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柴达木追求人生高度——天峻援青工作小记

赵洪甲

2016年07月27日16:44  来源:柴达木日报
 
原标题:在柴达木追求人生高度——天峻援青工作小记

  浙江,平均海拔不到三百米;柴达木,平均海拔约三千米。2010年,党中央启动对口支援青海藏区工作,确定由浙江省对口支援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之后,浙江与柴达木两个相隔甚远的地区就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从“三百米”到“三千米”,高寒、缺氧、曝晒……辽阔的柴达木盆地考验和历练着一名名援青干部的人生高度,见证着他们的艰辛和奉献。

  记者把目光锁定在天峻县,去探寻援青干部在这片青草生生不息的土地上留下的脚印。

  天峻县很大,辖区面积2.57万平方公里,相当于四分之一个浙江。但又很小,常住人口不足3万人,县城人口不足1.2万人。在这个很大但又很小的县城,记者先后采访了一名援青教师和一名援青干部。

  80后援青教师

  在天峻县文体活动中心的图书馆,记者见到了郑平。郑平是天峻县第一民族中学的援青教师,来自宁波市鄞州区鄞江中学,是一位执教十几年的资深教师。虽然是今年2月底才来到天峻,但他已经深深喜欢上了雪山脚下的这片土地。

  应海西州政府的要求,经浙江省援青指挥部积极努力,在浙江省教育厅的大力支持下,分别由杭州、温州、湖州、嘉兴、宁波5个地市对口海西州德令哈、格尔木、乌兰、都兰、天峻5个县(市)推荐优秀教师来海西支教,旨在通过支教教师的传帮带作用,为帮扶学校带去科学的教育教学管理理念和先进的教育教学方法,加快海西教师队伍建设,提高教育教学水平。郑平是今年第一批援青教师中普通的一员,当宁波市教育局给郑平打电话,询问他是否愿意到海西州支教时,他没有过多的考虑,非常痛快的答应了。

  当记者问及家人是否支持时,郑平爽朗的笑道:“我事后询问家人意见,他们是非常支持的,虽然有点先斩后奏的嫌疑,但我媳妇和我儿子都嚷嚷着等他们放假了,要来天峻看看这个雪山脚下的神秘地方。”

  郑平是个凡事都有准备的人,不仅仅在思想上,在接到通知到出发的一个月时间内,他多渠道了解了天峻的地理位置、气候条件并做了一系列准备,加上身体强壮,到天峻已经快4个月,除了前期略有呼吸不畅的反应外,并没有出现其他方面的不适。

  采访中记者问郑平:“来到天峻让你印象最深刻的事是什么?”郑平告诉记者,刚到天峻时,学校安排他听三个班的课,让他自己选择去教哪个班。在高二一班听课时,有个叫德措吉的学生念了篇作文《我的父母》,引起了全班共鸣而哭泣,郑平听得也是热泪盈眶,他下决心去教这个班,从而和这个班有了割不断情感。(本报4月26日3版刊登了这篇作文。)

  在谈及自己在天峻正在开展的工作和天峻县教育现状时,郑平的话匣子一下被打开了。郑平教的是语文,而班里的学生都是藏族学生,学生汉语的水平参差不齐、差异比较大,许多学生在汉语的读、写方面尚显稚嫩,这也造成目前他们在学业上的举步维艰。另外,天峻当地的学生由于与外界接触比较少,所以眼界和知识面上与内地学生有较大的差距,这些都是郑平在平时工作中特别注意的方面。

  目前,郑平执教一系列有针对性的公开课,其中包括长课文的公开课、作文的指导课、高三的复习课等等,期望尽力提高学生的汉语文水平。他还积极参与学校汉语文教研组建设,细化教研组的细则,用东部地区的经验帮助教研组的制度化、规范化。此外,他经常抽空去旁听其他老师上课,对教学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会加以指导。

  在郑平将一腔热情投入到天峻县的藏族学生身上时,他的身后还有经常思念他的家人和已经4岁学弹钢琴的儿子。

  奔驰在草原上的“大脚板”

  要问在天峻草原上哪个干部跑得最勤、跑得最快,人人都会竖起大拇指说:“那肯定是我们徐县。”

  宁波市海曙区区委常委徐善燧在天峻挂职县委常委、副县长已有两年半。如今,“高原红”上了脸,他的一双“大脚板”也量遍了牧区的角角落落。

  天峻人最先认识徐善燧,是通过他的一双“大脚板”。徐善燧在刚来天峻的头两个月就跑遍了全县10个乡镇和20多个县级部门,走访了当地医院、学校、企业。

  徐善燧发现,天峻虽然有62个牧业合作社,但很少有牧民愿意主动加入。如何让牧民相信合作社、加入合作社?经过一番考虑,徐善燧向援青指挥部争取了70万元资金,江河镇赛尔创和织合干两个合作社各分配到35万元资金,购买了140头母牦牛,让有经验的牧民饲养。在织合干社,负责人跟我们算了一笔账:“母牦牛产仔又产奶,社里一年能有2.5万斤的牦牛奶,按6元一斤来算,光牛奶一项,就能有15万元收入,牧民年底还能分红。”现在,江河镇赛尔创和织合干两个合作社的牧民入社率都达80%以上。

  2013年的冬天,徐善燧在走访苏里乡敬老院和龙门乡寄宿小学时,看到老人和学生们穿着单薄、盖的棉被也是比较陈旧的,当时他心里就不是滋味。回到单位后,徐善燧马上联系了宁波太平鸟集团公司向天峻县捐赠了价值10万元的冬衣和棉被,并在入冬之前及时将这些冬衣和棉被送到了老人和学生们手中。由此,拉开了宁波和天峻之间的“甬峻爱心助学”、“甬峻爱心助医”、“甬峻爱心助残”三大主题行动。

  在教育实践活动中,徐善燧经常深入联点的快尔玛乡阳陇村、阳康乡曲陇村进行走访慰问和蹲点调研,走遍了联点村社的老社员、老党员以及困难群众家庭,并结对了才增吉和多杰才让两名藏族小学生进行帮扶。

  草原上,水源分布很不均匀,像江河镇三社、四社就非常缺水,造成人畜饮水困难。徐善燧决心要在当地找水源挖井。他找到水利局技术人员一起找水源。高原找水是一个系统性工程,他们调取了当地的水文资料,请教当地牧民,又通过技术勘查,最后圈定了两个点。找到水源,意味着183名牧民、2350多头(匹)牛马、3万多只羊的饮水问题得以解决。“那段时间,高原上特别冷,徐副县长天天带着我们在草原上跑,得了感冒也顾不上休息。”江河镇镇长晁慧颖说。

  一双“大脚板”走遍了草原,走进了牧民的心中,走进了天峻人的心中。

  似乎没有什么能挡住徐善燧的脚步,他真的是铁人吗?

  不是,高原缺氧成为徐善燧的新常态。他经常出现头晕、心跳加速、血压升高等症状,晚上难以入睡,睡眠时间一般在4-5个小时,而且都是浅睡眠状态,特别是在冬天,身体经常处于非常难受的状态。天峻全年降雨量少且气候干燥风沙大,徐善燧还经常出现皮肤干燥过敏,晚上痒得难以入眠的情况,有时候嘴唇开裂出血,早上醒来时往往鼻孔充满了血块。

  “我没有被青藏高原的‘威严气势’所吓退,心里始终记着‘既然组织上选派我到青海,那是对我的信任和考验’,由此变得更加坚强,我会以‘务实创新、耐苦自律、融合奉献’的浙江援青精神激情满怀地投入工作。”这是徐善燧的自白。

  这仅仅只是“浙江援青”整个大工程中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缩影。据悉,在“十三五”期间,天峻县将有12个援青项目启动,援青资金达到1.062亿元。如今,借助着“浙江援青”这只风帆,越来越多的像郑平、徐善燧这样的人才来到了柴达木。郑平和徐善燧说,援青工作既是一次艰苦的工作体验,又是一次难得的心灵旅行,他们会牢记组织的殷切期望和对口支援的神圣使命,会时刻找准自身定位,多做实事,用实际行动赢得各族干部群众的信赖和尊重。(来源:柴达木日报)

(责编:张志平、杨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