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能源:御风而动战黄沙

祁宗珠

2018年12月11日09:21  来源:西海都市报
 

记者 祁宗珠 文/图

眼下的共和盆地,什么最让人印象深刻?“风啊。”日月山下雪堵车一个半小时后,很多人不约而同地回答。

12月1日,“四十年看青海·媒体记者青海行”采访团过日月山时,真切感受到了风的力量。山口处,八台风力发电机上装载的二十多米超长叶片随风旋转。

继续往西50多公里,就进入了共和盆地。共和县城恰卜恰镇的很多商铺店门紧闭。这是为什么?一位店主说,风太大了,不关门店里太冷。

再往西,就到了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铁盖乡。这里的风更大,数以万计的太阳能光伏电池板下,一尺多高的牧草被大风刮得东摇西晃。

共和盆地里有一塔拉、二塔拉、三塔拉之分。三塔拉的海拔最高,沙化面积最大,属于共和盆地的第一台阶。一旦起风,短时间内会迅速卷起沙土,形成的大风随即席卷二塔拉、一塔拉,这就是共和县城的人感觉冬春季节风大的原因。

塔拉滩,蒙古语意为草滩,曾是海南州沙化最严重的半荒漠草地之一,也曾是西北地区沙尘肆虐的一大源头。登上一塔拉最高处的一块台地,曾经举办摩托拉力赛的赛道,完全被半月形的沙丘覆盖。继续往里走,才能隐约看见赛道的样子。

在风力作用下,曾经的塔拉滩沙地不断吞噬着周边的草场和公路,威胁着周边农牧民群众的生产生活。风大的时候,一晚上沙丘能移动10米左右,台地下的公路完全被黄沙淹没。

“风大、缺水、缺盖房子的木头、土地沙化严重……”这些是上世纪恰卜恰镇居民总结当地畜牧业、农业、林业多年来发展不见起色的原因,这也是困扰当地政府多年的一件心头大事。

有没有可能用某种办法,增加空气的湿度?增加林木的成活率、土地的蓄水能力?上世纪70年代,一项关乎青海省民生的重大项目——龙羊峡水电站项目在通过多次论证后于1976年开工建设,11年后,这项饱含青海人心血的水电工程投运。

几年后,龙羊峡这一黄河上游水电枢纽工程的环境效应开始显现,位于黄河北岸共和盆地的居民们明显感觉家里柜子上的沙尘少了。谈起共和县城居住环境的改善,居民马成花笑着说:“我们家窗台原来天天都要用抹布擦一遍,不擦就是一层沙子,修建电站之后,好几天擦一遍就行了。”

面对沙地的威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共和县对塔拉滩开始综合治理,但由于财力有限,人工造林相应的管护和防沙措施跟不上,处于一边造林一边被黄沙吞噬,黄沙和绿色长期处于拉锯战的状态。

从2005年开始,中央实施了三江源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当地人积极投身生态产业、发展经济的同时,努力保护周边脆弱的生态环境。三江源工程实施以来,当地人在长期的摸索中成功在沙地上种活了乌柳,由此创造了成活率高达95%的新型造林方法,小范围的草地、林地开始在塔拉滩现身。

2011年9月,位于一塔拉的青海共和30兆瓦并网光伏电站开工。两年后,共和县生态光伏产业园区内的世界规模最大的龙羊峡水光互补并网光伏电站正式启动并网运行。

从此开始,一块块太阳能光伏板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了光秃秃的一塔拉沙地上,而在光伏板下面,人工栽种的绿草也开始重新出现在这片沙化的土地上。牧民赶着羊儿放羊的美好景象与现代农业、光伏、风能发电产业并行的现代综合性产业在共和盆地这块沙地上重新焕发生机。

截至今年,园区已征地13万亩,规划光伏总装机容量从2012年的2700兆瓦增加到19200兆瓦,青海在塔拉滩沙地上建成了全国首个千万千瓦级太阳能生态发电园。

海南州能源局副局长吕占春说,生态光伏产业园建成后,以退化草场为主的塔拉滩生态植被有效恢复,园区风速下降了50%,蒸发量减少了30%,草地涵水量大大增加,土地荒漠化得到有效遏制。

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以光伏发电为代表的新型清洁能源已成为我省一大优势产业。目前,海南州实行“大用户直购电实现就地消纳”和“利用对口支援优势扩大能源外送”双管齐下,已累计实现省内就地消纳54亿千瓦时、向江苏外送22亿千瓦时。今年,青海首条特高压外送通道——青海-河南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也已开工建设,预计2020年建成投运。

风吹塔拉四十年,青海将沙地上的太阳能、风能与黄河水能优势转化为资源优势,将绿色新能源源源不断地供向全国,而沙地变绿洲的奇迹已成为青海治理沙地的一项成功探索,绿染共和盆地正慢慢变成现实。

(责编:王红玉、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