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举行记者会,央行行长等谈金融改革

金融应更好服务实体经济

本报记者 刘志强

2017年03月11日09:3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金融应更好服务实体经济

●货币政策不搞“大水漫灌”

●部际联动监管金融市场

●大力发展直接融资

●非银行支付监管将加强

“2017年,随着中国经济稳定健康发展,人民币汇率应该比较稳定。有关政策没有太大变化,但在执行和监管方面要做得更精细。”在10日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记者会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及央行有关负责人就金融改革与发展回答记者提问。

近期,央行在公开市场上利用了逆回购、中期借贷便利工具等各种工具。市场上观点认为,这会传导到实体经济,加剧融资贵、融资难。

对此,周小川表示,仍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准确地说,就是货币政策要保持稳健中性”。这将有利于推进供给侧改革,“很多企业要‘三去一降一补’,如果货币太松的话,压力就不够。”搞“大水漫灌”对经济会非常有害,可能导致通货膨胀上升、资产价格泡沫等问题。

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逐步缓解,中小企业融资比例每年都在上升,“在企业贷款60多万亿元的大盘子下,已经实现贷款余额大型企业、中型企业和小微企业‘三分天下’,基本都是1/3。”

央行工具箱的工具确实较多,其使用可能也带有引导市场价格、引导预期、传导货币政策的意图,“但也不见得对每次操作数量、价格都要作出过度解读,货币政策总体还是稳健中性。”

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目前,我国资产管理业务涉及部门较多。几年前,“一行三会一局”等部门初步设置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央行负责牵头统一资产管理业务的标准和规制。

当前金融市场监管还存在一些问题。一是理财产品市场混乱,存在标准差距大、套利机会多、投机性过强等问题;二是监管之间通气不够,对市场总体观察和风险把握不够好,“从资产管理各种个体来说,有一些投机性过强、忽视风险”;三是资产管理产品或者理财产品嵌套运行,即从金融系统一个行业的一个公司到了另外一个行业的一个公司,来回在系统里转,转来转去钱没有到实体经济,“这中间可能有一些是套利行为,甚至有一些是违规行为。”

“资产管理和其他金融业务一样,要着重为实体经济服务。”周小川表示,目前各有关部门对于资产管理存在的问题初步达成一致。

去杠杆,是2017年供给侧改革的重要举措。如何看待当前杠杆率?会有哪些新动作?

当前,我国住户部门和政府部门的杠杆率不是特别高,但企业部门,即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率,从全球看比较高。杠杆率持续增加,不利于经济的持续发展,也在积累一定风险。央行副行长易纲说:“因为我国储蓄率高,形成了以银行为主、以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格局,大家从银行借钱占的比例比较高。”

现在的解决思路就是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各行业要严格资本约束,宣传一个理念:一个企业、一个投资有多少钱就干多少事。”易纲表示,投资和企业首先要有资本金来承担风险,然后再去借钱,使资本金和借来的钱有最优配置和比例。这样能激发全社会融资结构优化,激发投资主体承担风险,认真评估每个项目,在做决策前把风险控制好。资本金多了,就可以把整个杠杆率稳住,然后慢慢实现下降。

在周小川看来,去杠杆与供给侧改革全局大有关系。一方面,那些自身杠杆率过高的企业要控制,金融系统不能过多支持这类企业,要鼓励直接融资或者进行市场化债转股。另一方面,去产能、去库存也有利于去杠杆,“有一些产能过剩企业,过去占用了过多信贷资源。金融机构在内部评级和对客户的各项指标监测方面,要作出改进,这样就能发现哪些企业过去贷得太多、不应该贷那么多。”

支付产业关系千家万户,是基础性产业。2013年到2016年,我国支付机构年处理业务量从371亿笔增加到1855亿笔,金额从18万亿元增至120万亿元。其中,网络支付业务增长更快,去年支付机构业务量和金额同比分别增长102%和87.6%。

非银行支付产业规模不断做大,也积累了一些问题。央行副行长范一飞直言不讳:比如,市场参与者众多,导致供大于求、过度竞争;再如,机构内部内控薄弱、风险管理放松等,对消费者保护不够,“一是消费者个人隐私特别是关于支付的敏感信息泄露,甚至一些信息公开在网上买卖;二是备付金被挪用的情况一度比较严重,有些机构把客户备付金拿来炒房炒股,甚至用于个人赌博。”

为此,央行做了以下工作:一是对前期风险进行化解处置,尽量帮助消费者挽回损失;二是强化基础建设,如出台网络支付办法、推行账户分类制度等,“把基本规矩建了起来”;三是加强监管,截至1月,全国清理239家非法从事支付业务的机构,进行整顿清理,部分移送公安部门处理。“下一步主要是做好执行工作。” 范一飞说。

(责编:郭慧芳、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