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京回到青海,大学毕业生张国辉带着乡亲们创业脱贫

“天空之镜”战贫记(青春派·脱贫攻坚我争先⑦)

本报记者 何 聪 王锦涛

2017年07月11日08:5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天空之镜”战贫记(青春派·脱贫攻坚我争先⑦)

  站在张国辉办公室兼卧室的窗户前,放眼望去,就是被称作“天空之镜”的青海茶卡盐湖。

  张国辉是青海省乌兰县扶贫产业园负责人,对他而言,“茶卡盐湖”不仅是大美青海的一张名片,更是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的一张“王牌”。因为,他返乡创业、带动乡亲们规模化养殖的茶卡羊品牌也叫“茶卡盐湖”。经过几年的努力,张国辉打造的“公司+合作社+牧户”的产业经营模式日渐成熟,“茶卡羊从订单收购到加工、冷链仓储、物流、产品体验、线上线下销售的全产业链已基本完善。”张国辉不无骄傲地说,这先后带动牧民和贫困户600多户,给贫困户和牧民累计分红1360万元。

  企业:流转牧户草场,规模化经营,拓宽增收渠道

  出生在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的张国辉,上学时的梦想是离开贫瘠荒凉的家乡,落户繁华热闹的都市。当年他大学毕业落户北京时,不会想到若干年后,事业顺风顺水的自己会回到贫瘠依旧的家乡。

  海西州乌兰县茶卡镇,海拔3000多米,位于柴达木盆地东部边缘。当地多是蒙古族,在辽阔的茶卡草原上以放牧牛羊为生。“主要是养茶卡羊。”茶卡镇巴里河滩村的牧民建国说,乌兰县境内有环茶卡盐湖区域独特的盐生植被天然牧场,在这里生长的茶卡羊肉质细嫩、肥而不腻、鲜而不膻,“吃过的人没有不说好的”。但囿于基础设施薄弱,流通体系不健全等因素,一直以来,茶卡羊都是“养在深闺人不识”,别说是全国,就是在青海也叫得不够响。而在竞争激烈的生鲜市场,无名,意味着薄利,甚至无利。

  “而且,乡亲们是很传统的家庭放养模式,很分散,到了出栏季,价格都是收购者说了算。”张国辉说,没有规模优势,也无品牌效应,高品质的茶卡羊,却卖不上好价钱,“所以,对当地牧民来说,脱贫不易,致富更难”。

  2010年从青海回北京时,张国辉就想:“我得为乡亲们做点事儿。”同年,张国辉不顾家人的反对,回到青海创业,而这一次,他打算“不走了”。

  从首都到省城,再到县城,最后回到镇上,进到村里,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进村调研,考察市场,前前后后就是半年时间。“茶卡羊品质没得说,但真正要做大做强,群众受益,还得规模化经营。” 张国辉说,“再者拓宽增收渠道、分流转化富余劳动力,如此,才能提高牧民抵抗市场风险的能力,提高收入水平”。

  2011年,张国辉在茶卡镇投资成立乌兰县吉仁生态农牧业有限公司,首先和巴里河滩村牧业合作社合作,按照每亩平均6块钱的价格流转了47名自愿加入的牧户的草场,他们的羊以高于市场的价格折算为股份,牧民为公司放羊,公司给他们发工资。

  牧民:不仅有工资和草场流转费,而且年底还有分红

  青海是世界四大无公害超净区之一,农牧资源独具特色。但由于基础设施、流通体系不完善原因,一些绿色生态食品未能被国内消费者熟知。茶卡羊要走出青海,走向全国,销售通道与冷链物流是道难解的大题。

  以往茶卡羊只能通过线下实体店进行销售,传播力不强,知道的人不多。“茶卡草原核心区域天然散养的茶卡羊,若依托电商平台为客户提供最新鲜的高原无污染产品,是不是就能打开局面?”张国辉寻思着。2016年海西州与京东签署了电商扶贫战略合作协议。张国辉瞅准时机,主动与京东生鲜接洽合作,2016年“双11”期间,茶卡羊在京东商城自营平台上线,“一下子就卖到了成都、上海、广州等地。”张国辉说,“我自己都没想到,前期的配货全被‘秒杀’。”

  “和电商平台深度合作,让他们为茶卡羊扶贫项目提供更为完善的生鲜冷链宅配体系,并请他们为养殖基地提供电商技能培训、金融、运营和技术等支持。”张国辉说,这将为茶卡羊增加强有力的外销渠道,不仅有助于实现茶卡羊产业链条的完善和品牌塑造,也会促进推动我们的农牧业产业升级,帮助农牧民增收。

  “茶卡盐湖”的牌子亮了,茶卡羊的“身价”涨了。“现在,我们的茶卡羊已经成为国家地理标志特色农牧优势产品。”张国辉说,为500多户牧民平均增收1万元,茶卡镇巴里河滩村的牧民最高增收7万多元。

  最高增收的牧民就是建国,今年,他终于跨过了心里的那道坎。

  “前些年做生意严重亏损。没办法,将祖祖辈辈放牧的草场和家里所有的牛羊都抵押了出去还债。”建国说,当时整个人就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但是三个孩子都在上学,家里可不能断了炊。建国带着老婆去城里“站大脚”打零工,到德令哈的枸杞地里摘枸杞,“一天40多块钱,吃住用过,挣不了几个钱。”

  建国的情况张国辉了解后,以公司的名义借钱给建国,替他收回草场和羊群,草场流转进公司,羊群折算入股,“就拿我说吧,不仅有工资和草场流转费,而且还是股东,年底能分红。”建国掰着手指说,你问我收入增长了多少?翻了三番还不止!我来给你算笔账,我家是4000多亩草场,每亩6块的流转金,这就是2万多块钱,我和媳妇每人每月1000块钱工资,一年就是2万多,折算入股的羊,年终分红3万块。这加一起就是7万多块钱啊!建国说,这几年,他不仅还清了欠债,还在镇上买下了一套90多平方米的房子,“这几天寻思着进城买辆小轿车”。

  品牌:严格控制数量,15亩草场只养一只羊

  7月,茶卡草原青草萋萋,低垂的白云和游走的羊群,在天际线上相互交织。

  今年,张国辉向乌兰县扶贫开发办公室支付扶贫资金资产收益分红金240万元,覆盖全县建档立卡贫困户908人,人均达到2600多元。

  企业收益好,政策跟得上,牧民心劲足。2016年,青海省扶贫开发局在乌兰县投资1500万建设扶贫产业园。作为产业园的负责人,张国辉采取“一园多区”的布局方式,“既发展旅游扶贫、电商扶贫等项目,又发展‘茶卡羊’纯天然养殖规模和深加工,并建成投用30万只屠宰加工生产线、3500吨保鲜冷冻库等冷链物流设施。”张国辉说。

  其中,冷链物流设施尤为关键。“一般市场上秋冬季牛羊出栏时,价格一般会压得比较低,春夏季价格又比较高。”张国辉说,这就需要我们以空间换时间,在市场收购价低的时候,产业园将全县所有贫困户和牧户的牛羊肉免费存放在冷库当中,等市场价格回升时再销售,如此一来,牧民就能旱涝保收。去年,这一举措就让牧户的羊肉收购价从每斤13元等到了20元,每只羊增收200多元。

  “发展茶卡羊生态养殖业,加大草场流转规模,让更多的贫困户通过特色产业脱贫致富,形成可持续发展的特色产业经济。”张国辉说,只有从“输血”到“造血”,摸准市场的脉搏,才能确保稳定脱贫、长效脱贫。

  做出一个品牌难,守住一个品牌更难。“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我们严格控制数量,按照15亩草场一只羊养殖。”张国辉说,为的是保证肉的品质,做出高附加值,“现在70%的客户都是回头客,每年的订单在400多吨。在北京的展会上,香港客商闻香而来,品尝后立马提出合作。目前正在筹备,预计10月份将在香港市场上市。”张国辉说。

  “截至目前,扶贫产业园各个产业为贫困户提供200个就业岗位,人均年收入2.74万元。”张国辉说,扶贫产业园还专门针对一些需要照顾病人不能离家就业的人,做了“私人订制”,在保证产品销路的情况下,设计开发了电热敷盐袋,将盐和盐袋送到贫困户家中,每装一个付加工费2元,保障其收入。“这还不够,未来要通过一、二、三产融合发展,做到旺季有旅游收入、淡季有产业和电商收入,而茶卡再无贫困户。”张国辉面向游人如织的茶卡盐湖,充满希冀地说。

(责编:张志平、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