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走访拉萨、日喀则、林芝等地50余个公共卫生间

三分建设七分管 西藏旧厕换新颜(民生调查·厕改那些事⑤)

本报记者 袁 泉 琼达卓嘎 鲜 敢

2018年01月02日09:0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三分建设七分管 西藏旧厕换新颜(民生调查·厕改那些事⑤)

  拉萨一公厕外景。

  本报记者 鲜 敢摄

  在拉萨,一位老阿妈正在一间公厕内洗手。

  本报记者 琼达卓嘎摄

  家住拉萨的曲宗老阿妈,走在巷子里,再也闻不到臭味了;导游旺扎不用再因为上厕所这事,给游客做“思想工作”了……他们的舒心,来自雪域高原上的这场厕所革命。

  拉萨八廓街

  一厕建一档案

  管理没有死角

  “10多年前,这附近只要是隐蔽角落,满眼所见都是便溺,几乎无处落脚,10米之外就臭气熏天。”拉萨市铁崩岗的曲宗老阿妈说着,不自觉地皱起眉头。她告诉记者,这几年老百姓生活各方面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厕所改造最明显。

  作为拉萨市四“岗”之一的铁崩岗,位于大昭寺以东,清真寺至仓姑寺之间,属八廓街一带,是拉萨著名地标之一,也是人口密集地之一。铁崩岗是藏语音译,“铁”为灰土,“崩”为堆放,“岗”为坡地,这里曾是郊区群众销售牛粪、木柴等燃料的批发市场,掺杂着各种难闻的气味,又脏又乱又臭。

  曲宗老阿妈说:“以前,八廓这一带没有那么多公厕,厕所大都在居民大院里,弄得院子里又脏又臭。十几年来,不仅建立了很多新的公共厕所,而且越来越干净。5年前,附近的公厕全部变成水冲厕所了。”

  2004年,拉萨市政府在对八廓街历史文化街区进行的保护与整治行动中,就包括了公厕的改建。到2012年,整个八廓街上的旱厕全部改为了水冲厕所,并设有专人保洁管理。

  拉萨市城关区环卫局副局长米玛次仁告诉记者,从2004年到现在,对老城区厕所进行了很多次改造,比如新建公共卫生间,将原来水冲地沟式改成蹲便式、单体式解决防臭问题,加大对隐蔽性工程改造,如就下水道、设施的尺寸、厚度进行提升等。

  现在,老城区1.33平方公里设有52座公共厕所,全是单体蹲便式且24小时免费开放。

  “为实现无死角管理,每个厕所都设有专门保洁员,每个区域安排了专门的抢修员。还专门建了‘一厕一档’制度,全市159座厕所都有档案。”米玛次仁拿起办公桌上写着“公厕部门一厕一档存”的蓝色文件袋说,“里面详细记录了每个厕所的具体位置、改造前后面积、时间、守厕人基本信息等,这样管理起来很方便。”

  铁崩岗依旧熙来攘往,热闹非凡,每隔30米至100米差不多就有一个公共厕所,厕所内外人来人往。

  “如今,走在巷子里再也闻不到臭味了,干净又整洁,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曲宗老阿妈坐在窗台前,摇着手中的转经筒,看着下面巷子里人来人往,满脸欣慰。

  日喀则亚东县

  建设标准化

  管住脏乱差

  在人们的传统观念中,一个边境小镇厕所的数量和卫生状况,相对于内地的大城市会有相当的差距。但当记者走进位于中印边境的西藏日喀则市亚东县,却发现只有几条街道的小县城里,每隔200—300米就有一个公共卫生间,在商业闹市区与众多商铺比邻而立。

  这些公共卫生间都是按照统一标准修建的,通风良好没有异味,而且都有冲水设备,有专人定时进行打扫。即便在夜间,公共卫生间的灯箱标牌也很明显,让初到此地的游客感到很方便。

  “一年多以前,亚东县的公共卫生间也是旱厕为主,由于打扫和管理不到位,气味难闻,很多老百姓宁肯在厕所外随地解决,也不肯进厕所。”亚东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次旺说,变化的关键是亚东县改变了公共卫生间的建设思路和管理体制,这一切都发生在2016年。

  次旺介绍说,2016年至2017年,亚东县在县城新建了9座公厕,建设总面积537.4平方米,还在帕里镇新建了6座厕所,建筑面积345.26平方米。这15座厕所总投资近400万元,全部是政府自筹资金,目前已经全部通过验收并交付使用。“有的厕所是沿街新建,有的是花重金从商铺手里收购门面房改建。如果是开商铺,每月租金至少3000元,即便是这样,县里也下决心、花重金干好厕所革命。标准化的新公厕建成后,以往繁华区域随地便溺、脏乱不堪的问题迎刃而解。”次旺说。

  “三分建,七分管”。亚东县委县政府以“厕所革命”为抓手,探索建立“以商建厕、以商管厕、以商养厕”的长效运行机制。

  亚东县县委书记舒成坤告诉记者,亚东县安排专人赴上海、成都、拉萨等地进行考察,决定采用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通过招标,委托第三方的圣净公司进行管理维护,并积极吸纳符合条件的建档立卡贫困群众参与厕所运营维护管理,促进贫困群众增收。

  在亚东县一家影院旁的公厕内,记者看到,公厕标识清晰显著,厕内四壁贴有白色瓷砖,洗手盆、镜台、蹲便和小便池刷洗得很干净,储水式冲水箱在充满水后自动冲洗蹲便池,通过环卫工人简单的清扫,就能保证不留积便,厕内无异味。

  “目前,每座公厕的管理维护费用为每月3000元,46名环卫工人的月工资在4000元左右。连同道路清扫、下水道疏通、河道清淤等城市环卫工作一起打包,每年的支出大约441万元,政府的职能从以前直接介入变为管理监督,各部门每周联合进行抽查,一下子解决了环卫工作长期‘管不好’的问题。”舒成坤说。

  林芝鲁朗景区

  给排水做到位

  育婴室很方便

  “前几年,高原上的‘露天厕所’让许多内地游客望而却步,有的实在急了,便用纸巾捂着鼻子硬闯进去;更夸张的是,有时候路上一个厕所都见不着,只能在野外上,通常是男左女右……”从业十余年的导游旺扎一说起带游客上厕所的经历就觉得既好笑又无奈,“就为厕所这一块,我们还要做好游客的思想工作,还希望他们‘入乡随俗’。”

  2016年年底,西藏开始在全区交通沿线主干道、旅游景区及县(区)、乡(镇)、村(居)、加油站、商业网点规划新建、改建厕所1934座,计划投资约20亿元,争取逐渐形成覆盖城乡、布点科学、功能完备、生态环保、特色鲜明的公厕布局。“这两年,带团时能明显感觉到客人对‘方便’的抱怨少多了。”旺扎说。

  在西藏著名的景区林芝鲁朗小镇,记者看到,在每个停车场周边都有设备先进规格较高的公共厕所,既包括男厕、女厕和残疾人厕所,还有专门为母婴设计的育婴室。

  鲁朗小镇的公共厕所主要集中在停车场、酒店和主要商业街区周边,综合考虑到淡旺季游客分布等多重因素。面积1288亩的景区范围内的公厕均为冲水厕所,而且从设计开始就将给水、排水及污水处理通盘考虑。

  “目前鲁朗小镇家庭旅馆床位为2000张,预计若干年后,峰值的游客量为4000人,我们设计的污水处理能力为每天900吨,给水和排水均采用的是统一的市政管道。”鲁朗景区管委会副主任刘顺江说。

  鲁朗小镇把公厕的维护保洁交给了一家第三方公司——西藏国策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来自四川雅安的刘成香就是该公司的一名保洁人员,他告诉记者,夏天的时候车辆比较多,游客也多,每天要从早上8点半一直忙到晚上6点多钟。到了冬季,虽然游客的数量下降了,但让他苦恼的是水冲厕所带来的管道冻裂问题。

  “白天的温度最高可以到17摄氏度,而到了晚上最低可以低到零下20摄氏度,坐便器经常冻裂。”刘成香说。

  为了解决冻裂的问题,鲁朗景区准备增加一些取暖成本。“虽然在公厕周边都有一些太阳能光伏设备,但用于公厕的取暖,可能暂时无法达到。不用2000到3000瓦的电暖器,500到1000瓦能够保证室内不结霜就可以。”刘顺江说。

  众所周知,水冲厕所需要完善的排水管网基础设施。然而,由于受高寒、高海拔、基础设施薄弱、生态环境脆弱等条件限制,西藏很多地方不仅很难建设水冲厕所,很多新的厕所技术在高原上也会遭遇自然条件的挑战。

  为解决这一难题,西藏有关部门多次派人赴内地调研,考察学习先进技术,召开“西藏‘厕所革命’项目工艺技术论证会”、编制完成《西藏自治区“公共厕所革命”技术导则》等,并秉着勘验成熟一座、就开工建设一座的原则。目前免水可冲技术和泡沫封堵与微生物降解技术比较适合西藏特殊地理环境。该技术已在纳木错、达古景区等地进行试点,已投入运行的新型厕所,效果良好。

  北京免水可冲技术发明人吴昊说:“免水可冲厕所技术是收集新鲜小便液进行除臭,使之变成冲洗液,对大便进行除臭粉碎冲洗,从而实现不依赖水源还能进行卫生冲洗。这适用于各类缺水、少水、无给排水管路、无电、高寒、高海拔等地区。”

(责编:王红玉、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