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依靠草原”到“守护家园” 

三江源国家公园让牧民“生态转身”

【查看原图】
藏戏艺人以说唱方式宣传环保理念
藏戏艺人以说唱方式宣传环保理念
来源:人民网-青海频道  2016年09月22日09:35

“这边的山是什么山?”

“这座山形象如沙堆,这里孕育了绿绿的草,青青的湖,还有活泼的动物。”

在“长江源头第一县”的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索加乡君曲村的草原上,当地著名的说唱艺人达杰和伙伴正在用传统的“藏族说唱”,以一问一答的方式向牧民们宣传着环保的理念。男女老少头顶蓝天席地而坐,听得不亦乐乎。

说起这个村子,在记者眼里是一个近乎“在天边”的地方:距离县城6个多小时的颠簸土路,保留下了海拔4500米的长江源头“最原始的纯净”,土生土长的藏族牧民是这里的主人。

进村的路上,40岁的扎西东周和两个伙伴一同骑着马儿穿梭于绿水青山之间,与世代生活与此的祖辈们不同,他们不是在放牧,而是在捡拾垃圾,胳膊上那印有“三江源国家公园生态管护巡查”的红色袖章,赋予了这一代牧民一个全新的身份,一份光荣的使命。

变化,随着我国首个国家公园——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而起。在这片12.31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草原牧民“华丽转身”,以生态管护员的身份重新“执掌”草原,一条生态保护与民生改善相结合的“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之路已初现雏形。

创新机制让牧民“华丽转身”

三江源国家公园将构建“一园三区”的国家公园,“一园”即三江源国家公园,“三区”即长江源(可可西里)园区、黄河源园区、澜沧江源园区三个园区,总面积12.3万平方公里,范围涉及玉树州杂多县、治多县、曲麻莱县和果洛州玛多县4县的12个乡(镇)、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作为我国首个国家公园,青海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省份。

“建立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坚持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遵循生态保护内在规律,以生态保护管理体制机制创新为突破口,积极探索国家公园试点的有效经验,构建科学的生态保护管理机制,实现三江源重要自然资源资产‘国家所有、全民共享、世代传承’。”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筹)党委书记、局长李晓南说。

“设置生态管护员岗位就是我们创新体制机制的一个重要部分。”在黄河源头玛多县扎陵湖湖畔,果洛州农牧局副局长魏吉全向记者说。在他身边,皮肤黝黑,同样带着红色袖章的牧民更登尖措就是扎陵湖乡擦泽村的第一批生态管护员。

过去,更登尖措放牧,只用操心自己家的草场长势好不好,牛羊壮不壮,草原上的其他事情似乎都与自己无关。今年7月起,更登尖措从草原管护员升级为乡里的首批生态管护员,这下子,更登尖措在草原上更加忙碌了。

“现在村里的草场被网格化划分,在我负责的区域里,这里的山水林草湖和野生动物都是我要日常巡护的,还要对草原设施、退化草地治理等工程进行监管,合作社里谁家的牛羊数量超标了也需要我去清点核实,要是碰到偷捕湟鱼、采石挖沙等破坏环境的行为,我也必须去制止上报。”说起现在的工作,更登尖措既严肃又兴奋:“和过去比,现在我肩上的责任更大了。”

扎陵湖乡党委书记曲洋才让介绍,目前扎陵湖乡擦泽村共有管护员19个,今后要发展到130人,占到村里人口的80%。目前在三江源国家公园内,从乡到村都有自己的管护组织,今后园区内将建设12个乡级管护站和52个村级管护队,最终达到“一户一岗”的覆盖范围,全民都是管护员。

不放牧做管护员,老百姓拿什么实现小康?更登尖措笑着摇摇手:“现在的收入可比以前更多了。”现在,更登尖措家的牛羊以草定畜之后都入股加入了村里的合作社,不用操心放牧,坐等年底分红。成为生态管护员后,每月还有1800元的工资,仅着一项,一户牧民全年就能多增收2万多元。正如一旁的魏吉全总结道:“这正是一条生态保护与民生改善相结合的新路子。”

“我们优先从当地建档立卡的贫困户中选择生态管护员,今后还会考虑返乡的大中专生等人员,帮助他们就地解决就业问题,还达到了增收的目的。同时我们建立了严格的考核机制,不称职的话就会解聘,牧民们很珍惜这个岗位。”魏吉全说。

珍惜这份岗位,不仅出于优厚的报酬,更是忠于自己的信仰。曾经,玛多县以“千湖之县”的美誉富甲一方,但是生态的破坏让这里的生活一落千丈,沦为全国贫困县。经历了大起大落,玛多人更加珍惜现在的一草一木。“草原是我们的衣食父母,环境变好了,受益的首先是我们自己,我们必须要保护好它。”更登尖措说。

“源头之子”齐动员守好一方水土

“你知道吗,这个治多县的索加乡就是为保护藏羚羊而牺牲的‘环保卫士’索南达杰的家乡。”长江源区(可可西里)管委会治多管理处专职副主任才仁闹布激动地对记者说。英雄的故乡,继承着英雄的传统。如今,这里有了一群马背上的“索南达杰”,继续追随着英雄的脚步。

他们就是索加乡君曲村的“马帮巡护队”。别看马背上的汉子们个个英姿飒爽、威武雄壮,可当起生态管护员来也是“吃得苦中苦,细心又善良。”

20岁的永迪江才是马队里年龄最小的队员,和其他同龄人相比,永迪江才放弃了假期玩乐的机会,每年一放假,就和父亲一同插上旗子、带上袖章、装好日志本开始巡护草原,可谓“上阵父子兵”。

说起巡护草原,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游山玩水。“我们这里的草原很大,每个人要巡护上千亩的草原,我和阿爸骑着马,背上一周的干粮和帐篷,沿着草原、山谷、河流一路巡护,见到垃圾就捡到随身带的麻袋里,还要看看沿途的鹰架、垃圾箱等设施有没有破坏。一般走到哪就睡到哪,最苦的就是冬天巡护,夜里要到零下30多度呢。”永迪江才说的起劲,一旁的父亲默默不语,一直保持着微笑。

在马队身后,73岁的老人吴金加踉踉跄跄地向人群走来。据当地领导介绍,吴爷爷特别关心环保,每次年轻人出去巡护,老人都要去嘱咐不要乱扔垃圾。“要不是我得了风湿性关节炎,腿不利索,我也要骑马去巡护。可惜我已经老了,现在就让年轻人去做吧。”吴爷爷的话逗乐了在场的所有人。

在守护家园的路上,一代代人薪火相传,没有老幼之分。“以前我家旁边有个湖,里面垃圾特别多,我和爸妈捡了好几天,现在湖水很干净,小伙伴们都在这边玩耍。”11岁的达瓦才仁把老师教的环保理念带到了家里,全家动员保护自己的家乡。

现在,整个治多县有7个民间环保组织,有环卫工人218人,县城摆放的垃圾桶数量达到了500多个。仅去年,索加乡野生动物普查记录的藏羚羊就达3000多只。这几年,虽然也会发生野生动物伤害牛羊的事件,但牧民从来不会伤害野生动物。在澜沧江源头的杂多县昂赛乡,牧民救助受伤雪豹的事迹至今为人乐道。

“今年1月份,昂赛乡牧民土登和巴丁在放牧时发现了一只受伤的雪豹,两人迅速将雪豹送到了当地派出所。乡上组织兽医对雪豹进行救治。半个月后,痊愈的雪豹被放归山林。”昂赛乡乡长布尼玛说。

如今,在杂多的原始森林,在治多的广阔草原,在曲麻莱的长江浪头,都有生态管护员的身影。车到不了的地方骑马去,骑马到不了的地方走着去,走不到的地方坐船去。在“长江第一湾”的曲麻莱县约改镇岗当村,曲麻莱森林公安政委秋松多杰正带着2名管护员乘坐皮筏在长江上巡查。

“这里的峡谷地带,山非常陡峭,连马都走不了,我们就用水上划船的方式对长江两岸进行巡护,在水上看反而更一目了然。最近我们发现这里出没的野生动物越来越多,连以前很少见的‘四不像’也多次出现,说明我们的环境越来越好了。”秋松多杰说。

目前,生态管护员制度正在三江源国家公园逐步推开,越来越多的牧民将加入到这支光荣的队伍当中。“三江源国家公园的管理,要靠一批高素质队伍,今年年底前将完成管理局全系统全员培训,明年上半年完成生态公益管护岗位全员培训以及农牧民转产培训等,努力建设一支素质高、有干劲的工作队伍,夯实国家公园建设的群众基础。”李晓南说。

同时,园区还将完成12个乡(镇)保护管理站的工作业务与试点工作,并与自然保护区管理工作全面接轨,生态保护将尽快实现组织化巡查、网格化管理。5年之后,三江源国家公园将成为“美丽中国”的又一张亮丽名片。(杨阳)

分享到:
(责编:张志平、杨阳)

图集精选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