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年保玉则

毛宗胜

2018年11月09日10:04  来源:青海日报
 

  □毛宗胜

  老实说,我这次果洛之行主要是奔着年保玉则去的。

  先前曾在报刊和网络媒体上读过许多篇介绍年保玉则美妙景色的文章,一直心仪。可在过去的三四年中,总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所拖累,便三番五次打消了去果洛的念头。今年夏季,在游览完四川色达后,我们一行三人便乘车出发,经班玛县直奔久治县。

  屈指一算,此次单日行车里程有230多公里。进入久治县境,需翻越两架大山,我们先后两次在山垭口停下车来,远眺近观。近观,无外乎就是草原、飞禽、帐篷、牦牛及形单影只的牧民,还有山垭口处缠挂在绳索或各种竿子上的五色经幡。那经幡在垭口的劲风中猎猎招展,发出啪啪啦啦的响声,这声音急促,强劲,似乎在给过往行人不厌其烦地讲述着什么,更像是诉说青藏高原的年轻壮美抑或藏传佛教的源远流长……

  所谓远眺,主要是远望年保玉则神山。站在第一处山垭口看,由于距离尚遥远,视野中的年保玉则神山不甚雄健博大,鳞次栉比连绵起伏的诸多山峰似是坐立于近处数重草山后的一系列小山堆。当然,也能看到年保玉则冰川,不过就那么一小绺,你说是一条白线也没错,有时又是零星白点。站在第二处山垭口远眺,情形就大为不同,由于与神山距离不远,神山便高大威武起来,其诸峰也明暗各异,风骨独具,有的受日光朗照,显得豁亮清晰;有的头顶恰好有浓云栖息,显得沉黯庄严。无论如何,山的雄浑博大威猛气息便极其强势地压迫着你,仿佛使你喘不过气来。

  这就是青藏高原!

  曾几何时,陆地板块渐次抬高,沧海桑田之变迁,留下许多既让人叹佩有加又徒唤奈何的地貌景观。

  读了一些资料得知,年保玉则又名年保叶什则,又称果洛山,系巴颜喀拉山东段一座名山,是果洛藏族的发祥地,是藏族人民尊崇的一座神山,总面积2388平方公里,主峰雄踞群峰之首,气势磅礴,海拔5369米,其上有5至8平方公里的冰川,冰川整体呈莲花状。年保玉则神山河流湖泊众多,360个冰川湖泊似珍珠一般镶嵌在神山周围,形成冰川湖泊群和多层次的高山自然生态系统。湖内盛产无鳞鱼类,山东南侧分布有以松柏、冷杉为主要树种的原始森林。峡谷森林中常有雪豹、棕熊、猞猁等野兽出没,各类飞禽嬉戏湖面,生机盎然。年保玉则以其重峦叠嶂、雪岭泛银、严冬打雷、盛夏飞雪、风吹石鸣、月明星灿而闻名于世。

  来路上经过一岔路口后,我们停车歇缓。路右边有一日杂百货代销店,男主人为外来汉族,女主人是当地藏族。那中年男子很健谈,代销店门前空地上停着一辆小四轮拖拉机、一辆面包车,还有一辆越野车。听说我们要去年保玉则国家地质公园游玩,那店主说:“其实你们要去看的仙女湖那块,只是年保玉则神山的一小片景区,说来连十分之一都不到,”他伸出右手食指,指着门前停着的那辆面包车又说,“这辆车拉着的七八名南方游客四天前就把车子扔在这里,然后徒步走上那条砂土路去看年保玉则神山。一去就得七八天,否则看不完景致。”

  老天,原来我们要去观赏的希门措(仙女湖)只是年宝玉则神山体系中的冰山一角呀!我心中立刻漾起一股无奈的失望情绪。

  “好着呢,”诗人老李说,“人的生命有限,可遍布世界的名山圣境无限,人在有生之年又能看多少呢,知足吧!”

  “那何尝不是!你说得在理。”我说。

  终于又赶到一处岔路口,那里有座小镇,镇名好像就叫年宝玉则。路口处高挂地名标志牌,不远处就是景区大门。于是停车买票,再将车子右拐,进入景区大门。区区4公里路,牙长的半截子,一支烟还没吸完,仙女湖景区就到了。其时,天已擦黑,估计时间是傍晚七点左右。天色阴暗,太阳已钻入浓云层中,久久不愿露脸。通湖路右边是一处超级大的停车场,这里还收停车费,一辆小车十块。路边不是集中连片的帐篷宾馆,就是在活动板房内开设的饭馆、食品百货店。还有专卖鱼食的摊点,只要时间宽裕,游客们可以买上几袋小饼干,去湖边饲鱼。兜售商品、招徕游客的喊叫声此起彼伏,这与圣女一样纯洁宁谧的仙女湖及雪域壮汉一般镇定缄默的年保玉则石山多少有些错格和冲突。

  仙女湖一边开发得还算好,有景点介绍牌,有景区导引地图,也有观景台及一系列石碑类的东西。坡上草丛中,还或卧或立着若干块巨石,上刻“青海久治年保玉则国家地质公园”“冰川世界”“八万年历史见证”“冰川漂砾”等字样。有两条木制栈道搭在草皮上,宽约2米,上面满是台阶,栈道顺山坡曲里拐弯通向湖边,最终连在一起。游客们可以优哉游哉地慢转细赏眼前景致。那湖也不是太大,被三面高山夹峙拱卫。由于天已近黑,远看,湖水绿中泛白;近瞧,则几乎为白色,当然白中也不失灰绿。湖面因微风时起,泛着细碎的涟漪。乍看似饱经沧桑的老人脸庞上的褶皱。最美的,还是出水口那S形的转弯,细睹S形的前后两头,似是两条腰身弯曲的金鱼在接吻。如若其身躯再攒合得紧密一些,就组合成一幅天然唯美的太极图。

  美哉,大自然!壮哉,造物主的鬼斧神工!湖水那头,耸立着几座苍劲雄美的石山,年保玉则主峰和上覆的冰川瑟缩在一角,隐约可见。估计是我们观景的方位不对吧,能看到的无外乎如此。天快黑了,湖边只有稀稀落落几名游客。他们一边在湖边快步行走,一边在叽哩哇啦地说话。面对神圣纯洁的仙女湖以及年保玉则神山,有谁能不激动异常,甚而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小湖周边山坡上,散落着无数块色泽灰白的巨石,据老唐说那都是冰川搬移的结果。离湖不远处,也有一些藏族人生活居住的帐篷,旁边还有一些悠闲的牦牛。

  仙女湖景区的开发恰到好处,既让国内外游客一了游赏年保玉则神山圣湖的心愿,又不至于对大景区内别的景点造成破坏。因为,有开发就有破坏,永远保持净土净水本色,是现代人最明智的选择。

  起大风了,衣襟被冷风掀起,穿着单薄的我们有些受不住,便即刻上路,车子如离弦之箭,疾奔久治县城……

(责编:马建辉、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