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悄悄溜走到主动安家

茂兰的小伙伴越来越多(保护区里的年轻人①)

程 焕

2019年01月02日09:1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韩艳(前)和柳华富在巡山。

  本报记者 程 焕摄

  茂兰保护区。

  贺俊怡摄

  保护区的年轻人举行“踩气球”游戏庆祝节日。

  茂兰保护区供图

  开栏的话

  山高路远,草密林深,在远离城市的地方,有这样一群人。上山,他们保护着珍稀的动植物;下海,他们在修复美丽的珊瑚礁。告别学校,告别家人,他们是保护区里的年轻人。

  理想化为坚守,热情凝聚奋斗,专业投身研究,在遍布全国的一个个自然保护区里,有这些年轻人闪光的青春。

  即日起,本版开辟专栏“保护区里的年轻人”,关注自然保护区里年轻人的工作与生活、奋斗与坚守。保护区里,青春正好。

  核心阅读

  打听到县里有一个在省外上学的大学生即将毕业,徐庭煜诚心邀请其到保护区参观体验。然而,刚待了两天,年轻人连招呼都没打,就悄悄溜走了。

  作为贵州茂兰保护区成立后的首任负责人,徐庭煜当年没少遇到过这样的事儿。

  地处偏远,交通不便,人烟稀少,生活艰苦……曾经,这些都是茂兰保护区招聘中的“拦路虎”。如今,随着国家生态文明建设持续推进,保护区条件不断改善,年轻人报考的积极性也被调动了起来,竞争最激烈的时候,1个岗位有62个人报考。

  沉寂多年的职工文艺汇演,在茂兰再度兴起。

  峰峦叠翠、林涛阵阵,出荔波县城,往南20多公里,便来到贵州茂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若非亲眼所见,很难想象,一丛丛坚硬的喀斯特石峰之上,竟然能长出一片葱郁的原始森林。

  茂兰保护区的主要保护对象,是我国乃至世界罕见的集中连片喀斯特原始森林生态系统。1988年,茂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立,30年来,一代代坚韧的茂兰人,精心守护着这片山林。如今,一批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渐渐接过了接力棒。

  “好不容易端上了公家饭碗,却钻进了更加偏远的深山老林”

  每次走在通往三岔河管理站的山路上,看着一座座熟悉的山头,茂兰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姚正明总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28年前的夏天,他就是从这条路走进了茂兰保护区,开启了与大山为伴的职业生涯。

  “好不容易端上了公家饭碗,却钻进了更加偏远的深山老林。”姚正明说,当时他的主要工作就是管护山林,一支手电筒、一把军用水壶,陪着他从早到晚在山里巡视,常常一趟山路跑下来,饿得前胸贴后背,连想吃口热乎饭都成了奢求。

  那时管理站没有固定办公场所,姚正明住的是一座废弃电站,衣食住行全靠自己,“一般就是周末进城买一大袋莲花白,搭配面条吃一星期”。

  相比生活上的艰苦,心灵上的孤独更难熬。当时山里没有通信设备,也没有娱乐活动,实在无聊,他就躺在草地上数星星、看月亮来排遣寂寞。

  “前前后后相了五六次亲,女方一看我是个守林子的,就再也没下文了。”直到6年后,姚正明被借调到县城附近的永康乡工作,在朋友热心撮合下,才在30岁那年完成了人生大事。

  而此时,与姚正明同批进保护区工作的其他6个年轻人已经各奔东西,只剩下他自己还在坚守。

  “只要是林学专业毕业的,不管是大学生还是中专生,我们都愿意接收。”81岁的徐庭煜是茂兰保护区成立后的首任负责人,他说,当年为了补技术人才缺口,没少向州里和省里的林业院校要人,但常常过不了多久,分配来的年轻人就离开了。

  徐庭煜清楚地记得,1996年,他打听到县里有个在省外上学的大学生即将毕业,便诚心邀请其到保护区参观体验。然而,仅仅两天,年轻人连招呼都没打就悄悄溜走了。“有的学生档案都过来了,工作了几个月还是要走,怎么留都不管用。”徐庭煜说,外面的年轻人不愿意来,只好从荔波县林业部门抽调人员补缺,以维持保护区的正常运转。

  2005年,茂兰保护区的招人机制开始调整,统一由当时的贵州省林业厅组织公开招录,管理局只需上报用人计划。“只有大学生才有资格报考,这把许多愿意留下来的人都挡在了门外。”姚正明说,公开招考增加了荔波当地考生的竞争压力,考进来的外地员工又难以适应艰苦的环境,导致出现“进来的留不住,想留的进不来”的尴尬局面。

  据统计,从2006年到2013年,茂兰保护区通过5次公开招聘考试,共接收了12名新人,但同步调出或辞职者达7人。

  “这几年保护区条件明显改善,年轻人报考的积极性也被调动起来了”

  换上工作服,27岁的毕节女孩韩艳,跟着两名护林员去巡山。韩艳主要从事动植物资源监测、公益林管护等工作,“我挺享受这份工作的,每天虽然辛苦,但过得非常充实”。

  两年前,园林专业毕业的韩艳,进入贵阳一家园林绿化企业工作。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看到当时的贵州省林业厅发布的直属事业单位招聘公告,于是报考了茂兰保护区管理局,“之前主要是做文案工作,感觉日子太枯燥,特别向往蓝天白云的生活”。

  前不久,原本在毕节老家工作的男友也追随韩艳来到荔波,并顺利考上当地的基层公务员,两个年轻人做好了扎根荔波的准备。

  2014年以来,有15名来自全省各地及周边省市的大学生入职茂兰保护区,大大缓解了这里人才流失、断档的局面。为什么短短几年时间,保护区开始变得有吸引力了?

  “随着国家生态文明建设持续推进,这几年保护区条件明显改善,年轻人报考的积极性也被调动起来了。”姚正明说,近年来保护区对管理岗放宽了专业限制,让不同专业背景的年轻人都有机会参与保护区工作,“竞争最激烈时,1个岗位有62个人报考”。

  “现在管理站条件好多了,我们宿舍水电网一应俱全,路也修好了,半小时就能进城。”钟毓婷是个文静的四川女孩,也是家里的独生女。2014年大学毕业后,她在贵阳一家财务公司工作了一年,然后辞职考进了保护区。钟毓婷说,远在四川的父母非常支持她,鼓励她做好工作。

  “周边的乡亲们经常邀请我们去他们家里吃饭,刚开始吃不惯米酒和酸肉,后来越来越觉得好吃。”钟毓婷说,多年朝夕相处,保护区工作人员与当地群众建立了深厚感情,老乡们的邀请更多是在表达他们质朴的真情。

  “留住年轻人,不能只谈情怀不谈待遇”

  由于缺乏年轻员工,前些年,保护区有很长时间连职工文艺晚会也办不起来。这几年,年轻人的到来,让沉寂多年的新春文艺晚会再度兴起。

  “这帮姑娘小伙儿多才多艺,吉他弹唱、小品、舞蹈都表演得有模有样,工作中也有不少新点子、新思路。”姚正明说,当务之急就是创造更舒适的生活条件,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不久前,管理局将4个管理站的宿舍楼全面升级,届时要为每人提供一间酒店标间式住房”。

  “其实我更看重发展前景,当时也是冲着保护区的广阔天地而来的。”28岁的柳华富来自贵州盘州,巡山前他总要在工作服外面套一件带帽卫衣,以防在观测植物时被荆棘刺伤。

  3年前,柳华富从贵州大学林学专业毕业,在一家规划设计公司工作两年后,辞职考进了茂兰保护区。“我的专长是林业遥感,保护区有2000多种植物,我认为遥感技术在森林资源调查等方面将大有可为。”柳华富说,目前保护区正在加紧信息化建设,他想把握好机会。

  “不过,我的月收入只有4000元,以后买房、结婚还是有困难。”对于未来,柳华富也表露了担忧。对此,姚正明无奈地说,如果经济收入不高的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保护区留人难的困境很难得到根本转变。

  “留住年轻人,不能只谈情怀不谈待遇。”姚正明说,保护区管理局正积极建立专业技术、技能岗位和职务与薪酬挂钩的长效机制,打通科技人才晋升通道,在现有条件下为年轻人争取更多机会。

  前不久,姚正明收到一位年轻人的辞职信,他爽快地批准了。“不能说离开就是背叛,参与过也是一种奉献。”姚正明说,越是条件艰苦,越要有开明的气度,这样才能让更多的年轻人心甘情愿地在茂兰扎根。

  版式设计:蔡华伟

(责编:马建辉、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