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霍城县一夫妻义务巡边护边23年 用爱筑成阵地

高哈尔 梁越

2017年08月06日09:32  来源:亚心网
 
原标题:新疆霍城县一夫妻义务巡边护边23年 用爱筑成阵地

  亚心网讯(通讯员 高哈尔 梁越)“这条20公里的边境线,我每天来回走三次,我已经走了23年,这个地方哪里有块石头,哪里有个坑,我都知道。”霍城县公安边防大队莫乎尔边防派出所的护边员朱国力说道。朱国力与妻子王利在63团边境线已经驻扎了23年,他们家门口斜对面的地方就是清朝乔老克炮台的遗址。巧合的是:1746年,这座乔老克炮台见证了一对夫妻守卫边疆,打击侵略者的壮丽故事,251年后,又是一对夫妻默默在这里义务巡边护边23年。

  护边员朱国力与妻子王利修补边境铁丝网。

   车从霍城县城开往朱国力的家中,车外的景色从成片的农田、绿树,慢慢转换成大片的沙包地和芨芨草,车颠簸行驶40分钟,最后停在一座荒无人烟的哨所旁。当时正中午的地表温度已经达到40度,哨所旁的护边员执勤房就是朱国力的家。朱国力的家很简单,三间小小的房子,客厅只有两个沙发和一张桌子,卧室只有一张床,墙上挂着两张结婚照,照片主人公都相同,只不过一张是20年前的照片,一张是20年后的。

  护边员朱国力与妻子王利巡逻边境。

  “这张照片是今年6月份在我生日的那天在清水河的一个照相馆拍的,老婆说这么多年了,两个人也没有留下什么纪念,所以就拉着我去拍的。”朱国力笑着说到。朱国力和妻子两家父母原是邻居,他们本人从小是青梅竹马,在1994年领证结婚。“那时候这个哨所没有建立起来,我们就住在离这里不远处的一个地窝子里,那时候周围没有一处人家,每天天刚亮他就去边境线巡逻了,我就在家把饭做好等他。”她的妻子说,他们这个习惯已经坚持了23年了。

  护边员朱国力与妻子王利维护边境设施界碑。

  “担任这个护边员我真的很开心,因为感觉作为一个中国人在边境第一线上为国人守好边境线是一件很有荣誉感的事情。但是这些年自己对不起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孩子的学校在团部,离家10多公里,开学后只能让她住在亲戚那里,所以每次一到开学孩子就哭着不愿意离开家。老婆跟着我这么多年,连个像样的化妆品和衣服都没给她买过。有一次我去巡边了,她在家突然要临产了,她自己骑着摩托车去医院,路上还摔了一跤,后来医生告诉我妻子要是再晚来一会就会危及生命了。”老朱说,此时坐在老朱一旁的妻子起身出了房门。

  护边员朱国力带领中小学生参观乔老克炮台。

  后来在门外老朱妻子告诉记者老朱身体不好,每天护边任务重,除了早晨巡逻,中午和下午他都会去边境线上巡逻,要是那一次没有去,他心里就不踏实。护边任务能帮他分担就分担,而且我们每天聊的就是一些边境线上的事,这条边境线已经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了。

  护边员朱国力为中小学生讲述守边护边故事。

  朱国力和妻子于1994年领证结婚后把家落在了63团与哈方接壤的边境线上,他们在边境线上放羊的时候便主动担任起边防派出所的护边员一职,护边巡边23年中,两人共同经历了很多事情,每次回忆起来,老朱都很激动。“有一次早晨我的妻子在边境铁丝网边上看到一个人,那人见到有人过来就跑了,我妻子急忙跑来告诉我,我迅速将这一情况打电话告知了边防派出所的民警。紧接着我就循着那个人逃跑的方向找,在一处荒地里找到了一处脚印,后来循着脚印找到了那个睡在边境铁丝网旁的那个人,原来是附近的牧民,他是喝了酒后无意间睡在了边境铁丝网旁。我特别喜欢在刮完大风后出去巡逻,因为那时候风就会把黄土地刮平,人走在土地上容易留下清晰的脚印。”

  护边员朱国力与妻子王利。

  23年的护边工作已经让老朱练就了一套护边功夫,2017年护边员大队建立起来,老朱就被边防派出所选为护边员一分队队长,现在他把多年练就的护边绝技在护边工作中传授于队员。

  “现在护边工作比以前规范了,以前都是我一个人循着这条20公里的边防线一个人独自放牧义务护边,现在护边人员增加了,护边任务更明确了,而且每人每月都有2000元的工资,护边员每天在边境线上巡逻,边防派出所官兵每天也会到这边开展巡逻任务,感觉边境线安全更稳定了。”莫乎尔边防派出所副所长郑桂林告诉记者,在这一带边境线26年来没有发生一起人员越界的事件,“老朱夫妇人真的很好,每次我们白天巡逻的时候,老朱的家就是我们临时落脚点,嫂子都会端来奶茶和馕款待我们,嫂子看到战士衣服破了,也会主动帮战士把衣服补上,在我们心中,老朱夫妇就是所有官兵的家人。”

  护边员朱国力的巡边情况日记本。

  2014年时任国防部部长常万全与护边员朱国力亲切握手。

  聊到以后的个人去向问题,老朱告诉记者,自己大半辈子都在这条边境线上,老婆和孩子也非常支持我的工作,担任护边工作23年来,我们夫妻在这条边境线上共同经历了很多事情,我们双方对彼此的支持让我们度过了一些很艰难的岁月。这条边境线就是我们夫妻的阵地,我们以后还会坚守下去,直到我们老的干不动了。

(责编:张志平、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