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贵南县全力推动草场修复

好生态 肥了牛羊鼓了钱袋(民生调查 “+”出脱贫路③)

本报记者 何 聪 王锦涛

2017年12月04日08:4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好生态 肥了牛羊鼓了钱袋(民生调查 “+”出脱贫路③)

  核心阅读

  放牛羊,种青稞,是青海贵南县的传统。然而,牛羊过量、草场退化,让群众在贫困线上摇摆。牧民开始进行“除草变种草”,在耕地上种植适应当地环境的牧草燕麦,作为牲畜的饲料。牧民们还抱团成立合作社,提高议价能力,吸引企业进驻,进一步发展生态畜牧业,最终,走出一条“生态+”的脱贫路。

  话得从青海贵南县说起。

  县城东南有座山,叫嘉仓山。嘉仓山下有个村,叫加尚村。村里都是藏族,放牧为生,人随牛羊走,换季扎帐篷。

  加尚村的生活静若止水,仁庆塔的日子波澜不惊。

  不安于穷现状,仁庆塔决定出门闯。经过几年跌绊,栽过几次跟头后,他在玉树做粮油生意挣了钱。赚了钱的他,从玉树回到家乡贵南,搞起了生态畜牧业合作社,为贫困户分红。“今年纯利润40多万元,按照股份全部分发。”如今,已是嘉仓生态畜牧业合作社理事长的仁庆塔说,能获得这个果,都是草场生态转好种下的因。

  牛羊超载,探索耕地种草

  家家放牛羊,户户种青稞。地处农牧区过渡带的贵南县,有草山,也有耕地。老百姓既是牧民,也是农民。

  然而,更多的却是“戴帽”的贫民。当地有说法,“夏壮秋肥,冬瘦春死。”啥意思?贵南县农牧和科技局局长杨振海说得透,传统放牧多多益善,导致牛羊超载。冬天草料不足,牛羊就得“掉肉”。加之贵南海拔高,牧草返青要等到来年5月份以后,青黄不接时,能不能挺过来,全看牛羊的“造化”。

  而牛羊超载到底有多严重,要不是一场突发的口蹄疫,可能很难说清楚。疫情突发,按照牛羊数量发放疫苗,竟有110多万,而按照草畜平衡,全县应该保持在60万左右。

  超载的后果,是草料紧缺、草场退化、鼠患加剧,“草场重度退化40%,形成黑土滩40多万亩,沙化80万亩。”这笔扎心的账,杨振海现在算起来都还疼。

  牛羊在温饱线上挣扎,群众在贫困线上摇摆。以草定畜,刻不容缓。

  修复草场,就得禁牧、轮牧和减畜,而牛羊是牧户立命的根本。禁牧不能禁养,怎么办?“好在有几十万亩耕地。”主管农牧的副县长仁欠本说,一番调研后,下了决心:立草为业、草业先行、发展畜牧。

  “传统是耕地种青稞。实际上,经过科学实验和实地试验,贵南的耕地更适合种植牧草燕麦。”仁欠本说,燕麦抗旱耐寒,可成为牛羊越冬的牧草和舍饲养殖的饲料。

  要在耕地上种草,对一辈子都在除草的庄稼人来说,这个弯拐得有点大。“没人愿意。”仁庆塔说,大伙儿认为这是对土地的“大不敬”。就在县里一筹莫展的时候,敢折腾的仁庆塔,在自家的地里种下了燕麦。

  牧户抱团,提高议价能力

  大丰收。

  仁庆塔借来弟弟的手扶拖拉机,将燕麦一车车拉回家,扎成草料。冬春之际,别人家的牛羊集体“瘦身”,仁庆塔家的却膘肥体健,出栏变现。

  本是高兴事儿,仁庆塔却乐不起来。“因为单打独斗没啥前途。”仁庆塔说,他的牛羊肥,比别家卖得高,但说到底还是买家定价,只能看人脸色,还生怕不要。

  “我们很想发展集体经济,走专业合作社的路子,提高牧户的议价能力和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杨振海说,前些年兴起合作社的风潮,他们也外出考察学习,回来后就地推广。“当时全县组建了10多个合作社。”杨振海说,外来经验水土不服,各合作社内部管理水平低,实际运作困难重重。

  而且,牧户也都留着心眼,怕一入社牛羊全成了“公家”的。于是只将少数牛羊入社,多数自留,草场也一样。“结果公私难分,还老想着薅羊毛,能成吗?”仁庆塔说。

  虽然合作社没火,但仁庆塔却看到了一点星星之火。

  仁庆塔找到几个信得过的亲朋好友,联合起来,搞家庭小牧场,他当“牧场主”。合计有数百头牛、成千只羊,各自放牧,集体出售。规模变大了,名气也不小。不管外地客户,还是本地屠宰场,都愿意找他下订单。“你想要多少,我都能接得住。”仁庆塔说,销售不再被卡着脖子,而是谁出价高,就卖谁,“这叫尊重市场规律嘛。”

  到了2015年,入伙的牧户已有19家。随着农户数量不断增多,小牧场那种乡土社会间的信任到了极限。“口头约定式的合作,到了一定规模就相当脆弱。眼下小牧场发育已成熟,这个时候,我们需要介入引导,助其转型。”杨振海说,县里调研考核之后,决定扶植一批小牧场转型合作社。

  专家进县,指导牧草青贮

  毫无意外,仁庆塔榜上有名。

  “我们制定了一套完备的考核体系,评星级,定名单。”杨振海说,最终入选的小牧场,给予项目支持,“但须先建后补,让钻空子、套项目的人动不了歪心思。”

  家在嘉仓山下,合作社就叫嘉仓生态畜牧业合作社。牧户将牛羊和草场作为资本入股。实物入股怎么折价,是个技术活。“大家伙选出信得过且有眼力的人,作为评估委员会。按照市场价,结合牛羊成色和草场质量折价入股。”仁庆塔说,再召开大会,成立理事会、监事会等部门。

  小牧场升级合作社,饲养技术也更新换代。“县里请来专家,为我们教授牧草的青贮技术。”仁庆塔说。走进青贮窖,一股青草香。“青贮就是将新鲜牧草与空气隔绝,掩埋发酵。不仅耐变质,而且养分足。”贵南县农牧和科技局生态办主任李元海说,1斤相当于干草料7斤。

  发展“智慧养殖”,采用分群养技术。“不仅牛羊分开,而且羔羊、母羊和公羊也分群。”李元海说,甚至还按照体重分群,避免丛林法则,“精准补饲,让所有的牛羊均衡营养,共同增重。”李元海说,如今,幼畜的成活率和增重率稳步提高,母畜损亡率和饲养成本慢慢降低,“缩短了牛羊对牧场的踩踏时间,天然草场都在慢慢恢复。”

  大户带小户,先富带后富。生产效率的极大提高,让合作社有了底气和实力帮扶贫困户。“贫困户主要是牛羊少,草场闲置,外出务工没门路。”仁庆塔说,合作社将他们的草场和牛羊折价入股,再把人送进城里务工。

  加尚村的万牟太,家里只有5头牛,家庭年收入微薄到可以忽略不计。入股后,合作社把他和媳妇介绍到县医院,做起了清洁工,平均每人每月2200元,年底还能拿到合作社的分红。东周才让家也是贫困户,高考落榜后,一直闲在家。如今,成了县里唯一的藏汉双语打印店——嘉仓打印复印店的负责人。“是合作社投入13万元开的。”东周才让说,店由他和村里的另外3个“知识青年”打点,由于做的是独家,生意火爆,成本早收回,现已盈利。

  “想要真扶贫,先得可持续。”仁欠本说,合作社的扶贫模式,既能推动牦牛、藏羊养殖,而且让50%多的劳力从土地上解放出来,转移到二、三产业,做大蛋糕,良性循环。去年,县里又请来了“老扎西”。老扎西是青海著名高端牦牛肉品牌“5369”旗下的一家有机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在县里建了扶贫产业园区。于是,扶贫模式再升级:打通上下游,延长产业链,提升畜产品附加值。

  走进老扎西,青贮窖、牛舍等生产区划分明了,拌料机、粉碎机等设备一应俱全。来自嘉仓生态畜牧业合作社的贫困户桑杰正在为牦牛添加饲草料。“一个月2800,还包吃包住。”桑杰说,分红的那天下午,他去了趟银行,将钱存进储蓄卡。一查,已经存了好几万元。

(责编:王红玉、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