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同心共建中让绿城变花城

——深圳建设“森林城市”纪实

黎 明

2018年10月12日09:0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深圳城区俯瞰。

  资料图片

  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38年的特区建设,深圳从一个渔村迅速崛起为一座产业发达的大城市,云集了华为、腾讯、大疆等享誉全球的创新型企业,每平方公里GDP产出、财政收入均居全国城市首位。

  然而,空间的局促,土地的珍贵,从来没有妨碍深圳对绿色的追求。以创建“国家森林城市”、打造“世界著名花城”为抓手,深圳努力提升绿化水准,大大改善人居环境,在生态建设中破解发展的空间瓶颈、资源瓶颈和动力瓶颈。青山绿水、碧海蓝天不但没有挤占发展的空间,反而形成了对海内外创新人才、高端产业的强大吸附力,逐渐沉淀为创新之城的又一底色。

  见缝“插”绿

  生态与发展相互支撑

  每当晴天朗日,站在莲花山顶四向眺望:乔木葱郁茂盛,高楼点缀其中,湖水微澜,飞鸟一掠而过,敏捷地衔起一条小鱼,只在水面荡开阵阵涟漪……恍惚间,你甚至分不太清这是森林公园还是城市中央商务区。

  建设绿色深圳需要坚持不懈、持续发力。改革开放以来的快速发展,在不到2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一下子聚集起2000万人口,经济大市和空间小市的矛盾日益突出,倒逼深圳很早就开始思考:人们需要一座什么样的城市,城市发展中人与城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

  在探索超大型城市可持续发展模式的过程中,深圳找到了“绿色发展”这把钥匙,从此奉为圭臬,坚定不移。2015年以来,深圳全面创建国家森林城市,大力实施世界著名花城、森林质量精准提升、绿化景观提升、绿色生态水网、特色主题公园、森林小镇等52项重点工程建设。

  在深圳找大片绿色,不消跑远。福田区、罗湖区交界喧嚣的中心区,就有一片28.8公顷的闹市“桃源”——荔枝公园。向外看,是繁华见证的红岭路,车如流水马如龙;望向园内,则是飞瀑椰林,满目繁花。

  植树、造绿、建公园,不仅要钱,更要占地。在寸土寸金的闹市,新建绿地该如何挤出空间?

  深圳市城管局(林业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早在2004年,深圳就提出三级公园体系,即“自然公园—城市公园—社区公园”;在创建国家森林城市过程中,深圳更是随手添绿,见缝“插”绿,为突破土地资源少、人口密度高的局限,不放过每一块边角地、细碎地。

  短短几年,深圳的森林覆盖率提升到40.68%,全市共建成绿道2443公里、各类公园942个,平均每两平方公里就有一个公园,人均公园绿地面积15.95平方米。这之中,既有全国唯一位于城市腹地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伶仃福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又有遍布街头巷尾的迷你街心公园……用市民的话说,能绿的地面都已经绿了,可谓“推窗见绿、500米见园”。现在,深圳正在积极向空中要绿地,屋顶绿化、墙体绿化、天桥绿化在深圳随处可见。

  森林进城、绿道穿城、绿意满城,并没有挤占人的生活和经济发展的空间,反而“绿”的升华与城市品位的成长,成为高质量发展的有力支撑。深圳人社局发布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深圳共引进各类人才26.3万人,同比增长42.5%。

  制度“养”绿

  搭建三级工作机制

  走进香蜜公园,碧绿的湖面、青翠的草坪让人赏心悦目,一条空中栈道在10多万平方米的荔枝林树顶穿行而过,登高眺望,一片密密匝匝的绿林后面,是592米高的平安金融中心。

  谁能想到,这片位于福田区黄金地段的土地在1998年就被规划为公园用地,直到2013年才开始建设,15年,地价不知道翻了多少番,建公园还是盖房子?取舍之间考验着地方政府的决策眼光和生态发展决心。

  “如果完全由人定,纵使有一腔热忱也难保初心不变。”之所以能一个规划持之以恒,当地干部坦言,铁线、铁腕、铁律的生态管理制度正是深圳创建森林城市的制度保障。

  早在2005年,深圳率先出台《深圳市基本生态控制线管理规定》,将城市近一半土地划定为基本生态控制线范围,在这道“铁线”内,除重大道路交通设施、市政公用设施和公园绿地外,禁止开发建设。这一举措,有力地保障了城市基本生态空间和生态功能,实现了山地、森林与城市的相融与共存。

  此后,深圳在生态制度建设上不断加码,于2014年率先在全国推出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以生态保护为重点的大鹏新区和以工业发展为重点的宝安区作为试点,拉开改革大幕。

  吹响创建“国家森林城市”号角后,深圳迅速搭建起市、区、街道三级工作机制,高标准编制《深圳市国家森林城市建设总体规划》,出台《深圳市森林质量精准提升工程实施方案》《深圳市打造“世界著名花城”三年行动计划》等6个方案,从绿色战略、法律保障到实施方案,统筹推进。

  为向高度要空间,2016年10月1日颁布的新版《深圳经济特区绿化条例》新增了立体绿化章节,要求对新建公共建筑、高架桥、人行天桥等强制实施立体绿化。天桥廊道、街道隔离栏、屋顶墙体、路灯杆柱……这些光秃秃的空间如今都被绿色或花色装点一新,多彩又充满生机。

  与此同时,深圳政绩考核的指挥棒,也越来越清晰地指向生态文明建设。每年的6、7月份,一场引人注目的“大考”——年度深圳生态文明建设考核都会如期举行。考核对象为全市10个区、17个市直部门和12个重点企业的一把手;考核结果作为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和选拔任用的重要依据,且考核标准不断改革完善。

  一个个有力举措下,深圳环境质量逐年改善,全市40项指标均达到或超过《国家森林城市评价指标》要求,生态、节水、节能、减排、宜居等工作全面提升,全年空气优良天数、PM2.5年均浓度等生态环境主要指标位居全国城市前列。

  全民“护”绿

  共建绿色共享绿色

  每天穿越公园上下班,周末可以上山露营,到海边观鸟,和亲朋好友一起听一场免费的森林音乐会,不知雾霾为何物,一年四季有绿有花……这是大多数都市人的奢侈期盼,却早已成了深圳人的普通日常。创建森林城市以来,深圳人更发现,身边的公园越来越人性化,有的配有淋浴房、书吧;有的安装了安全无毒的儿童游乐设施;避雨棚雨天可遮雨,夏季可乘凉,当温度超过35摄氏度时会自动喷雾降温……

  绿色成果共享,绿色发展共建,深圳人享受着令人羡慕的生态成果,也以最大的热情投入到城市的绿色公益事业中,自觉成为生态守护者,同心绘就“深圳绿”。

  今年4月22日,第四十九个世界地球日,深圳人才公园,20家绿色公益组织成立了深圳绿色生态公益组织联盟,并发布了创建国家森林城市深圳倡议书;一些知名人士也有了新角色——深圳市绿化大使,他们将利用自身的影响力带动更多人参与到深圳绿化与创森事业中。

  深圳早就有“志愿者之城”美誉,这一特质在森林城市建设中发挥得淋漓尽致,通过一系列共建模式,吸纳社会资本与公众广泛参与。

  依托社会上强大的绿色公益力量,深圳在全国率先创立自然学校,成立了广东首批13家自然教育中心,每年组织800多场活动,带动6万人参与到生态自然绿色领域。

  全民“护”绿还带动了管理模式的革新。在福田区,当地政府将红树林生态公园的管理权委托给红树林基金会,承担园容物业管理、生态环境保护和自然科普教育等工作,成为国内第一个由政府投资建设、社会公益组织运营管理的城市生态公园。

  2017年,深圳启动“世界著名花城”三年行动计划,谋划“绿上添花”,让绿城变花城。目前,23条花景大道、79个花漾街区、151个街心花园已将花深度植入深圳城市的肌理。

  按照规划,深圳将于2019年底建成30条以上花卉景观大道、20个以上花卉特色公园、222个花漾街区、444个街心公园,初步塑造成在国内具有一定影响力的“花繁四季,彩绘鹏城”的花城景象。

  “到那个时候,我们大家不仅要‘护绿’,还要当好‘护花使者’啦!”绿色环保志愿者李楠大笑着说。

(责编:马建辉、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