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澜沧源:一幅浴雪的英雄群像(中篇)

2019年03月23日15:23  来源:人民网-青海频道
 

题记:《辞海》里对“英雄”一词有这样的解释:勇武过人的人;有英雄品质的人;无私忘我,不辞艰险,为人民利益而英勇奋斗、令人敬佩的人。那么我可以大胆地说,此次在极重灾区杂多县扎青乡见到的每一个人都是英雄!

他们都说自己所做的努力微不足道不值一提,但恰恰是他们每一个个体的倾力而为,才塑造出一幅战天斗地人必胜天的英雄群像。假如每一个个体是一个小小的火球,那么汇集起来就是一个足以抗击冰雪的火火的太阳! 

(三)雪灾中的读书声

我们继续赶路,计划天黑前到达达青村。舒书记说我们需要翻11个山头过11条山沟才能到达。

途经牧户然秀尕南的家,有几只牛羊背上裹了一层厚厚的毯子,一匹刚生产的母马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任由小马驹不停地讨奶吃也不予理睬。一只长得肥肥壮壮的野狗正在啃食雪地里一具牛的尸体。然秀尕南衣着单薄,头上、身上都挂满了草屑,他们一家正在搬运才拉来的一大车饲草料。然秀尕南说今年他家死了40多头牛,都是因为盲目反复转场造成的,这一次他是吸取了这个教训了。他说但是没有关系,家里还有十几头母畜,待雪灾过去了再慢慢发展,真的没有关系。我从然秀尕南的话里听出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意思,心生感动与敬意。

继续向前走。公路两边的积雪仍有三四米高,因为开始融化,有的地方挂上了冰柱,更多的地方像极了嶙峋的骷髅,夕照之下瞧上去有点瘆得慌。

茫茫雪原,让一条被洛周戏称为“白油路”的雪道分成了两半,左边是雪,右边还是雪。路程之遥远艰险,雪量之惊人厚重,可以想像打通这样一条道,县乡两级干部付出了多大的艰辛与努力!

此时,天边燃起一团火烧云,惊艳了黄昏时分寂寥的天空。

“太好了!明天又会是个晴天。”舒书记说道。

眼前赫然出现一所小学,牌匾上书“杂多县扎青乡昂闹村小学校”。舒书记说从县城到昂闹村的方圆140公里只有这一所小学,所以它存在的意义非同小可。

校园的四面墙角堆满了积雪,三三俩俩的孩子在雪地里嬉戏玩耍丝毫不觉寒冷。见有生人来,很有礼貌地弯腰鞠躬说一句:老师好!舒书记说这是昂闹学校多少年遗留下来的优良传统。

年轻的副校长扎西尼玛迎了过来,腼腆地说全校177名学生全部到校,还好没有受到雪灾影响。

进入教学楼,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扑面而来。扎西尼玛副校长解释说学校每天都要实施消毒程序,防止患了感冒的孩子们之间交叉传染。再看教室、学生寝室,空气清新,干净整洁。

耳边传来孩子们郎朗的读书声,在这冰雪成灾的境地里,那样悦耳动听。

4700米的海拔,177名学生,五个班级,12名老师。其中在编教师5名,县聘5名,校聘一名,实习生一名。由于师生比例失衡,学校实行跨科式教学。

特岗教师陈元来来自海东互助,到今年已经在昂闹小学坚守了四年。舒书记说我还以为你调走了呢,陈老师低声说这边实在是缺老师走不开呀。“走不开”,其实这句话可以理解为“丢不下”,陈老师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对孩子们的怜爱,他是因为舍不得才没走开!

校聘教师成林旺斗毕业于西北民大藏文秘专业。我问他在这边教书有收入吗,他只是笑着不说话。一旁的副校长扎西尼玛开着玩笑说:“他没有工资,但可以挖虫草”。“喔,还可以这样解决”我笑着回应。

那名实习老师始终跟在孩子们身后,脸上挂满了笑容。他说虽然他只是实习,但他一定会和其他老师一样当好“临时的父母”,不会误人子弟。

就是这样一支教师队伍,撑起了昂闹小学177名孩子的教学任务!

副校长扎西尼玛说现在学校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电和通讯。老师们每隔20天才能回一次家,期间除了一部卫星电话没有任何可与外界联系的渠道。学校仅有一套10千瓦时的太阳能供电设备,只够供孩子们入睡前亮上十几分钟,有时连晚自习都不能保证供电。

舒书记说:“不是之前已经联系好了一家企业,要为我们无偿捐赠一台大功率发电设备吗,这合同都签了怎么又没有消息了呢!不行,这事儿我还得跟紧”。

副校长扎西尼玛不停地说着“谢谢书记谢谢书记,学校用电确实还有很大缺口”。

说起这次雪灾中的昂闹村小,不得不提到另外一支队伍—县公安局冰雪利刃突击队。

这是县上成立的另一支突击队,主要负责昂闹村抗灾保畜工作。但事实上他们什么都干,“哪里需要哪里上”。从雪坑里拖拽被困车辆、帮助边远牧民运送草料、协助工作站打通封堵路面等。

最感人至深的,还是帮助昂闹小学铲雪除冰这个镜头。

那天是3月1日,全州中小学生开学的日子,县公安局局长、副县长尕松尼玛料想到昂闹村小积雪严重,立即带领十几名民警赶赴村小。一时间,铁锹翻飞,皮卡车轰鸣,校园里热热闹闹上演了一出铲雪大战。由于积雪实在是深厚,竟然花去了民警们足足两天的时间。

“那天,我们和全校师生还有家长一起举行了升旗仪式,在冰雪的映衬下,迎风飘扬的国旗显得庄严无比。”参与除冰的民警扎西文德说道。

“之所以177名学生能够全部返校,除了牧民群众的重视外,还跟我们尕局长的努力分不开。他带领我们全力打通学校后山,因为有80%的学生要从那里翻山过来。有部分家长担心孩子路上不安全,学校会受冻,他就一遍遍做思想工作,说路上有我们民警守护,学校有老师照顾,学习的事情一天都耽误不得。”民警周龙说道。

从昂闹小学离开时,不经意间听到成林旺斗老师说道:“你们的车好(舒书记的车在雪灾中已经完全报废了,这是从洛周家里开出来的私家车),很快就能到达青了。我们回来的时候因为车况太差,走了整整两天,带来的蔬菜全部都冻坏了。”

莫名地,一股酸楚涌上心头……

(四)澜沧江源牧民人家

达青村在澜沧江文化源头扎西乞哇,海拔5200米。舒书记说前期这边的受灾程度相对轻一些,还有部分裸露的草场,加上这边草质好,从昂闹村、格赛村甚至莫云乡转场过来192户牧户,接近达青本村的牧户数的一半。

3月5日起,达青村也连续下了好几场雪,舒书记很担心转场牧户的燃料、草料、食物等情况,也是此行前往查看的主要内容。

途中,我们遇见了杂多县县长索河一行,索河县长也是过来查看灾情的。“这个雪量不小啊!完全看不到草场了!这样,县上捐来了两车60吨饲草,明天全部送到达青村。”索河县长安排道。

“好的好的县长!”舒书记现场领受了工作任务。

天色渐暗,我们必须抓紧赶路,才不至于在车内挨饿受冻。

沿途不时遇见抛锚或给野生动物喂草的车辆。

“今晚我们只能借宿在牧户家喔!”舒书记说道。“喔,好呀!”我答道。

车轱辘不时打滑,沾染的雪水已经凝结成冰。为防止方向盘被卡死,洛周下车一下一下把糊在挡泥板上的冰块敲击下来。

暮色四合时分,终于到达了村民彭扎的家。

远远地瞥见,一缕灯火从彭扎家的窗户透出来。顿时感觉找到了归属、希望和温暖。

听到汽车喇叭声,彭扎和妻子仁措热情地迎了出来。“嘎屉!”依然收到见面时的问候礼。

屋内果然暖烘烘的。更让人感到惊奇的是,在这样偏远、高海拔、周围几公里见不到一个人影的地方,仁措把家里收拾得干净整洁温馨舒适。儿女绕膝,夫妻和睦,一家人其乐融融。爱笑的仁措不时地“呵呵呵”地笑着,仿佛她是这世间最幸福知足的人儿。

酸奶、风干肉、奶茶,自制的饼子,还有罐头、泡椒鸡爪等各种吃食,仁措一样一样把家里最好的食物放到客人面前,毫不吝啬。

茶足饭饱之后,我开始犯困,舒书记叮嘱仁措帮我铺床。许是因为累了,那一晚,在海拔5200米的牧户家里,我睡了一个异乎寻常的好觉。朦胧间,我听到舒书记、彭扎、仁措和洛周几个人在算一笔账:达青村目前共有牲畜多少头,以一头牛一天吃五斤草来计算,饲草缺口还有多少,燃料缺口还有多少。叽叽喳喳算了很久,我迷迷糊糊说了一句:“你们这一屋的人真是吵死了!”耳边传来哈哈哈的笑声,像极了一家人之间的吵闹戏谑。

舒书记是四川成都人,打小在杂多县长大,因此说得一口标准流利的藏语,这给他的工作带来很大便利。

第二天早晨醒来,我才发现彭扎家的客厅里安顿了四个人。舒书记说这不算什么,上一次县委书记才旦周、县长索河一行17人都被仁措妥妥地安排在了她们家,自此仁措家有了一个“高原宾馆”的雅号。

的确,这里成为了临时的私人驿站,来往借宿的陌生人,乡上的干部、挖掘机司机都在仁措家里吃饭住宿过,最久的甚至住了一个多月。洛周问彭扎,每天有那么多人住您家,还要提供食物,你们不觉得麻烦吗?彭扎说,在家乡最难的时候,为有需要的人提供个食宿算不得什么,何况乡上干部和挖掘机司机都是来帮助我们的,怎么会觉得麻烦呢!

不仅如此,看到邻村牲畜不断死亡,彭扎打开了自家牧场的网围栏,无偿让9户牧民安心放牧。

洛周继续问,“您是党员吧?”语气里满是羡慕。“我是党员,但即便是一名普通社员,也会像我们这样做的。”彭扎答道。

这让我想起了格赛工作站附近的一户牧民—洛松切丁,工作站上安置不下滞留司机的时候,就去到他家里吃饭住宿,洛松切丁也会拿出家中最好的食物招待客人。“他家能吃的都快要被吃完了”工作人员笑着说。一旁的洛松切丁摸着孙女的头也是一脸的乐呵,说这些事情根本不足挂齿。

在接近一周的采访里,这一点非常打动我。

远离繁华的牧人们,保留了最淳朴最原始最本真的一面,在待人接物上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份赤城善良与金钱无关,与受教育水平无关,而是与与生俱来的悲天悯人、博爱万物的骨子里的传统有关。在这场大雪灾里,我看到了生而为人无私互助、不计得失、守望相助的一面,这不得不让人肃然起敬。

太阳铺洒在纯白色的草原上,晶莹耀眼。又是个一个好天气,这在雪灾不退的当下是多么难得!

见客人要动身,仁措的小女儿羞答答地躲在父亲身后,好奇又羞涩地偷瞄着我们。

我忍不住捏了捏小家伙的小脸蛋,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小家伙也以同样的手势回应我。

仁措依旧乐呵呵地笑着送我们。彭扎说县上的草一分下来,他立刻去拉运。

“哦呀哦呀,才仁”(好的好的,再见)

舒书记与彭扎家的熟稔程度,就像一位常来常往的远方亲戚。

我们继续往澜沧江的地理源头果宗木查前进。舒书记说那里有两家贫困妇幼户,得去看看最近的生活有没有保障。

这里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开阔地,新下的白雪将这里装点成传说中的“天堂”的模样,静谧,安然,宁静,祥和。莫不是量大成灾,“白雪”真是个能带给人美好感受的事物。更为绝妙的是,在这一片无垠的雪地里,竟然看到了一汪小湖,七八只黑颈鹤蹁跹起舞,两三只藏野狐偷窥觊觎,还有一群一群的藏原羚分头觅食。兔狲、白唇鹿等这些我前所未见的野生动物也依次出场,不得不让人发自肺腑地赞叹出:这里可真的是个动物王国啊!

雪景是美,但没有多少时间用来欣赏。舒书记的日程安排是按“小时”计的。

车辆行进了没多久,前方就已经完全找不到路了。“该死!又得找挖掘机来了,这是第三次重复了!”舒书记嘀咕着。

考虑到安全问题,只好折返。(来源:玉树州委宣传部 陈瑞)

(责编:王红玉、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