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永川建107个“乡贤评理堂”,自治、法治、德治有机结合,推进乡村善治

这里的新乡贤有新作为(人民眼·乡村治理)

王斌来 崔 佳 李 坚

2018年10月12日09:1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永川区永荣镇白云寺村乡贤评理员王章学(右一),在自家墙上悬挂“乡贤评理堂”牌匾。陈仕川摄

永川区临江镇隆顺村“乡贤评理堂”里,陈久述主持调解邻里纠纷。本报记者 王斌来摄

祝家坝大院,虽叫大院,其实并不大,只是个村民小组,隶属重庆市永川区仙龙镇太平桥村。

远远望去,荷塘绿树,明黄色的民居,外墙点缀着彩绘和书法。55岁的蒋显明,就住在这里。“我们这院子,称号挺多的:美丽大院、平安大院、文明大院等,要说最让人羡慕的,当数和谐大院。”

老蒋边介绍,边伸手一指:不远处,红底金字的“乡贤评理堂”牌匾煞是醒目。

作为乡贤评理员,老蒋很是自豪。“矛盾纠纷来我这儿评评理,基本上不出院都能解决。”

走进“乡贤评理堂”,围着方桌坐定,老蒋拿出了专用记录本。两个小时下来,有好几拨村民来找老蒋说事儿。小一点的矛盾现场评理,大一点的纠纷问清要害,再约定“调查”和评理的时间。

在永川区,像蒋显明这样的乡贤评理员现有107位。他们平时活跃在田间地头,评判家长里短,维护公序良俗,涵育文明乡风。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加强农村基层基础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借助群众身边的“乡贤评理堂”,依托群众信任的乡贤评理员,永川区健全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力求小事不出村、矛盾不上交、邻里更和谐,在促进自治、法治、德治有机结合中推进乡村善治,在新时代践行“枫桥经验”。

选乡贤评理员

7道程序层层选,20字标准严把关,从1009名新乡贤中遴选出107位乡贤评理员

一身无褶的白衣,胸前佩戴党徽,三教镇川主庙社区的王志学精神矍铄,完全看不出已是85岁高龄。

“先是开院坝会推荐,现场投票。”两年前,王志学当选乡贤评理员,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会全票通过,“当时就想,大伙这么信任,选上了就要好好干。”

院坝会推荐只是第一关,其后还有6道程序:村民评议、初评公示、走访复核、镇街审核、正式公示、区级认定。经过层层把关,王志学正式成为永川区“乡贤评理堂”的第一批乡贤评理员。

“选乡贤评理员,不光程序上严格,品行方面还有20字标准:崇德尚法、为人正派、热心公益、处事公道、群众公认。这些条件王老都符合。”三教镇司法所所长张泽友说。

乡贤评理员不是谁都能当,首要得是新乡贤。2015年以来,永川区按照“草根群体、民间力量”的定位,开展“我们的乡贤我们评”活动,选出1009名新乡贤。其中,年龄最大的93岁,年龄最小的27岁;党员占比超过一半,农村优秀基层干部、乡村教师、致富带头人等成为主体。

“说话有人听,办事有人跟,群众信得过。新乡贤德高望重、垂范一方,是乡村治理中不可多得的德治资源。”永川区委书记滕宏伟说,推动乡村善治,要用活用好新乡贤资源,这是遴选乡贤评理员、建设“乡贤评理堂”的初衷。

7道程序层层选,20字标准严把关,永川区再从全区1009名新乡贤中遴选出107位乡贤评理员。与此同时,107个“乡贤评理堂”在永川各村社挂牌开张。

“具备法律知识、善于调解纠纷、热心公共事务,这是乡贤评理员的共同点,今后成熟一个发展一个,不盲目追求覆盖率,已经当选的,也不是终身制。”永川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罗晓春说,有一名乡贤评理员,因为时间精力顾不上,已被列入辞退名单,“我们有一套考核办法,能者上,庸者下,不能砸牌子。”

107名乡贤评理员,像王志学这样德高望重的长者约占1/3。另外两个“1/3”,分别是有丰富群众工作经验的人和致富带头人。

“村民家门朝东朝西,家里都有什么人,我一清二楚。”来苏镇观音井村乡贤评理员伍元中,当过14年村党支部书记,村情民意全在脑子里,评理不用现摸情况。“我有种好粮食的技术和经验,在村里牵头成立了种粮专业合作社,大家信赖我。”临江镇普安村乡贤评理员黄泽兵也是信心满满。

107个“乡贤评理堂”,有的结合文化中心户、法治大院等聚居点布局建设,有的依托公共服务中心、综治调解室等现有场地。因地制宜,建在群众身边,让群众找得着。

单兵作战,也要规范。永川区为每个“乡贤评理堂”提供了“十个一”的标准配置:一块牌匾承载荣誉,一句标语明确目标,一套证件亮明身份,一枚徽章蕴含哲理,一本手册教授方法,一本笔记刻录历程,一套桌椅规范配套,一个水杯体现温情,一个提包展示形象,一套机制保障运行。

高标准、严要求、有章法,这支由“好人、能人、热心人”组成的队伍,名气越来越大,口碑也越来越好。

2017年以来,永川区107个“乡贤评理堂”开展普法宣传活动1290次,参与群众超过10万人次。乡贤评理员牵头创建了41个平安示范大院,组建了56支守楼护院巡逻队,化解了1870件矛盾纠纷,收集了1730条社情民意信息,助推筑牢和谐稳定的基层防线。

断是非曲直

讲法理、讲道理、讲情理,乡贤评理员不是简单地“和稀泥”,也不能“包打天下”,而是引导群众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

沿着宽敞平坦的水泥路走到尽头,便见一幢巴渝风貌小楼,房前屋后铁树、桂花、玉兰郁郁葱葱。这里是大安街道云雾山村的一个农家大院,村民杨某和钟某都喜欢在院里散步,每次遇到都热情地打招呼。

可就在一年前,两人差点打起来。起因并不复杂:杨某清扫院子焚烧树叶,火苗蹿起来烧到了钟某家的一株桂花树;钟某索赔500元,杨某认为是“敲竹杠”。

两人争执不下,便找到了乡贤评理员李朝洪。耐心听完原委,李朝洪心里有了底。他对钟某说:“现在不像前几年,桂花树没那么值钱了,你这棵树不大,赔100元怎么样?”

趁钟某琢磨的工夫,李朝洪又劝杨某:“烧到了人家的树,不赔说不过去。焚烧枯枝和垃圾,污染空气又容易引发火灾,以后别烧了,还是倒进垃圾池吧。”

听李朝洪说得在理,俩人不再犟,毕竟是邻里乡亲,抬头不见低头见。李朝洪再趁热打铁,劝两人各退一步,纠纷顺利化解。

李朝洪说,虽然来评理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处理不好容易引发大问题。“以前村里有两兄弟,为了一只鸭子,打起了官司,不管谁赢,亲情都输进去了,不值当!大家信任,咱就得一碗水端平,把法理和情理讲透,只要矛盾能化解,辛苦一点没啥。”

评理不是简单地“和稀泥”,而是要从根子上解决问题。

今年3月,双石镇双石社区一栋老房子下水管堵塞,楼上楼下的住户相互埋怨。

74岁的评理员温昌权得知后主动上门,挨家做工作,“已经臭气熏天了,咱们就别再怨气冲天了。”

“老温不是一块包包两边揉,而是分清了谁家的责任,批评教育。这不算完,还帮我们解决实际问题。”居民代英说,在温昌权的提议下,几户人家同意共同出钱整修水管以绝后患,“他帮我们联系施工单位,硬是在这里连盯了好几天,一直到修好。”

水管不堵了,居民的心也就不堵了。

评理也无法“包打天下”,还须引导群众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

“有个合同纠纷,几年了一直僵持不下,想请您老出面协调一下。”今年3月,评理员王志学接到三教镇综治办主任邓兴志的电话。虽然马上答应下来,但王志学没有大包大揽,“先了解情况,再讨论一下。”打开厚厚的卷宗一看,最关键的当事人居然是自己的远房侄子王某,王志学的底气增加了不少。

王某的妻子2013年去世,但她生前从亲戚那里借了一些钱。后来,亲戚们拿着借条追上门,把王某一下搞蒙了。“我怎么知道是不是已经还了?”看到欠款总额近20万元,王某压力不小,疑惑也大。

一番研究后,王志学建议,由镇司法所选派一名专业法律工作者,一起来处理这起合同“悬案”。

“凡事要讲证据,人家有借条,你拿不出还款凭条,闹到法院也不占理。”王志学苦口婆心,再加上专业法律工作者摆出的法律条款,让王某顿时语塞,但思想的弯还是没转过来。一次不行,就跑两次三次,直到今年5月,在王志学和搭档的共同努力之下,王某终于认可了还款方案。

“我们是评理,不是法官判案。”王志学说,遇到不能直接化解的重大矛盾纠纷,得及时向上反映,联动调解。镇司法所、派出所、法庭都在评理堂隔壁,方便得很。

乡贤评理,遵循“法为上、礼为先、和为贵”,是对行政调解、司法调解的有益补充,而不是直接代替。永川区牢牢把握这一原则,专门发文明确要求:“乡贤评理堂”必须在镇村党组织的领导下开展工作,乡贤评理员必须接受政法部门的专业指导。

乡贤评理员和“乡贤评理堂”延伸了法治触角,也为基层干部在社会治理方面“搭把手”。

“村两委成员只有6个人,就算有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大安镇云雾山村村委会主任徐泽彬深有体会,乡贤评理员和“乡贤评理堂”守住了“小事不出村”这第一道防线:前几年,云雾山村每年都有约30件信访案,去年只有3件。

聚民智民力

进得了家门,坐得下板凳,拉得上家常,建立起感情,借助乡贤评理员贴近群众的优势,民事民议、民事民办、民事民管蔚然成风

见到王忠容时,这位65岁的乡贤评理员满脸倦容。

“昨晚在工地守着收材料,深夜两点才回来,早晨5点又被电话闹醒。”王忠容快人快语,边摆板凳边说。聊天的话题,也从工地开了头。

这段时间,村里在修一条3.8公里长的水泥路,王忠容一直守在工地上。这位大忙人,是何梗镇丰乐村党总支下属一个党支部的书记,也是乡贤评理员,村里的大事小情、村民间的矛盾纠纷都得管。

一位村民讲起了王忠容调解纠纷的故事:村里有一户人家,两个子女不赡养老人,王忠容调解多次,最后支持老人打官司,为防止判决结果不兑现,王忠容提出赡养费由她转交,监督到底……

干这些事,确实费心思,当好乡贤评理员不易。为村民服务了30年,王忠容总结出几点心得,“乡情、倾听、公正,这些底线得守住。”

老伴在城区买了房子,但王忠容很少回去住,“有一次回城都走到家门口了,又被村民的电话给叫了回来。大家信任我,我放心不下,也舍不得。”

乡贤评理员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由群众推选、受群众认可。靠着这种天然的情愫和为民服务的劲头,他们进得了家门,坐得下板凳,拉得上家常,建立起感情;他们对邻里乡亲知根知底知想法,经常可以问寒问暖问民情……

“‘乡贤评理堂’是培养村民理性沟通的公共交流空间,也是提高基层合作效率的重要平台。”重庆市委党校公共管理学教研部主任谢来位教授认为,乡贤评理员公信力和认同度高,对乡村公共事务有发言权,这就使得推进乡村治理具有了重要的现实意义。

永川区委和区政府也意识到,乡贤评理员和“乡贤评理堂”的作用,绝不只是评评理,还具有更大的价值。经过调研总结,永川区建立起乡贤评理员参与基层民主自治机制,村(居)两委召开重要会议、开展重大活动、实施重点项目,均须充分听取乡贤评理员的意见和建议。

这一点,蒋显明体会颇深。若论当乡贤评理员,他是个新兵,但这并不耽误他有所作为。作为致富带头人,蒋显明在村里颇有成就。自从当上乡贤评理员,他为村里的发展和村民致富出主意、打头阵,干得风生水起。

2017年,蒋显明组织村民将306亩闲置土地集中起来,种植了李子、晚熟血橙等特色水果,42户村民通过土地入股的方式,实现了“农民变股东”。村里的一湾大沟田,打谷难、收割难,蒋显明献计献策,征得村民同意后引进业主改建鱼塘。乡村环境治理,蒋显明投钱投劳,修花台、栽苗木、清垃圾,带动村民美化家园。

“‘乡贤评理堂’也成了村务‘议事堂’,村里的不少事,大伙在这里就商量好了。”蒋显明笑着说。

在永川区各级党组织的领导下,散布在乡村的一个个“乡贤评理堂”,正成为答疑释惑、反映民意、汇集民智、凝聚民力的重要载体,激发出基层自治的民主活力。大事共议,实事共商,好事共办,成为“乡贤评理堂”的一大亮点。

护公序良俗

九叔每成功调解一起纠纷,就会写下一首打油诗,至今已写百余首。这些通俗易懂的诗句,连同九叔们的嘉言懿行,如春风化雨

卫星湖街道石龟寺村,有座“老店子”大院。石板古道、黄桷老树,见证着这里300多年的沧桑变迁。

74岁的吕祥杰退休后,回到大院里的老宅生活。为了给邻里乡亲营造优美舒适的公共环境,他在周边栽种了很多花草竹木,设计和修建了“翠竹亭”“葡萄亭”“娱乐亭”“文化长亭”,自费购置了书籍和健身设备。

2017年,村里推选乡贤评理员时,吕祥杰毫无悬念地全票当选。“文化长亭”挂上了“乡贤评理堂”的牌匾,成为大院新风景。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吕祥杰在调解家庭纠纷上却独有心得。

村里一对父子,因土地征收补偿闹得不可开交。吕祥杰第一次到现场时,听到的第一句话竟是父亲对儿子吼“今后都不要往来了”。一问详情,是儿子想从父亲那里多拿一点土地补偿款做小生意,但父亲考虑自己年纪大了,又无生活来源,坚决不答应。双方互不相让,怄气也不断升级。

第一次调解以失败告终,但吕祥杰没有气馁。他在自家摆了桌酒菜,邀请当事人父子做客。席间,吕祥杰聊起了“吕氏家风家训”,讲起了自己的父亲在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养育儿女的艰辛。“作为老人要有爱心,作为子女要有孝心”,一番话下来,父亲红了脸,儿子流了泪,当场表示要不计前嫌、和谐相处。

“传家风,讲家教,道德品行人人要;讲和谐,讲文明,礼义忠孝必传承;爱国家,爱人民,勤俭持家作主人;莫逞强,不称霸,团结群众力量大;遵法纪,守规章,勤奋廉洁做榜样。”这就是吕祥杰撰写的“吕氏家风家训”。吕祥杰所在的村民小组,90%以上的村民都姓吕,每逢家庭团拜会、清明祭祖,吕祥杰总会给大家讲家风家训。

“吕老言传身教,大院变化很大。”石龟寺村党总支书记周随义说,村民家风更和美了,不孝敬老人的现象大为减少。吕祥杰每天起早打扫大院俩小时,坚持了8年,近几年不少邻居纷纷加入,主动要求“我也来扫一段”,“全村34个村民小组,这里的矛盾纠纷最少,村容村貌也最整洁。”

永荣镇子庄村的80后乡贤评理员刘益彬,6岁时一场高烧,让他落下三级肢残。长大后,他成了一名乡村医生,凭着一只左手和不太灵活的双脚,尽心尽力地守护着村民健康。

外出就诊,刘益彬的药箱特别引人注目,正面印有“流动乡贤评理堂”,左侧印有“礼让”,右侧印有“和谐”。“既给村民看病,又帮村民解心结,他与村民结下了亲情。”刘益彬的同事黄财权说。自强自立,助人为乐,刘益彬感动着村民,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村民。

“乡贤评理员的故事,让人感到扑面而来的新风尚。”永川区委常委、宣传部长赵德明说,建设乡贤文化,永川立足常态长效,通过制度设计有序引导“乡贤评理堂”维护公序良俗,促进社会和谐。

在村(居)两委指导下,永川“乡贤评理堂”围绕村容整洁、邻里和睦、婚丧嫁娶等内容,制订和修改了150余项贴近农村实际的村规民约。依托“乡贤评理堂”,各村发起成立禁赌劝导协会、红白理事会,编写“戒赌歌”。

“乡贤文化是现代社会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淳化风俗、定分止争等方面发挥着包括法律在内的其他社会治理手段难以替代的作用。”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院长赵万一教授说。

每一次评理,都是对乡风文明的一次推动。

临江镇隆顺村,乡贤评理员九叔名气响当当。九叔,大名陈久述,为人公道正派,尽管今年才49岁,但街坊邻居都亲切地叫他九叔。

记者寻访到九叔时,他刚为村民评完理。“先别急着走。”九叔叫住正要出门的当事人,“根据你们这件事,我作了一首打油诗,送给你们。”

“两个家庭都不幸,遇到事情应冷静。都是同院邻里人,互相关照才得行。”两人连连道谢,在场村民也都笑着鼓起掌来。

九叔每成功调解一起纠纷,就会写下一首打油诗,至今已经写了百余首。这些通俗易懂的诗句,连同九叔们的嘉言懿行,维护着公序良俗,让家风更和美、民风更淳朴、乡风更文明。

(人民网彭国威参与采写)

(责编:马建辉、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