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上,有一群环保牧人

——过马营镇公益环境卫生整治协会掠影

咸文静

2019年01月24日09:08  来源:青海日报
 

十多年来,清理各类垃圾600多吨;

十多年来,保护各种动物4000余只,鸟类1500余只;

十多年来,植树28.6万株,治理黑土滩2000余公顷;

……

这组数据的创造者,叫过马营镇公益环境卫生整治协会,是一支由当地牧民自发组织建立起来的队伍。

从2006年成立至今,在当地政府和有相关部门的支持下,这个土生土长的小协会走出了一条为人称道的环保之路。

不忘初心

——环保从家门口做起

时间的坐标移动到1998年。

家住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南县过马营镇多拉村的端主加发现了一些不好的苗头。

“草原上的垃圾渐渐多了起来,特别是一些食品包装袋,污染环境不说,牛羊误食后死亡率很高。一到春天,死的羊不少,我们一看,胃里都是塑料袋。”这种端主加口中的“经济灾难”让一些牧民意识到了环境保护的重要性。同年,这个25岁的藏族青年和村上的拉登加、立新加、仁青加、杨托5人一同成立了多拉村环境保护小组。从这天起,几个人一有空闲就去捡拾草原上的垃圾。

捡着捡着,小队伍渐渐“捡”出些名气,不仅村里人叫好,周边村子的老人都支持他们的做法。

“再不保护环境就晚喽!”正如那些老人所感慨的这般,此时的过马营镇确实有些“病”了。

这个位于西久公路干线、交通便利的小城镇,是全县农畜产品的主要集散地和县城东部地区的商贸中心。但在人气与日俱增的同时,由于部分群众环保意识淡薄,小镇的环境问题也日益显现,甚至一度成为一些过路人口中“食品包装袋和塑料袋漫天飞舞”的垃圾场。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一个,两个,三个……周边9个村子的牧民们开始纷纷效仿端主加他们,成立了自己的环境保护小组,除了保护草原,他们还将水源地也纳入保护范围,定期清理水源地附件的垃圾。

接下来该怎么做?

为了回答这道必答题,2006年,刚过完春节,9个村的环保小组代表们便聚在了一起。

“怎么样才能更好地的开展活动?”

“环境保护还有什么好点子?”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讨论开来。

“过马营是我们的家乡,我们都是它的孩子。保护环境,就要从家门口做起!”在端主加的提议下,众人决定化零为整,动员另外两个村子的村民一起,成立过马营镇环境保护小组。

众人拾柴火焰高。

2006年4月15日,贵南县过马营镇公益环境卫生整治协会正式成立。除了原有的捡拾垃圾、保护水源等活动,还增加野生动物保护、防沙治沙等内容。

不断坚守

——平凡人做不凡事

与环保“结缘”时,切扎村的洛赛还是个19岁的小伙子。说起这些年的环保故事,这个有些腼腆的年轻人打开了话匣子。

“2006年,村上成立了环保小组,一有空,我们就凑到一起捡垃圾。村里有个小湖泊,当时还能看到十几只鸟呢,几年后,就剩三四只了。”几经查看,洛赛终于发现了缘由。原来,这些鸟产的蛋,经常被附近的牧民和野猫、野狗“捡走”。

为了改变这种局面,2009年春节一过,协会的45个人就开始了他们的“护鸟计划”。

“其实也谈不上什么计划,就是一天到晚守在那儿!”

就这样,每年从过完年一直到9月份,45位小组成员轮流值守在湖边,只为保护那些远道而来的“客人”。

“记得在2015年年底,我们几个人带着干粮去直亥村的树林清理捕猎的夹子。在雪地里走了两天两夜,鞋和裤脚都湿透了,脚冻得失去了知觉。最后,直到确认没有捕猎工具,我们才回家。”2014年加入协会的才桑太,到现在都记得这次活动。

“清理了捕猎工具就能保护动物,虽然很辛苦,但参加这样的活动我觉得很有成就感!”

2018年3月10日,一场降雪让通往贵南那段本就蜿蜒曲折的山路更加难行。车辆打滑,稍不留神,就会发生交通事故。

“走,扫雪去!”群里的一声呼唤很快就得到了协会成员们的响应,接下来的整整三天,这些可爱的志愿者们用自己的艰辛付出换回了每一辆过往车辆的安全。

今年42岁的扎西措是日安秀麻村的一名普普通通的牧民。2013年,认为“环保是件好事”的她和儿子华克本一起加入协会。从家庭到协会,作为一名环保志愿者,扎西措原本平淡的生活一下子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每个月我们都要举行4次活动,从早上八九点出门,一直忙活到下午五六点,虽然干的活又脏又累,可每个人心里,都美滋滋的!”

2016年,协会成立了工会,性格开朗,做事干练的扎西措被大家推选为工会主席。除了日常的活动,她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协会一些家庭困难的成员身上。

家住沙加村的德格吉家庭贫困。平日里,一家五口的生活全靠丈夫一人放牧、打工维持。在了解到她家的情况后,一些成员经常伸出援助之手。

“后来我们发现,在这支队伍里,这样的情况不在少数。为了发挥协会更大的作用,我们成立了一个卸货小组。开展活动之余,在县城周边卸货,水泥、砖块、草捆……样样都行。”扎西措说,这个30多人的队伍中,有妇女18人,年增收至少3万元。

不甘放弃

——想在环保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从一个人到上千人,对于这个协会而言,取得了不少的成绩,也得到不少的赞誉。但一路走来,个中辛酸,还是让端主加红了眼眶。

“有人支持,也有人骂我们。”短短一句话,背后都是无奈。

“反正协会的人会捡走!”有人依旧乱扔垃圾;

“保护环境是国家的事情,你们就是多管闲事!”有人依旧不屑一顾;

“自己出钱出力做这些事,怕是有啥好处吧?”有人依旧充满质疑;

……

这些声音,一度让端主加和协会的志愿者们备受打击。可真正让协会举步维艰的,还是经费。

“当时没有经费,所有的工具都得大家自己准备,垃圾都是用自己的三轮车运。”回忆起起步时的辛酸,端主加有些伤感。他算了笔账,从2006年协会成立至2018年,共计开支264万元。这些费用,都来自协会的几个负责人和小组组长自己的腰包。

端主加家里是地地道道的牧民。200多只羊和8头牛是这个三口之家的生活依靠。作为会长的他,每年至少要从5万元左右的收入中拿出一半用于协会的开销。

宽太加是赛什塘环保小组的组长。在最初的那几年,他平均每年都要为协会花费数千元。

“当年协会没有垃圾车,清理的垃圾需要自己雇垃圾车拉回镇上的垃圾场,80公里的路程,一个来回就得700多元,就这还是便宜的!”

从2008年起,端主加和他的伙伴们又多了一门“必修课”——防沙治沙。

由于缺少经费,没有钱买树苗,他们就地取材,从自家的树上砍下树枝,提前泡好;没有车运树苗,牧民们开着自己的车一趟趟地跑……

“现在到工地上当小工,一天还能有120元左右的收入呢,我们这些志愿者,全是义务劳动,没有一分钱的报酬!”协会秘书长本新加一家4口,全部加入了协会。十几年来,正是这种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运作模式,才让这个协会得以发展壮大。

付出就有肯定。

2016年,过马营镇政府为协会解决2万元的活动经费;2017年,镇政府让端主加成立了镇上的环卫公司,除了清理费用外,还为协会解决了垃圾车不够用的难题;2018年,县环境保护和林业局给协会发放了32000多株树苗……

提起协会今后的发展,虽然还有诸多困难,但端主加依然充满期待。

“这片土地是我们的家乡,我们的父母家人生活在这里,今后,我们的子子孙孙都要在这里生活。现在全国各地都在提倡环境保护,我们应该把干干净净的家园一代一代地传下去,让下一代人看到一个比现在更好的环境!”

(责编:王红玉、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