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黄背心”运动反映出欧洲社会沉疴

孙海潮

2018年12月10日10:00  来源:北京日报
 

  孙海潮

  12月8日,法国“黄背心”运动已发展为第四个“黑色星期六”。据法国内政部统计,巴黎共有31000人参与示威。巴黎地铁关闭,公交全面管制,“巴黎已成为死城”!全国多座城市同时陷入混乱。当局动员了89000名军警全副武装维持秩序,其中巴黎达8000人。马克龙由最初的拒不让步,到在布宜诺斯艾利斯G20峰会回称“允许和平合法抗议,但坚决谴责暴力并呼吁对话”,再到由菲利普总理宣布暂缓上调燃油税,最后到马克龙本人宣布将不再上调燃油税。一项雄心勃勃的改革计划,被举国怒火烧为灰烬,但怒火还在燃烧。“黄背心”运动由网络发起,表面上群龙无首,现各大工会已宣布将组织各行业年终大罢工和抗议游行。从目前形势来看,法国的混乱将会维持一段时间。其他欧洲国家如德意西荷比都已出现动乱迹象。

  2015年12月12日,在巴黎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通过《巴黎协定》,将于2020年开始付诸实施。法国视该协定为重大外交胜利。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认为气候变化是个伪命题,约束了美国经济并减少了美国就业。特朗普最终于2017年6月1日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马克龙随即与特朗普通话,不仅直言批评此举是对美国也对世界犯了一个错误,而且庄严申明法国将扛起反气变大旗,法国还在巴黎气候协定签署两周年之际在巴黎举办“只有一个地球峰会”,2018年联大期间在纽约举办第二届“地球峰会”,2019年将举办第三届峰会。

  马克龙在国际上大搞“气候外交”,在国内则以征收碳税和提高燃油税的形式力求达到减排目标,“以身作则”。孰知此举却引爆了“黄背心”们久郁心头的愤怒之火,并迅速扩大为燎原之势。

  欧盟国家曾以其高福利引以为豪,所谓“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保障令人垂涎。2008年的危机使欧洲建设和欧洲经济大幅倒退,欧元区关于公共债务和预算赤字的规定首先被大国弃之不顾。法国每个婴儿降生后便背上了32000欧元的债务。2008年至2016年,平均每个法国家庭的可支配收入减少440欧元。低收入家庭房租和电费等“硬性支出”,占一般家庭支出的30%。最低收入家庭占比甚至高达80%。两大传统政党都因政绩不佳而被选民抛弃。

  马克龙以“改革总统”当选,但他实行的改革仍是从穷人腰包里挣钱。因为他当选总统的后台支持力量是大金融资本,政府班底基本上仍是两大传统政党的力量。“新瓶里面还是旧酒”。

  马克龙的“重振经济”计划,与以往的改革并无差别,主要内容仍是削减福利。由于取消巨富税和大幅降低企业税,因而被称为“富人总统”。在经济有所恢复的情况下,加征个人所得税、减少住房补贴,退休金不与物价指数挂钩,使多数人特别是退休者生活水平下降,又在冬天到来之际加征燃油税。高票当选为“改革总统”的马克龙,终因改革难以实施而引爆自1968年“红五月”学潮风暴以来最为激烈的举国抗议浪潮。

  去年以来,法国已先后爆发多起大规模游行示威。“黄背心”运动由游行发展为暴力,又演变为打砸抢烧的严重骚乱,强烈冲击社会秩序,经济损失巨大,更造成严重的社会创伤,实际上是民众郁积心头的怒气和怨气的总爆发。自马克龙上任以来,72%法国民众认为生活水平下降了。抗议群众挥舞旗帜,高唱《马赛曲》,高呼“陷入困境的人们,让我们杀死资产阶级!”

  欧洲面临的问题是世界资本主义的共性问题。从难民危机到恐袭频发,从英国脱欧到意大利民粹主义政府执政,从政治极端化倾向和民意摒弃传统政党,从行业抗议到举国“起义”和“为生存而战”,欧盟难道又应了那句老话:“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全球化导致的财富极端集中,多数人陷入贫困的境遇还在继续。形势还在发展,全世界的目光仍在聚焦欧洲。

  (作者为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中国驻中非前任大使)

(责编:马建辉、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