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澜沧源:一幅浴雪的英雄群像(下篇)

2019年03月23日15:32  来源:人民网-青海频道
 

题记:《辞海》里对“英雄”一词有这样的解释:勇武过人的人;有英雄品质的人;无私忘我,不辞艰险,为人民利益而英勇奋斗、令人敬佩的人。那么我可以大胆地说,此次在极重灾区杂多县扎青乡见到的每一个人都是英雄!

他们都说自己所做的努力微不足道不值一提,但恰恰是他们每一个个体的倾力而为,才塑造出一幅战天斗地人必胜天的英雄群像。假如每一个个体是一个小小的火球,那么汇集起来就是一个足以抗击冰雪的火火的太阳!

(五)雪灾一线迷彩绿

扎青乡地广人稀居住分散,这就意味着全乡有数百条机械到不了的通户牧道。“不落一户,不少一人”,这是命令,也是责任。而仅靠三支突击队和四个工作站的力量,还远远无法完成这个目标。

好在,乡上还有一支民兵队伍。这个由40名19-30岁青壮年组成的先锋队在此次雪灾中也发挥出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乡人武部部长、民兵排长索南多加说,现有的这支队伍整组成立于2018年3月,没想到这一次雪灾当中就派上用场了。

为保证队伍质量,索南多加在组建初期就设立了几道门槛:年龄不超过35岁,无犯科记录,勤劳善良为人正直,要有坚定的政治立场,有自我牺牲精神等。

随着近几年全州“民兵+”等工作的大力开展,“民兵”的角色荣誉感也大幅上升。因此,乡里想当民兵的年轻人很多,而扎青乡的民兵名额只有40个。索南多加只好优中选优,把有限的名额给了最合格的青年。

3月13日这天早晨,16名民兵在乡政府集合,奉命前往卡荣莫果山协助挖掘机挖通山路。

队伍中,有三兄弟长得很像格外引人瞩目。据索部长说,他们是此次雪灾中因喂养野生动物成为网络红人的白玛的儿子。

“哦!有其父必有其子!”我这样感叹道。

白玛鼓励三个儿子全部加入民兵组织,好在有需要的时候能够发挥出他们的一点光和热。

“可是你们都来当民兵,家里的事情怎么办?”

“家里还有爸爸妈妈和妹妹他们,乡上更需要我们。”大哥索南代来笃定地说道。

“三兄弟里面大哥沉默寡言只干活不说话,二哥有点小幽默也干活也说笑,老三很调皮,但做起事来毫不马虎。”索部长这样评价三兄弟。

老三白玛文青与我们同乘一辆车。未满20岁的脸上写满了稚嫩。我问他为什么当民兵,他说这样走在人群中就会感觉自己比较酷。我说这份“酷”可是要拿“辛苦”来换的。他说帮助他人快乐自己,一点都不觉得辛苦。

索部长接着说这孩子对“民兵”的热爱无人能阻止,他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他们三兄弟当中有一个必须让出名额,他是当仁不让的,就算自己的亲哥哥也不行。

我不禁心生纳闷,“民兵”这个称谓在乡上年轻人心里真的就那样神圣么?而在接下来看到的场景里,我为自己产生过这样的想法感到羞愧。

卡荣莫果山上一条很窄的山路被雪水漫灌得泥泞不堪,仅够勉强容得下一辆小型车辆通过。没走几步,就见一辆不走运的皮卡车滑下路基掉入雪坑。

白玛文青第一个跳入雪坑开始挖车,其他队员也很默契地配合使力。索部长说着大概是他们帮忙解困的第320台车辆。

采访全程,我也察觉到了这个现象,不论是工作站、服务点的工作人员,还是党员突击队、民兵排,就是帮我们开车的洛周,但凡看到有车辆抛锚,一定会立即上前帮忙,无需求助,也不必言谢,四周白花花的冰雪将人心烘托得那样热气腾腾。

由于积雪太重,连同车主将近二十个人奋力铲雪、推搡、拖拽,十八般武艺用尽,车辆还是固执地躺在雪地里一动不动。山顶海拔接近5000米,我坐在车内大口喘气,赶紧喝下必不可少的红景天口服液。

“一二三,一二三”耳边传来大家伙使劲的声音,我在心里默默念叨着请原谅我不能前来助你们一臂之力。

大约一小时后,车辆终于脱困,队员们欢呼着上了车。

山顶上的雪墙高得吓人,这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厚的积雪,层层叠叠足有五米高!而前方仍然被民兵排和挖掘机师傅生生挖出了一条道,不禁让人想起一个词句,叫做“为者常成,行者常至”。试想,在山体被十几层的积雪完全覆盖,根本看不到路在何方的山顶探路、挖路,是需要多大的信心和勇气才能完成!

而我眼里的这些个挖路英雄,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多么英勇悲壮。相反的,他们在挖掘机可以作业的地方都会坐下来讲讲笑话玩玩游戏,以一种超脱、乐观、积极的态度面对雪魔。他们说只有这样就算身体再累也不会感到心累,也才能打得下来这场持久战。

前方看到那台小型的挖掘机了,在小心地、不停地探路、挖路。

索部长向司机师傅招了招手,示意过来午休吃饭。所谓午饭,就是20盒桶装方便面和两暖瓶开水。

队员们在湿漉漉的山坡上席地而坐,挖掘机师傅也坐到大伙儿中间。不经意间,我发现师傅并没有吃方便面,手里只拿了两块旺旺雪饼。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起身向挖掘机走去。索部长说:看来师傅是吃烦了方便面,改明儿我得从县上给他带点手抓羊肉来。

三下五除二,民兵兄弟们对付完了午饭。集合、立正、稍息、报数,索部长下达指令:今天的任务是向前方探路,机械能到达的地方跨过去,到达不了的地方人工挖。

“是!”一声响亮的应答声响彻山谷。

27岁的一班班长扎西达哇高举“杂多县民兵抗灾救灾尖刀班”的旗帜首先跳入雪地,一步一个雪坑艰难前行,其他队员紧随其后。

那一刻,我再一次地泪流满面。

队伍缓缓地向山那边移动,等我擦干眼泪再回头时,只看到一串脚印几个黑点……

这一去,就耗费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挖掘机发出“哐当、哐当”挖路的声音,我独自坐在车里望眼欲穿。

夕阳西下时,队伍回来了!那一刻的欣喜,似见到了久违的亲人一般。我由衷地对大家说了一句:你们辛苦了!索部长竟然说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不过今天我们的进展非常好,能人工挖的地方都挖好了,装载机能到的地方也做了标记,这条路还有三天就能打通了!

“确实辛苦了!”我又说了一遍。

索部长发出一声爽朗的笑声。说这是他们近40天以来的日常,大家都习惯了,没什么的。您想想革命老前辈,他们流的可是血,而我们流的仅仅是汗!

听着这样的话,我的心久久不能平复。

接近晚上九点,我们回到了乡政府所在地。还是集合、稍息、报数。索部长下达指令:明早九点在乡政府集合,继续打通卡荣莫果山。

在告别这支可爱的队伍之前,我为白玛文青三兄弟拍下了一张合影,在我的眼里,他们是最帅气、最勇敢、最无私、最值得尊敬的人!

(六)扎青乡的干部们

此行全程,扎青乡的干部们普遍留给我一个深刻印象,那就是“高调做事,低调做人。”

在这场极重雪灾面前,他们每一个人十分清楚自己肩上的责任,像一颗颗螺丝钉般一头扎在自己的岗位上,尽职尽责任劳任怨无怨无悔。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和家人见过面,也有一个多月没有换洗过一次衣服洗过一次澡了。他们今年的年夜饭很可能只是一包方便面或几块小饼干,而豁达洒脱的他们说得最多的是县委书记才旦周那句话:“我们失去的不过是一个假期而已,如若干部不能冲锋陷阵,群众失去的可将是财产甚至生命。”

这句话,不知点燃了多少人的信念和斗志。

舒海迁,扎青乡党委书记,一个典型的“康巴汉民”。在身患糖尿病、高血压、静脉曲张等各种疾病的情况下,休假回家没几天的他告别妻儿,毅然踏上抗雪救灾的征程。分配物资、调度汽油、协调机械、查看灾情、慰问群众、安排部署、上传下达,他和乡长分头行动,一两个星期相互见不到对方的身影,沟通工作全凭一部卫星电话。

他说扎青乡的干部们都是好样的,雪灾面前呈现出来的强烈的责任心和执行力无数次令他动容。

他说上级下达的任何命令扎青乡的干部一定能够不折不扣地落实下去,唯独没有办法执行的是州委书记吴德军叮嘱的两句话:“干部们要有星期天,生病不要硬抗着。”

布尼玛,扎青乡乡长,一个坚毅中略带腼腆的康巴汉子,大年初一至今一直奋战在一线,脸色黝黑蜡黄,颧骨凹陷。他说仅仅一个月的时间体重竟然减了20多斤,这一个多月以来一天能吃上一顿热乎饭就算不错了。

他说今年这场雪灾几十年未遇,如果没有国家做强大后盾,没有省、州、县党委政府的亲切关怀和倾力支持,扎青乡的抗雪救灾工作不可能像现在这样顺利有效。

他说县上“保人、保通、保畜”的决策部署果断正确,干部们思路清晰做事有方;乡上也把最顶用的人放到最关键的岗位上,最大限度地将群众损失降到了最低点。

他还说这两年我州的基层党组织建设没有白抓,这一次雪灾当中“党员”的先进性被彻底地激发了出来,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也被彻底地释放了出来,这一切都是值得我们思考和总结的宝贵的抗灾经验。

才仁朋措,扎青乡党委副书记,雪灾发生时,他正陪着母亲游览九华山,他说那是母亲积攒了许多年的愿望。接到返岗命令后,他二话不说立即返程。到达县上的第二天便前往昂闹工作站,那天是腊月二十九,离过春节仅仅一天。

自那天起,他在工作站一呆就是33天!他负责打通从乡上到昂闹村的40公里通村主干道,挖掘机不够用了想尽办法调剂周转,汽油供不上了绞尽脑汁协调解决,路面再次被掩埋了就继续挖,40公里的路竟然耗去了他们20多天的时间。

这33天的时间里,他跟随挖掘机挖到了哪里就借宿在哪里,牧户给什么他吃什么,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执念,就是早一点再早一点把路打通!

当我们开车走在这条茫茫雪道上时,我分明看到了那位被风吹乱了头发的副书记,也分明感受到了他当时那份因为“保通”引发的焦灼和重复作业的无奈。而眼前这条“隧道”一般的通村公路好端端地运行着,这是用他和同伴的心血铺成的!

加哇,扎青乡副乡长。见到他的时候脸色呈绛紫色,同事说他昨晚一宿没睡好,听见他呼吸比较困难。舒海迁书记说你赶紧下去看病吧!他说此时不宜掉以轻心还是再坚持一下吧。后来得知,他已经有三年没有回家过年了,每年春节都在乡上留守。

今年雪灾发生后,他第一个找机械打通前往畜群小组的主干道。他说那时正值过年,机械和师傅非常难找。但即便如此,他在上级还没有定性雪灾之前就已经介入抗灾保畜,这一点,实在是难得!

达哇扎西,扎青乡副乡长,派出所所长。在格赛工作站见到他时,脸上写满了沧桑和疲惫。他说现在已经好多了,起码路通了,心也就放下来了。

其实他的故事我在前来的路上就听说过,他就是那个女儿出生第三天便返岗的父亲。我问他孩子还好吗?他说还好还好,就是亏欠了妻子。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他的眼角有泪光闪烁。

大家和小家之间,责任和情感之间,他都选择了前者。

洛周,非正式干部,生态公益性岗位。雪灾中兼任司机,负责往各个站点运送物资。

洛周说这天是他第137次出车。说起这一个多月的经历,他用“有惊无险、化险为夷、累并值得”几个字来概括。

行车途中,洛周和我聊起来这一个多月来的经历:一次往尕那森多送物资,快到山顶的时候,车辆突然熄火,紧接着就开始向后滑行,他使劲拉紧手刹踩死刹车也无济于事。车辆不断滑向后方,情况万分危急。那一刻,他想过跳车。可一想到车里拉着15桶汽油、十几袋大煤和5顶帐篷,他迅速做出选择:跳车了这一车的物资就全完了,不跳车兴许还能保住。他奋力打转方向盘,尽可能不让车辆滑出路基。吉人天相,就在此时,车子的后轱辘突然顶到了一块石头上,竟然稳稳地停住了。

听洛周平静地讲完这段经历,我半天回不过神来。却听见他淡淡地说道:那可是一车的救灾物资啊!我不能因为自己身处险境就忘记山那边的几百牧户啊!

听到这里,我惊讶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几分钟后,我问他:洛周你有工资吗?“有啊!每个月1500呢!就算没有,家乡有难人人有责,只要是个有良知的人,都会这样做的!”

我点点头,陷入深思。

采访中,人人都在讲,今年的这场雪灾几十年不遇,雪量之大,波及范围之广、持续时间之长前所未见。换做以前,那就不是死牛羊的事情,而是“死人”的事情。而今年,在如此严峻的雪灾面前,全州牲畜的死亡数还不到1995年雪灾中一个乡的牲畜死亡数。

舒海迁书记说:这与国力强盛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分不开;与省、州、县、乡四级联动和紧密配合分不开;与各级党政领导沉着应对不慌乱不折腾不消耗分不开;也与全国同胞和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支持分不开。

而我还有一个补充:更加与英雄的玉树儿女分不开!

英雄,不一定是舍生忘死赴汤蹈火牺牲自我的人,也不一定是轰轰烈烈世人皆知创造卓越功勋的人。在我看来,英雄,其实就是力所能及地在需要的时候做必要的事,就是上下一条心、干群拧成绳的那一份“团结”的精神力量。这份精神的力量气势磅礴无往不摧,这份精神的力量也定能拨云见日改天换地。

而这幅英雄的群像,就被雕刻在了海拔5000米的澜沧江的源头!

致敬!所有抗击雪灾的勇士们!(来源:玉树州委宣传部 陈瑞)

(责编:王红玉、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