凝重与古朴。这就是现今的解放东路与西路,它以这样的方式迎接着诸多寻幽访旧的人们到来。

“走得再远,始终忘不了解放东路上的童年。”董凤曾在这里居住了30多年,虽然现在经常奔波于世界各地,但每次回国她总会带着先生与孩子回去解放西路看看。“站在小巷里,阳光穿过道路上茂盛的黄桷树,从叶间的缝隙中泻下,仿佛又倒映出了童年的景象,似乎还能听到临街卖凉面的、卖土豆藕片串串的小贩的叫卖声……”

“这里有着许多老建筑和历史遗址,积淀了重庆的独特文化,保护这两条老街巷,就是保护重庆的城市记忆。” 谈起解放路,渝中区文管所研究部主任唐嵩如是说。

拉萨:路越来越宽,日子也过得越来越好

在拉萨,“解放路”有个不一样的名字——“金珠路”。据当地人介绍,西藏解放后,“金珠玛咪”就成了解放军的专有称呼, “金珠”便引申为“解放”,并一直沿用至今。

金珠路原为林廓南路,1959年,为纪念西藏和平解放,更名为金珠路。更名后的的金珠路比原来长了很多,一直延伸到西郊推龙德庆县,共分为金珠东路、金珠中路、金珠西路,成为了拉萨城的主要干道之一。

对于当地许多老一辈来说,这条老街见证了西藏的解放与发展,也见证了他们的青春。“我们小时候还没有‘金珠路’这个名字,当时那条路特别窄,而且路上都是灰。后来西藏解放了,林廓北路成了金珠路,变得比以前宽敞干净多了。我们还分到了牛、羊、田地,日子也过得越来越好。”见证了金珠路变迁的扎西顿珠老人激动地说道。

银川:曾经最熟悉的地方,成了繁华大街上的烟云记忆

“一条街上两幢楼,一个警察看两头……”在银川稍微上点岁数的人,几乎都知道这个顺口溜。这其中的“一条街”指的就是解放街。

新中国成立前夕,解放街以鼓楼为界点,至东、西城门间分别名为东门大街、西门大街。1949年9月,解放军第十九兵团在银川城东举行解放军入城式,自此,这条穿城而过,东西走向的大街,拥有了新的名字——解放街。

“小时候我家就住在解放街的西门旁边,每天吃完晚饭后,小伙伴们就相约到西门玩,当时,西门算得上是银川的城门楼里最壮观的,我们常常爬到城门楼上遥看解放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贾先生回忆说,“那时的解放街还没有什么高楼,到了20世纪70年代,四周楼房拔地而起,越建越多,西门的城门楼被拆了,只留下了凤凰碑。”谈及此事,贾先生不免有些伤感,那个曾经最熟悉的地方,如今已成为繁华大街上的烟云记忆。

每一条解放路,都记录一个城市的发展轨迹,承载着人们的情感共鸣。三言两语间,讲述的,是一段历史;回忆的,是隐藏在旧时光里的岁月温情。你的家乡,也有条解放路吗?

(曾帆、葛俊俊、张丽玮、韩震震、张俊、周雯、何萌、彭远贺、姚於、廉梦歌、贾茹,实习生王佳雯、黄鹭晨、韦科友)

(责编:马建辉、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