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南达杰保护站的生态担当

李皓

2017年08月29日11:31  来源:西海都市报
 
原标题:索南达杰保护站的生态担当

downLoad-20170829081634.JPG

8月28日,“三江源国家公园全国媒体行”采访团,前往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可可西里管理处索南达杰保护站采访。 记者 祁晓军 摄

  8月28日,“三江源国家公园全国媒体行”采访团抵达最后一个采访地——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索南达杰保护站。初秋的草尖已微微泛黄,7只憨态可掬的藏羚羊在保护站的围场内悠然漫步,它们都是今年7月保护队员在巡山过程中发现的藏羚羊遗孤。从保护站的救护中心成立以来,已经有三百多只藏羚羊遗孤在索南达杰保护站“长大成人”。这里是藏羚羊的“孤儿院”。

  采访组抵达索南达杰保护站时,巡山队员达才正在给游客讲述一个充满了悲情色彩的故事。许多年前,达才在巡山过程中,看到了这样一幕,卓乃湖边,藏羚羊妈妈刚刚生完宝宝便遭到了狼的伏击,为了保护藏羚羊宝宝,藏羚羊妈妈便一步三回头地将狼引到山岗背后,不惜牺牲自己,保全了藏羚羊宝宝羸弱的生命。这个藏羚羊宝宝后来被索南达杰保护站收养。

  来自广州的陈子良是达才当天的听众之一,他是在进藏途中慕名赶往索南达杰保护站的。此前,可可西里管理处森林公安局副局长罗延海向采访组介绍,因为靠近青藏公路,索南达杰保护站除了担负着救助藏羚羊孤儿以及受伤的野生动物外,还肩负着向游客宣传可可西里的任务,它是可可西里对外展示自我的窗口。旅游旺季时,前往可可西里参观的游客数量有数百人,只要一有机会,达才和他的战友们,就会给大家讲述救助藏羚羊的故事。

  听完达才的介绍后,陈子良说:“我们之所以保护藏羚羊,是因为藏羚羊的种群数量,是衡量可可西里生态环境的一个重要指标,保护藏羚羊其实就是在保护人类自己的命运。”

  一名来自浙江的自驾游客听完达才的讲述后,激动地说,他一路从浙江驱车而来,行驶路线就是沿着长江溯流而上,越往源头走,他越发意识到长江源区生态环境的敏感和脆弱,也越发意识到习总书记提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内涵。“如果没有了良好的生态环境,我们创造再大的经济价值也没有用。”他说。

  达才在索南达杰保护站当巡山队员已经8年,二十天前,他从格尔木来到站上,就没有下去,因为没有条件理发刮胡子,达才的胡须已经遮盖了嘴唇。来自河南的大车司机王发旺告诉采访团记者,每一年他都要走好几趟青藏线,如果有机会,他都会在索南达杰保护站歇歇脚,他对巡山队员们的生活很熟悉。“他们往往半个多月才回一趟家,站上连吃蔬菜都很困难,十年前我跑这条线路时,路两边很少能见到藏羚羊,如今却经常能见到,这都和保护队员的艰苦奋斗分不开。”

  在索南达杰保护站,采访组见到了好几本厚厚的游客留言本。

  有游客这样写道:“这是一个用英雄的名字命名的保护站,坚守在这里的每一名巡山队员都是名副其实的英雄。”

  还有游客发出了这样的感慨:“索南达杰保护站,是我们了解可可西里的第一站。”

  在前天的新闻发布会上,罗延海这样说:“我们之所以要在索南达杰保护站增加宣传的功能,是因为我们意识到,保护三江源的生态环境,不仅仅是青海人自己的事,希望能够动员全社会的力量,让大家用共同的环保意识,保护三江源的青山绿水。”

  “巡山队员的故事很生动,很有教育意义。”陈子良说。

  达才和他的战友们,将自己的亲身经历,演绎成可可西里生动的环保教材,教育着过往的游客,力求赢得生态价值的最大化。

(责编:张志平、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