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限塑”变“禁塑”,该用啥代替

江东洲 刘昊

2019年03月01日09:10  来源:科技日报
 

  海南“限塑”变“禁塑”,该用啥代替

  专家:大部分生物降解与技术已成熟

  不可降解的塑料袋被称为“20世纪人类最糟糕的发明”,除了给人们日常生活提供便利外,不可降解的一次性塑料制品被不加节制地大规模使用,导致白色污染肆虐,变成了社会一大公害。

  近日,海南省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公布并解读《海南省全面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宣布海南自今年起分种类逐步推进全面禁塑。

  将“限塑”升级为“禁塑”,海南此番行动可谓铆足了劲。专家提醒,要“禁塑”,应总结以往实施“限塑”中存在的弊端,做好可替代产品的研发、生产和推广。

  实施十余年 “限塑”升级为“禁塑”

  谈“禁塑”,现行的“限塑令”是绕不过去的话题。自2008年起,我国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了“限塑令”。

  海南省生态环境厅土壤环境管理处副处长张静表示,“限塑令”对大型商超有明显效果。据统计,近年来大型商超塑料袋的使用量约降低三分之二,但对于农贸市场作用不大。“现阶段,大型商场需要花钱购买一次性塑料袋,免费塑料袋在农贸市场、商铺等场所依然随处可见。加之在此期间,互联网推动了线上消费,外卖、快递等新业态迅猛发展,塑料包装、塑料餐具等使用量急剧上升。”

  这十年间,全国部分省市和一些地方都颁布过不同的限塑法规。在对各地限塑实效进行梳理后,记者发现,大部分地区限塑过程中均侧重于大型商超塑料购物袋的管理,缺乏对电商领域和农贸市场的具体监督机制。

  日前出台的《方案》中,针对“行业标准”与“渠道管理”上的欠缺,均提出了具体的解决措施:完善标准体系,同时建立全生物降解材料制品可追溯体系,强化市场监督执法闭环管理。

  “现在关于全生物降解产品还没有全国标准,其他省份也没有相关标准,所以海南要创新,要做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全生物降解的地方标准。”海南省生态环境厅厅长邓小刚表示。

  加快替代产品的研发、生产和供应

  “限塑”变“禁塑”,还须替代产品强力补位。

  事实上,实施“禁塑令”,不是封杀所有塑料制品,而是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不可降解的塑料袋、塑料餐具等。这就要求加快替代产品的研发、生产和供应,满足市场需求。

  为此,《方案》提出,海南将建立全生物降解塑料产业示范基地,组织制定产业发展规划,引进先进企业与本地企业合作,形成岛内一次性全生物降解塑料制品生产能力。

  鉴于生物降解材料“绿色、环保、可再生”的特点,各国科学家都在努力研发新型的生物降解材料。

  据了解,目前国内的生物降解材料最新研究成果主要有:仿木复合材料、智能海水可降解材料、蓝水生物技术、仿蜘蛛丝高强高韧全降解生物质/高分子复合材料。国外的研究成果主要有:生物基呋喃分子制成的PET的替代品、“糖+二氧化碳”可生物降解塑料、新型牛奶蛋白薄膜等。

  “生物降解行业发展到今天,无论是在原材料方面,还是在终端产品方面,大部分的技术路线已经成熟,不过在规模化生产时仍存在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中国生物降解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秘书长路连峰介绍,目前生物降解产品的加工工艺、设备、模具需要进一步摸索改进,以符合生物降解材料特性。

  除此之外,对生物降解原料的生产和改性中使用的一些专用添加剂或助剂,还需进一步开发。

  加强社会宣传 恰当使用生物降解材料

  生物降解材料的使用虽然较之塑料更加环保,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属于工业化产品范畴,是否会带来新的环保问题?

  路连峰认为,不恰当的、过度使用和不合理的处理方式仍然会对环境造成一定的影响。

  他提出,生产、开发生物降解材料要注意降解的条件性。聚乳酸(PLA)、聚丁二酸丁二醇酯(PBS)及其共聚酯(PBAT)等材料在工业堆肥条件下可以在180天变为二氧化碳和水,但在土壤、海水等环境中降解速度比较慢。因此在使用、推广生物降解材料时,要加强社会宣传,普及生物降解材料相关知识,避免群众对“可降解”产生片面理解。

  “另外,根据堆肥条件,对生物降解材料废弃物单独回收和集体堆肥处理,这样才能保证生物降解材料实现最大程度的环保功效。”此次海南省发布的《方案》中就将完善生活垃圾回收利用体系作为独立的工作任务,突出了回收环节的重要性。

  生物降解材料大规模生产,其原料来源会占用当前的耕地资源。对此,路连峰建议,我国的玉米库存量较高,在生产淀粉为原料的生物降解材料时,尽可能利用玉米既可以减少占用的耕地,还可以帮助国家解决储备粮的周转。

  (记者 江东洲 刘昊)

(责编:马建辉、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