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直击:行人不文明过马路

张弘靓

2019年04月21日09:23  来源:西宁晚报
 

  交通文明需要每位市民的共同努力,而记者发现,近期,在我市多个路口一些市民心怀侥幸,致使过马路乱象依然在上演。

  连日来,晚报记者再次探访市民文明出行情况,兵分多路蹲守市区街头,直击各种过马路乱象——一些行人置自身生命安全于不顾,为了贪图一时方便,铤而走险跨越隔离栏或绿化带横穿马路,还有的不顾信号灯强闯斑马线,险象环生……(记者 张弘靓)

  行人冒着生命危险走“捷径”

  【目击时间】4月12日

  【目击地点】西宁火车站站前广场

  【目击现象】记者在西宁火车站站前广场看到,建国路与滨河南路丁字路口周边经常人车混行,行人宁愿翻越护栏横穿马路,也不走地下通道,严重影响西宁文明形象。

  记者看到,建国路与滨河南路丁字路口,有不少市民、游客踩踏绿化带、翻越护栏穿行。私家车、出租车也刻意地将到火车站的乘客放在方便横穿马路的路口。火车站站前广场、建国路与滨河南路沿线的护栏有一米多高,翻越时较为费力,如带着孩子、老人或提着行李,就需要有人帮助。在10分钟的时间内就有30人横穿马路。

  记者了解到,为了旅客出行方便,站前广场设置了两个地下通道方便旅客过马路,但从火车站出来的有些旅客却选择直接翻越滨河南路边的护栏,宁可冒着生命危险走捷径也不愿走地下通道,滨河南路上的车速较快,常常是险象环生。

  (记者 张弘靓 摄影报道)

  医院门前时时上演跨栏大赛

  【目击时间】4月16日

  【目击地点】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西门

  【目击现象】当日10时许,记者来到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西门对面的昆仑十字公交车站,发现该站点除了距离150米左右昆仑路和同仁路的十字路口外,就近没有通往对面的人行道,很多在该站下车的人纷纷选择跨栏穿越马路。人群中不仅有年轻人,还有不少头发花白的老人。中午,文明劝导员上岗后,横穿马路的行人会被劝导员劝回,情况明显改善,但也有个别行人不听劝导继续翻越花箱。

  记者经过观察发现,由于车站就在医院对面,大部分人不想绕行,都会选择跨栏,而该路段车速较快,非常危险。在文明劝导员非工作时间里,10分钟内翻越花箱的行人有20人。

  “家里有病人住院,我每天都要坐公交车去青海大学附属医院,每次在昆仑十字站下车时,由于就近没有通往对面的人行道,我经常看到有些人下了公交车后,直接走桥下翻越两道花箱抄近路。”市民陈先生对记者说道。

  (记者 张弘靓 摄影报道)

  信号灯前行人浩浩荡荡抢行

  【目击时间】4月15日

  【目击地点】文汇路与西川南路十字路口

  【目击现象】4月15日,在文汇路与西川南路十字路口,人行道信号灯显示为红灯,一些车辆还在“冲刺”抢在红灯前最后通过,可是一些行人却已经等不及绿灯亮起开始“抢行”。

  男男女女9个人浩浩荡荡一路从右侧车道穿行到左侧车道,等到左拐弯车辆通行完后,绿灯亮起,9个人继续通行。下午5点学生放学时间,大人、小孩,年轻人、老人19人又一次抢行走到了道路右侧的斑马线上,2秒后身后的红灯才显示为绿灯。

  在同盛路路口,人行道信号灯红灯亮起,一位双手拎着塑料袋的老大爷却完全无视信号灯的指示,依然慢慢悠悠地走在道路中央,虽然车辆鸣笛示意,可是老大爷依然不为所动,按照自己的节奏一路走到了马路的对面。也是在看到红灯亮起后,两位年轻男子快速“冲刺”抢在车辆开到人行道时穿行到了右侧车道,比他们速度慢的两名中年妇女却丝毫不顾来往车辆,按照自己的速度,不紧不慢在马路中间行走。

  (实习记者 严进芳 摄影报道)

  这里的中央隔离带多处被“撕口”

  【目击时间】4月15日

  【目击地点】西川南路

  【目击现象】4月15日,记者在我市西川南路一带看到,这里道路两边以及中央隔离带遭损坏现象严重,间隔20米就有道路两边及中央隔离带被连续“撕开”口子,行人踩着绿化带从马路两头来回穿行,而距离这个撕开的口不到20多米的距离就是十字路口。

  这些被“撕开”的隔离带几乎每隔20米就能见到,从西川南路公交车站到刘家寨公交车站,只要有公交车站或者居民集中居住区就会有隔离带遭到破坏。在金座小区门口被破坏的隔离带处记者看到,一位打扮时髦的年轻女性首先穿过道路北侧被破坏的隔离带走向马路中央,再穿过中央隔离带看准路上车辆较少的时机,穿越左侧车道踏着道路南侧绿化带一路通行到了马路对面的公交车站。就在该女子穿越的途中另一位白衣女性也一路穿越过来,二人相向,快速且熟练地完成了这一次的马路穿行。在继续前行20米后的晶珠广场公交车站,记者又见到了一处被人为“撕开”用来穿行的隔离带。一辆公交车离站后,很多下车的人没有选择向前20米在十字路口的人行道过马路,而是不顾危险,在停车等候红绿灯的车辆中间穿行,再通过中央隔离带穿越到马路对面,虽然看似节省了时间,但是这样的行为却十分危险。走过十字路口记者继续向西走,在羚羊路口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大爷拿着小马扎,瞅准时机,蹒跚着脚步一路跑到了中央隔离带,等到对面车辆较少的时机再一次小跑着到了对面。之后,一位穿红色衣服的中年女性和一位穿白色外套的年轻男子也从容地从隔离带穿行而过。

  (实习记者 严进芳 摄影报道)

  以身涉险这样的“方便”不能图

  【目击时间】4月15日

  【目击地点】柴达木路西川中学门口

  【目击现象】4月15日,记者在柴达木路西宁市西川中学门口看到,为了保障学生上下学通行安全,我市在紧邻学校门口的位置设立了一座过街天桥,可是仍有个别学生和路人,不愿意多走几步路而是抄近道在车行道飞快的车辆中间穿行。

  当日17时许正是放学时间,一名身穿校服的男生率先走出学校,他没有选择上天桥过马路,而是躲着车流径直走向道路中央,一名身穿黑色皮衣的女子也穿行到了路中,二人在道路中央车辆掉头的区域紧靠隔离带等候,可是来回车辆较多,二人一直徘徊在道路中央的隔离带处不敢向前,终于在危险、尴尬中等候了2分钟后,在看到右侧车辆减少后二人才快步从车行道穿过。此时大批学生放学,但是在老师们的组织维护下,学生们有序地走上过街天桥安全通过并有序乘车,没有学生再肆意横穿马路过街。

  还是在柴达木路通海桥下,在道路中央记者再次见到了3名在隔离带处穿行过马路的学生,三名穿着校服的学生乘着没有车辆的空当,穿行到了道路中央的隔离带处,再从隔离带处一路往前行,车行道上,三人并排行走完全不顾车道上车辆从身旁飞驰而过,直到走到一处隔离带断口的车辆掉头处,三人才等待时机穿行过了马路。

  (实习记者 严进芳 摄影报道)

  行人不走地下通道却横穿马路

  【目击时间】4月17日

  【目击地点】昆仑桥

  【目击现象】长江路昆仑桥地下人行通道通行已有近一年的时间,但记者发现,不少行人不顾危险在昆仑桥下穿行,却不去走近在咫尺的地下通道(山水国际出口和南关街出口段)。

  记者问起一横穿马路市民为何不走地下通道,他表示,走地下通道没有在路面过马路方便。

  当日上午,记者看到有不少行人在山水国际小区路边等候过马路,昆仑桥下由西向东方向为红灯时,行人便会逮住时机迅速通过,穿过桥下,等待由西向东方向车流量小时,再迅速通过。记者发现,由于在山水国际小区门前有西宁至民和班车停靠,经常有出租车或黑车拉客,加之此处多通往居住区,因此来往于此处的行人量大,尤其是在早晚高峰时间,横穿马路的行人都是成群通过。虽然由西向东方向车辆在等待红灯,但此时由北向东的左转车辆和右转车辆通过时不得不为这些行人让路,车流人流又出现抢道混行的情况。而马路的另一端,因没有护栏开口,绿化带边缘已被踩踏成裸露的土地。记者从地下通道山水国际出口走向南关街出口,路段上只遇到一人通过。 (记者 张弘靓 摄影报道)

(责编:王红玉、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