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前首相布莱尔:西方民主面临“危险时期”

夏文辉

2016年12月07日09:39  来源:新华社
 
原标题:英前首相布莱尔:西方民主面临“危险时期”

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5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一个论坛演讲并接受《今日美国报》专访时说,从英国“脱欧”到意大利修宪公投导致政府下台,这些政治动荡表明西方民主正面临近年来最危险的时期。

【制度羸弱,“这很麻烦”】

布莱尔说,现在很多时候,政策决定是在制度羸弱的环境下做出的,这其实很危险。言及过去这一年,布莱尔认为民粹主义和狭隘国家主义出人意料的胜利对一些西方国家的政权形成挑战。他将美国大选和意大利修宪公投都归为这种情况。

“我相信,公众都希望国家向前(发展),但如果当前的制度不能推动向前,而且不能满足民众希望看到的改变,就会有人想:‘我不管其他人,我自己干’,而这对大众很有吸引力。”

对西方的政府而言,布莱尔认为如果缺乏力量和活力,松散而且守成,那就存在其他(极右翼)力量乘虚而入的风险。

【社交媒体,“革命现象”】

布莱尔指出,现在社会对政府建制性的政策措施民怨很大,“大批民众感到被当权者所忽视,这是实际情况。而且现在相比以往,(民众)有着对政治有更多的愤怒。”

他举例说,移民问题并不是一个新事情,但是现在(民众)则因此显现出对全球化及其效应更多的怀疑。

布莱尔认为,社交媒体是一种“革命现象”,改变了政治的运作方式,改变了媒体的运作方式,如果不小心应对,就会将民众与其观点相同以及对世界持怀疑立场的人“锁入”同一语境。

【言及美国,“拭目以待”】

当天布莱尔还在一个提倡无政治标签的论坛上演讲,当现场有人问他如何看待美国新领导人及其政策走向,布莱尔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我不会涉入你们(美国人)的政治……终究我会谈谈看法,(现在)让我们拭目以待”。

布莱尔随后转开话题,说相对于美国,他现在更担心欧洲。他认为,美国的政治制衡和平衡机制健全,经济状况不错。但欧洲的制度行至虚弱节点,这让人困扰。

【中间道路,“需要强化”】

布莱尔一周前宣布成立一个机构,以加强对“中间道路”的研究和推动。布莱尔1997年至2007年担任英国首相,“中间道路”是他力推的执政理念,其突出特征是拒绝和摆脱“左”与“右”的意识形态束缚,讲求实效,以全力推动国家发展。

他认为,当前西方国家需要避免过左或者过右的思潮和政策,应该在美国和欧洲形成更强、更广泛的网络,以推进“中间道路”。

【谈奥巴马,“你还年轻”】

布莱尔同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交往深厚,两人在执政理念上较为默契。谈及即将离任的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63岁的布莱尔语气变得轻松,以过来人的口吻说:“你是年轻的政治领导人,离任时也还年轻,那你会发现有些事情一定会激励你。”

布莱尔离任后受中东问题有关四方(联合国、欧盟、美国、俄罗斯)委任,成为中东问题特使。他说自己多年在中东地区斡旋,是受中东事务所激励。因此,“你必须找到一些事情,让你在早上起来感到有目标,很兴奋,就如同你当年担任首相或总统时那样”。(夏文辉)(新华社专特稿)

(责编:张莉萍、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