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畔有个普氏原羚的乐园

安安

2019年01月21日15:42  来源:西宁晚报
 

  从2008年的14只到2018年的108只,切群加“散养”的普氏原羚增长了将近8倍。10年光阴,因为供养这些高原精灵,他从一个当地富有的牧民变成了一个负债累累的“穷光蛋”。35岁到45岁,这个执着的藏族汉子在青海湖畔一万多亩草场上守护着普氏原羚,在他的精心照料下,无忧无虑地出生、长大、生产……他甚至把自己所有的积蓄180多万元,投给了不会给他任何经济回报的保护生态环境、保护野生动物“事业”,但他无怨无悔,保护普氏原羚的初心不改!

  情结普氏原羚

  在别人的眼里,切群加是个“傻气”的人。但他从不认为自己干的事有什么不对。

  切群加告诉记者,小时候,爷爷收养了一只受伤的小原羚,放在自家羊群里养大,随后家里的羊越来越多,爷爷说普氏原羚是有灵性的,这就是善行带来的好运。从此,他和普氏原羚结下了不解之缘:“小时候时常能看到成群的普氏原羚在草原奔跑,后来普氏原羚成了濒危物种。”牧民都有各自的草场,用来喂自己家的羊,为了不让普氏原羚与自己家的羊争抢食物,牧民们会用高高的围栏将草场围起来,这样原羚觅食的空间大受限制。看着这些可爱的精灵犹如孤儿一般,切群加心生怜悯,他和好友拉华才让商量着要保护这些普氏原羚!

  租下万亩草场给原羚一个家

  说干就干!2008年开始,切群加将自家的700多亩的草场,都让给了普氏原羚。随着普氏原羚数量的增多,他开始向周围的牧民租草场,最大限度地给普氏原羚一个安全的觅食空间。到2018年,已经租了一万亩草场供普氏原羚觅食。“ 108只普氏原羚,需要一万亩的草场么?”切群加告诉记者,普氏原羚是草原精灵,生性爱动,不像牛羊可以圈养,奔跑是他们的天性,活动范围狭小,不利于他们生长繁殖,而且普氏原羚特别挑食,喜欢吃嫩芽,青海湖周边的草场生长的野葱,普氏原羚爱吃,这也是普氏原羚喜欢聚集在这里的原因。

  一万多亩草场,是向50多户人家租的,每亩租金45元左右,每年,切群加都得一家一家地谈,去签合同,然后再一点一点凑钱。切群加自己原有700多只羊,一年一年,一群一群,也都卖光了,这些钱都花在了租地的费用上。除了草场,切群加自己还有150亩地,原本可以通过种植青稞和油菜,每年收入七八万元,但也都给了普氏原羚。高原寒冬时间长,尤其下雪的时候,普氏原羚的食物更加短缺,他思前想后,干脆在自家地里种上了燕麦,用来冬天饲养普氏原羚。这样一来,不但少了收入,春种秋收还要请人,增加了不少开支。

  像爱孩子一样爱普氏原羚

  切群加像宠爱自己的孩子一样宠溺着108只普氏原羚。每一只什么时候出生,什么时候发情,什么时候产羔,他都一清二楚。每年10月底到2月初是河水结冰的日子,为了让普氏原羚有水喝,切群加和几个志愿者,每天要带着工具,顶着严寒,步行十几公里,在草场附近的唯一水源——倒淌河不同河段凿洞,确保普氏原羚在冬季也能有水喝。高原的寒冬气温最低可达到零下30度,冬天长达半年,但他们每天坚持,从不懈怠。

  每年5月到8月,是普氏原羚生产的日子,也是让切群加特别操心的时候。这时的普氏原羚特别警惕胆小,需要更加贴心的保护和照顾。在羚羊生产的几日里,他带着馍馍和方便面在草场日夜巡护。平时的日子他们也要巡护,担心普氏原羚被狼吃了、被野狗攻击、生病受伤。赶上下雨的时候,河水变宽变深,徒步过不了河,他们就带上帐篷,睡在河边,河水消退些再去巡护。

  遇到受伤的、生病的普氏原羚,或是需要照顾的幼小普氏原羚,切群加还会带回家去照顾,等到痊愈后再把它们放归草场。10年间,他带到家里救助的普氏原羚就有36只。

  期待普氏原羚有更好的未来

  “随着普氏原羚群不断壮大,靠我们几个人的力量捉襟见肘,我现在最大的愿望是有一片真正属于普氏原羚的草场,可以自由觅食,自由驰骋。很多人不理解我,认为我倾尽所有不值得,可是我舍不得放弃它们。”

  除了草场,切群加还有家庭要照顾,他有3个孩子,老大工作了,老二、老三分别在北京和西宁上大学,家庭担子很重。不过尽管如此,他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他随时携带一个望远镜,用来观察越长越好的草原和越来越多的普氏原羚动态:“习总书记说,青海最大的价值是生态,要扎扎实实保护好生态环境,这几年,我明显感觉到大家保护生态,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更强了,我也意识到自己在做对的有意义的事,每次遇到困难,我就会用望远镜观察远处的普氏原羚,透过小小的镜头,我似乎找到了坚持的动力,也看到了希望。”

  切群加以一个人的力量守护万亩草场和108只普氏原羚,还能坚持多久?我们期待有更多的政策支持和志愿者共同加入到保护生态环境、保护高原精灵普氏原羚的行列中。 

(责编:王红玉、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