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滩上的夫妻管护站

2018年09月11日17:09  来源:人民网-青海频道
 

一对夫妻,一座简易房,一个管护站,守护着200平方公里的土地。12年间,蒙古汉子叶金俄日和他的爱人一直与寂寞为伴,孤独地守护着黑河源头。他们是守望者,守望着一条冰融长河,看着它变换容颜,似少女般绽放笑容。他说,他愿意守护着这一方故土,看着它慢慢恢复原本的美貌。

退伍回家他选择守护家园

8月19日,沙龙滩晴空万里,迎来了近几日难得的好天气。在祁连县黑河源头流域生态建设保护工程管护站,站长叶金俄日已经等候了数个小时,沿途的采访耽误了前往管护站的时间,但离祁连县城127公里的距离且只有一条二级公路能够通行的交通状况,也让通往这里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

到达管护站,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不大的院子,一座简易房和面带微笑皮肤黝黑的蒙古汉子。而不远处,一位女子站在房前的台阶之上,微笑点头,饱含热情。

祁连县黑河源头流域生态建设保护工程管护站是黑河源头流域唯一的管护站。管护站里只有两个人,站长叶金俄日和他的爱人冬木措。

作为一名退伍军人,叶金俄日依旧保持着当兵时的习惯。站立时腰背笔挺,坐下时,不含胸驼背。但岁月也让他的身材看上去有些臃肿。这当中或许有其他原因——管护站距离县城太远,夫妻俩很少能吃到新鲜蔬菜,易于储藏的甘薯类,成了他们唯一能吃到的“蔬菜”。

2006年,退伍不久回到家乡大泉村的叶金俄日再次过起了放牧的生活。由于当时沙龙滩的草场环境已经大不如前,叶金俄日没有养太多的牛羊,因此家庭收入并不是很好。

正在此时,祁连县委县政府决定要在黑河源头流域建立一座管护站,并且表示管护员人选优先考虑退伍军人。听到这一消息的叶金俄日没有多想,就应承下了这个差事。而为了方便照顾叶金俄日的日常生活,冬木措干脆和叶金俄日一起来到了这座管护站。

从此,黑河源头流域多了一座夫妻管护站。

管护范围200公里  巡护一次最长需要10个小时

如今,管护站依旧没有通电,只能通过光伏板来满足管护站所需的基本用电。而很多乡村现在都已淘汰了的煤炭炉,仍旧是他们唯一的取暖设施。“冬天最冷的时候,晚上三四点我还要起来再生一次炉子,要不然冷得受不了。”叶金俄日说。

即使是这样,叶金俄日觉着现在管护站的条件比刚来的时候要好多了。“2006年这个站刚建立的时候,就是一顶帐篷,我们吃住全在那顶帐篷里。”叶金俄日说,那个时候确实难熬,连电话都没有,有什么事情都没办法及时给县里汇报。

好在仅过了一年,帐篷就变成了简易房,虽然在外人看来条件依然艰苦,但叶金俄日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管护站方圆200平方公里,都是叶金俄日夫妇管护的范围,最远的地方离管护站大约有70公里。他们的交通工具,仅仅是一辆摩托车。平日里夫妻俩出去巡护,最长需要10个小时,最短也需要5个小时。不管怎么样,每次巡护,夫妻俩都是一同前往。说到此处,叶金俄日露出了一丝微笑。

或许,夫妻俩能够在一起,对叶金俄日来讲比什么都重要。

管护区生态逐年向好

作为生态管护员,叶金俄日夫妇每个月的总收入也就3000元左右,手头并不宽裕。叶金俄日对这些似乎并不在意。“反正每个月都有固定收入,而且能看到自己家乡的生态环境逐年向好,心里确实也挺高兴的。”

近几年,随着人们生态意识增强,很多当地的村民自发加入到生态管护的行列。但在叶金俄日刚刚当上管护员的那会儿,当地群众并不是很理解他的工作,不仅如此,叶金俄日还时常遇到一些违法分子,与他们发生口角。

2012年6月的一天,叶金俄日在管护区锅叉石这个地方,发现了几台挖掘设备,数名工人正在开挖河道的石头。叶金俄日随即上前制止,对方非但没有停止作业,还与他发生了口角,并险些发生肢体冲突。

叶金俄日见劝说无果,便立即回到管护站将发现的情况汇报给了县里相关部门。随后,在祁连县国土、草原站、公安等多部门的配合下,才将乱采滥挖的人清理出管护区。

现在,随着我省生态管护工作不断推进,生态治理工程不断深入,黑河源头流域的生态环境得到了明显改善。“以前很难见到的黑颈鹤和獐子,现在经常能见到了。”叶金俄日说,野生动物的回归,就是这里生态逐渐向好的最好明证。

采访结束时,乌云遮蔽了阳光,高原善变的天气在沙龙滩并不例外。叶金俄日的初衷始终没有改变:“从当管护员的第一天起,我就希望能够一直守护自己的家乡,看着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来源:海北州委宣传部)

(责编:王红玉、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