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西里无人区生死大救援

【查看原图】
可可西里无人区生死大救援
可可西里无人区生死大救援
来源:人民网-青海频道  2016年09月26日14:42

“我们在可考湖遇到极端天气,2名队员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一辆车坏了,请派救援。”8月24日下午,巡山队员松森郎宝向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以下简称可可西里管理局)打出了此次巡山中的第一通救援电话。

“过来了!过来了!”在一道河对岸焦急等待的郭雪虎终于见到了满身泥泞的弟弟松森郎宝,一把抱住泣不成声。此时,已是9月3日下午17时,距离拨通救援电话整整过去了11天。

返回途中,大部队又多次被陷入泥潭之中,30公里的路,整整走了2天2夜。

9月5日上午10点,25名队员全部安全出山抵达索南达杰保护站,3名队员被紧急送往医院,而3辆巡护车却静静地躺在了可可西里。

 

巡山队员被困海拔5000米的无人区

为了保护可可西里生态环境,配合申遗和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工作,可可西里管理局从今年5月以来先后组织4批巡山队开展密集型专项巡山行动。反盗猎、反盗采是他们最艰巨的任务。

“最早我们巡山是为了保护藏羚羊,现在我们对可可西里的野生动物、自然生态都要进行全方位的巡护。现在来山里挖矿采金子的很多,保护这里的资源不被破坏也是我们的责任。”干了快20年的老队员尼玛扎西介绍道。

8月1日,由松森郎宝等3名老队员带领4名年轻队员,沿太阳湖、巍雪山一带开展巡山行动。对于已经在“世界第三极”坚守了13年的松森郎宝来说,怎么也想不到这次往返700多里最平常不过的巡山之路会成为他永生难忘的记忆。

这一次,他们要将可可西里与新疆、西藏交界区域、可可西里核心区等重要位置都巡查一遍,以确认是否有人进山盗猎、采矿。这来回一趟至少也要700多公里,几乎相当于从青海省会西宁到陕西省会西安的路程。

值得庆幸的是,此次进山巡护并没有发现盗猎和盗采的情况。8月8日,在完成任务返程的途中,可可西里地区突遭降雨降雪、冰雹等强对流天气,无人区的雨季让原本就没有道路的土地更加泥泞不堪,加上沿途不断的沼泽和烂泥滩,7名巡山队员被困在了海拔5000米的可考湖一带。

这时,出门带的2辆车只有1辆能开,食物开始紧张,每天只能吃2顿,7个人一路挖车已满身泥泞、筋疲力尽,2名年轻队员才文多杰和文秀出现严重高反开始发烧。“虽然以前巡山也出现过被困的情况,但是山里最怕的就是出现高反和感冒,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再苦再难,可可西里人从来不言放弃。出去。”松森郎宝说。

8月24日下午,被困16天后在距离卓乃湖保护站200公里有信号的地方,队员们用卫星电话第一次拨通了救援电话。

 

12个人与“吃车”的泥潭战斗4天,无奈放弃

一通救援电话,打破了可可西里管理局井然有序的工作状态,所有人的心都揪成一团,牵挂着被困山里的7个弟兄。可可西里管理局立即成立由5名巡山骨干组成的第一批专项救援行动组,派出2辆吉普车,携带油料、食物、药品、氧气、维修配件等,于8月25日7时出发,连夜赶往被困地点开展救援行动。

救援在路上,山里在自救。在山里,湿透的黄土地完全变成了胶状的软土,车辆不停下陷,完全无法前进。队员们只能站在齐腰的泥里用铁锹挖,把帐篷扯开铺在地上让车行驶,这一挖,就从白天干到了黑夜;在路上,第一批救援人员也没有多好的运气,一路的泥泞也让救援队伍状况不断,300多公里的路一走就是4天。

28日,在距离巡山队员2公里的地方,第一批救援人员和巡山队员以徒步的方式会合。“我们互相拥抱着拍打对方的后背,彼此打气,一下子充满希望。那时候我就想,有救了,有救了。”松森郎宝回忆说。

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回过头看看还陷在烂泥里的救援车,队员们挽起袖口,继续携手与这“吃车”的泥潭做斗争。

海拔5000多米的地方,别说干体力活了,连大声说话都费劲。由于没有机械设备,队员们只能一铲子一铲子的挖。经过4天的艰难挖车,救援队的一辆车实在无法挖出前行,12个人只能挤在2辆车里继续向卓乃湖保护站进发。

9月2日,第一批救援人员和巡山队员到达卓乃湖保护站进行休整,车是“吃饱了肚子”,可是人依然只能饿着。巡山队员已经在可可西里度过了整整一个月,距离公路边的索南达杰保护站,还有140多公里。按照计划,此次巡山虽然范围广,但正常情况下10天左右就可安全出山。

每天走走停停,不断地挖车消耗了队员们大量的体力,食物也只够每个人一天一顿,馒头长毛了,就把外层去掉继续吃,渴了就只能喝点河水。比起饿肚子,松森郎宝最担心的还是生病队员的身体,“必须要抓紧时间出山,否则队员性命堪忧。”40分钟后,队员们继续踏上漫漫回家路。

 

3天3夜生死赛跑,他们赢了!

没走多远,车又被“黏在土里”。正在队员们全力挖车的时候,高反严重的巡山队员才文多杰突然昏倒在地。

“当时人一倒下去我们吓坏了,赶紧放下铁锹救人。休息了好一阵,人是醒过来了,但是开始流鼻血,我们感觉,他的病情又加重了。”松森郎宝紧张地说。祸不单行,由于卫星电话车载充电器出现故障,12名队员再次与后方“失联”。在偌大的可可西里,这下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高原的夜寂静的吓人,但根本无法入睡。脱下天天泡在泥水里的鞋子,双脚已经起泡肿胀。午夜12点半,累了一天的松森郎宝平躺在潮湿的泥地上睡着了。天空闪烁的星斗指引着回家的方向,身旁躺着已经“烧迷糊”的兄弟。

“等不及了,12个人都联系不上,着急死了。”9月2日早晨8点,可可西里管理局决定将救援指挥中心前移至索南达杰保护站,由党组书记布琼驻守,局长布周带着郭雪虎等人前往保护区腹地开展第二次救援工作。

3日下午,12名队员们在“一道河”与第二批救援队员隔河相望。近在咫尺,却被大河远远隔开,水急河宽,车辆无法通过。布周决定让第二批救援队员身上套着绳索,淌过河去给对岸的队员们先送些食物补给,然后用钢丝绳、登山绳拴住巡护车辆,硬生生的把车从对岸拖了过来。

“过来了,过来了。”在对岸焦急等待的郭雪虎终于见到了满身泥泞的弟弟松森郎宝,一把抱住泣不成声。时不我待,汇合后的大部队立即向索南达杰保护站进发。返回的途中,大部队又被陷入泥潭之中,30公里的路,整整走了2天2夜。

4日晚,第三批救援队由可可西里管理局书记布琼带队,焦急地向山里行进。经过一天的车程,5号凌晨,第三批救援队和大部队在星空下汇合。顾不上寒暄,大部队抓紧时间向公路边驶去。

5号上午10点,25名队员全部安全出山抵达索南达杰保护站,3名队员被紧急送往医院,而3辆巡护车安静地躺在了可可西里。

再苦再难,可可西里人从来不言放弃。与不法分子斗争,他们不怕流血牺牲;与大自然斗争,他们不畏风雪绝境逢生。是什么铸就了他们钢铁般的意志?

正如松森郎宝所言:“当看到可可西里保存完好的原生态环境,看到这里安静生活的野生动物,你的心里不由得就会产生一种责任感,这一切,值得我们用生命守护。”(王浩 杨阳)

分享到:
(责编:张莉萍、杨阳)

图集精选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