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引入专业化组织服务社区养老

硬件政府建 运营社会办(民生调查)

姜 峰 王锦涛

2018年05月31日08:1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核心阅读

  面对巨大的养老服务需求,西宁探索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模式。社区养老通过公建民营的方式,引入社会组织提供医疗、配餐、康复保健等多种服务,政府用购买服务、给予运行补贴和政策支持等方式,让社会组织吃下“定心丸”。还在200个行政村建设农村老年之家,因地制宜推进城乡居家和社区养老公共服务均等化。

  作为高原省会,青海西宁市现有60岁以上长住老年人口36.56万,养老工作任务艰巨。同时,由于经济欠发达、机构养老发展较薄弱、文化习惯等因素影响,当地老年人享受养老服务的需求亟待满足。

  面对供需矛盾,全国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城市西宁,如何破题?

  城市引进专业团队

  社区老年日间照料中心之前运行得咋样?西宁市城中区南川西路街道福禄巷南社区主任冯军芳对记者坦言,“有心无力干着急”。

  人手不够、能力不专、活力不足,过去社区直接管理的模式存在不少问题。

  社区老人们也着急:要说政策很给力,为60岁以上困难老人、80岁以上老人分别按每人每月150元、60元购买服务,但“社工进了门,大多只会搞保洁”,眼瞅着标准用不完,社区的何其昌老人出主意,“要不你们再去我闺女家擦下玻璃?”

  如今,他有了更多选择:每周可以到日间照料中心接受一次针灸,“膝盖退行性病变,扎一扎,上下楼梯更得劲”。赶上天气不好,康复理疗师亲自登门,“救眼前之急、解真正之难,服务到咱心坎儿上”。

  原来,今年1月,福禄巷南社区老年日间照料中心正式引入了一家有民营医院基础的社会组织,发挥社会团队专业优势,以日间照料中心为站点,为辖区老人拓展了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内容。“人手有了,服务更多样更有质量,还组织徒步等各类活动。”冯军芳用一个词形容社区老人们的感受,“红火!”

  “以需求为导向,西宁通过公建民营、购买服务等方式,大力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增强养老服务供给,解决养老服务中最根本、最急需、最迫切的供给不充分、不平衡问题”,西宁市民政局局长苏磊红告诉记者。近两年,西宁市承接养老服务的专业化社会组织从2家迅速增加至27家。

  养老服务有微利的公益属性,参与的社会组织为何却“雨后春笋”般多起来?

  来到西宁市城东区众益阳光社会服务中心,“起初有犹豫,硬件政府建起来,运营还得靠自己,承接的日间照料中心能否活下去?”该社会组织负责人裴建宏向记者直言。

  一套改革“组合拳”让他吃了“定心丸”:其一,政府购买服务外,给予运行补贴“扶上马”;其二,民政与卫计、人社部门协作联动,创新推进医养融合,众益阳光社会服务中心组建起持证医师护士团队,并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在日间照料中心医务室开展预防保健、康复咨询;其三,探索社区嵌入服务,鼓励有条件的社区日间照料中心为周边有需求的困难失能老人提供短期托养服务,并开展助餐配餐服务……

  既有“公转”,也有“自转”。“超出政府补贴额度之外的服务,老人需要自己付费。比如说,在日间照料中心接受康复保健的老人,平均每月有140人次,占总人次的20%,这样既满足了社区老人实际需要,也为中心正常运转提供了保障。”裴建宏说。今年众益阳光社会服务中心承接的社区日间照料中心从5家扩大到11家,“年底前建设三座‘中央厨房’,为更多有需求的老人集中配餐。”

  目前,西宁市建成运营的121个社区日间照料中心已有83个实现公建民营,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的专业质量与供给能力有较大提升。

  农村提倡互助搭伙

  午后,一阵太阳雨并没有浇熄“对花”现场的热情,十几位老人“转战”到西宁市湟中县西堡镇东花园村老年之家的屋檐下,继续用方言哼唱着“花儿”小调,三弦拉得更起劲,云开雨霁歌不停。

  人群中,73岁的吴稀兰,头顶大红毡帽,一股子精神头比鲜艳的穿着还“洋火”。老伴离世,子女外出务工,独居的她在村上老年之家寻找到归属感。

  针对农村高龄空巢老人多、故土难离不愿去敬老院等实际情况,从2016年开始,西宁创新举措,在老年人较为集中的200个行政村建设农村老年之家,因地制宜推进城乡居家和社区养老公共服务均等化。

  村集体经济普遍薄弱怎么办?硬件上,全由西宁市县两级按“七比三”出资建设,按“一个户外活动场地、老年综合服务室、文化娱乐室、用餐室、休息室、儿童之家”等“一场七室”的标准打造。“其他配套设施,大到厕所,小到桌椅板凳,全都考虑到了”,东花园村支书钟光辉说。

  “买了马不能没有鞍”,西宁市民政局副局长马海龙说农村老年之家不能是个摆设,如何有效运转、切实服务周边老年人是关键。

  “政府投一点,村上筹一点,还要老人互帮互助一点”,湟中县民政局局长青林说,当地发挥地方特色,“农村过会素来有‘打平伙’、凑份子的习惯,老年之家出钱买面粉、请‘伙头’,有能力的老人轮流从自家地里拔点蔬菜,通过互助养老模式,就让农村很多独居老人‘一天只吃两顿饭、炕个馍馍就稀饭’的情况大大改观。”随着东花园村老年之家的建成,“每天能够解决80人次的老年人就餐难题”,钟光辉说。

  以东花园村老年之家为依托,随着三春晖老年服务中心的引入,助医服务、个人清洁、代办代购、便民服务等政府购买居家养老服务也落到了实处。“作为从湟中县本地起步的社会组织,我们目前已覆盖西堡镇等两个乡镇的农村老年之家,业务正在向西宁市区拓展”,三春晖负责人孔祥智感受到政府、群众、社会组织“多赢”局面带来的好处。而像三春晖这样的社会组织,湟中县已引入7家,辐射54个农村老年之家。

  到2020年,西宁计划建成300个农村老年之家,覆盖行政村总数的1/3,居家和社区养老的改革着力点加速向城乡公共服务均等化迈进。

  政府持续购买服务

  据统计,过去几年,西宁共为近30万人次的城乡老年人购买服务1.5亿元。近两年,随着当地老龄化增长速度快、高龄化趋势明显及农村老年人和贫困老年人占比高等情况日益突出,西宁推进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工作仍任重道远。

  做好服务,首先得精准对接需求。西宁市城东区康乐社区的白秀兰老人,不久前在日间照料中心填报了《老年人能力及需求评估手册》,社区将据此科学确定养老服务类型、照料护理等级、享受补贴资格等。

  今年,西宁制定《养老服务评估工作实施方案》,对60岁以上困难老人和80岁以上所有老人的身体及家庭状况实行等级评估,全面掌握老年人数量、身体状况、贫困类别、家庭基本情况及其服务需求等情况。明年,这一筛查评估对象将扩大到全市所有60岁以上老年人,实现一人一档、公平享有、精准提供。

  需求愈强,供给端的监管也得愈严。西宁出台社区老年日间照料中心准入制度和星级评定办法,对全市范围内的日间照料中心、农村老年之家的申报资格、评定程序严格把关,“聚焦服务质量、安全生产,建立行业准入和退出机制,加强事中、事后监管。”马海龙对记者表示。

  政府不缺位,重监管也得重培育。西宁市民政部门正筹划与省卫校、省老年协会合作,将老年服务专业纳入职业院校专业设置,引进国内外成熟的教育课程体系,加强养老服务从业人员专业教育,今后三年全市培育养老服务从业人员5000人以上,为积极应对老龄化尽早储备“人才银行”。

(责编:张莉萍、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