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青海频道>>原创稿件

青海大力发展“普惠公益”学前教育 有效破解“入园难”

记者王浩

2016年06月06日10:58    来源:人民网-青海频道    手机看新闻

“入园难,难于考公务员;入园贵,贵过大学收费。”近年来,适龄幼儿“入园难”“入园贵”始终是困扰中国家庭的一道难题。

地处青藏高原的青海省,在群众迫切的现实需求面前没有退缩。他们持续加大政府投入,整合社会力量,以“普惠公益”为原则,创新办园机制,提升保教质量,城乡一体推进,有效破解了“入园难”。2015年全省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0.74%,高出当年全国平均水平5.74%。

青海省教育厅副厅长薛建华告诉人民网记者,青海没有高收费的幼儿园,决不会让上不起幼儿园的事情再发生。青海坚持政府保基本的公共服务理念,着力构建的是“广覆盖、保基本、多形式、有质量”的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网络,其目的在于从根本上解决“入园难”“入园贵”,满足青海各族群众的学前教育需要。

办学力量咋扩大?

“积极探索幼儿园公建民办的运行机制,办园条件得到改善,保教质量得到提高。”

5月31日早上,人民网记者如约赶到共和县第三幼儿园采访。

这是共和县第一家公建民办的幼儿园。所谓公建民办就是在国有性质不改变的前提下,将新建或改造达标的校舍通过规范的程序,无偿交给民办幼儿园运行使用的办学方式。

在校门口等候园长苏有华的当口,记者和刚送女儿朵洁拉姆走出来的高中教师杨丽随意聊了起来。

“让孩子上公建民办幼儿园,您放心吗?”

“没啥不放心的!这里条件很好,师资也不差,我们刚从公办幼儿园转过来的,离家近。”

“收费高吗?一年要交多少钱?”

“一年1200元,900元生活费,其它的是保险和书费。对我们家来讲不高,能接受。”

正聊着,园长苏有华大步走了过来。谈起她10年来办幼儿园的经历,干练的苏有华唏嘘不已,“如果没有政策扶持,真的办不下去了。”

2006年7月,苏有华从青海农林学校毕业,先在一所幼儿园打工,不久自己投资5万元开办了一家民办幼儿园。

用3万元租下了县第三粮油公司二楼闲置的办公房,剩余的2万元,买些简单的玩具,聘请了8个保教老师,当年就招收了150个小朋友。

2007年7月,粮油公司要收回房子,苏有华被迫搬到一个私人老板开的民族商场里,年租金5万元。短短一年,她的幼儿园已经有了15名保教老师,320个小朋友了。

快速发展并没有给苏有华带来喜悦,新的困难和隐忧却接踵而来。

2012年7月,租房合同到期,房东一下子把租金提高到每年25万元。这远远超出了苏有华的承受能力,办了6年的幼儿园一下子陷入生死困境。

这时候,共和县已被列为省里公建民办试点县。县教育局副局长却巴东主了解情况后,带人评定师资力量,认定幼儿园的公益属性,提出了新的办园要求。最终,这所命运多舛的民办幼儿园成了公建民办的共和县第三幼儿园,走上了正规化建设的路子。

“苏有华是青海牧区民办幼儿园的代表,她们热心幼教事业,积极向社会提供普惠性学前教育服务,但是投入不够,办园条件不能满足保教需求,近几年省内部分地区积极探索幼儿园公建民办的运行机制,办园条件得到改善,保教质量得到提高。”青海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庞青如此评价。

庞青介绍,截止2015年底,青海共有1525所独立幼儿园,765所中小学附设幼儿园,768个巡回支教点。公办幼儿园由2010年的258所增加到2015年底的977所,乡村幼儿园999所,占全省幼儿园总数的65.5%。

教师队伍咋稳定?

“也正是这一次次培训坚定了我干下去的决心。”

目前,全国幼儿教师在编的极少,绝大多数依靠社会招聘。而应聘者大部分是非师范类毕业生,本身就是迫于就业压力的无奈之举。他们对幼教工作不专业,再加上待遇低,缺乏对幼教事业的热爱,随时存在跳槽的风险,阻碍着学前教育的健康发展。

针对这一情况,青海省教育厅、发改委、财政厅联合下发《青海省第二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2014-2016),把创新用人机制,加强教师队伍建设作为主要措施,把学前教育教师队伍建设项目列入主要建设项目,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提高幼教老师待遇。

2015年,青海启动政府购买学前教育服务试点工作,省财政落实专项资金5000万元,在全省19个县进行试点。对试点县的幼教老师每月补贴700元。政策的直接效应是试点县的师生比由补助前的1:29下降为1:25.9,一定程度上稳定了队伍。

在增加收入的同时,青海还利用幼师国培项目等多种方式,对幼教教师开展全员培训,以提高他们的工作能力,培养他们对幼教工作的感情,以情留人。

刘昊是首都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2013年以来,他和首都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学院的诸多老师,北京市的许多优秀的教研员、幼儿园园长们连续三年多次到青海来参加幼儿教师国培项目,送教进青,送教下乡。

如今每次听到青海,刘昊的脑海里总会浮现出那片“长云暗雪山”下的美丽土地,更让他念念不忘的是“那一双双渴望学习的眼睛”和“无比热烈的课堂讨论”。

安谱静就是幼师国培项目的受益者之一。“也正是这一次次培训坚定了我干下去的决心。”安谱静告诉人民网记者。

2007年安谱静从青海大学旅游管理大专毕业,2009年在苏有华开办的幼儿园任教,虽然在民办园,但是她享受到和公办园一样的免费教育。通过不断培训和学习,安谱静一步步从学前教育的门外汉蜕变成了行家里手。

说到现在的生活状态,已是副园长的安谱静很知足。“每月3200元工资,虽然不高,但是有各种免费培训,工作起来不吃力。挺安心的!”

办园质量咋保证?

“在海拔3700米的高度,把日常保教工作做成典范,让人非常感动。”

一般而言,教育行政部门对学前教育管理相对松懈,再加上幼儿园内部管理粗放,幼儿受虐的负面新闻不时见诸报端;加之部分幼儿园办园理念陈旧,保教方式不科学,存在“小学化”倾向,学前教育质量亟待提高。

为了加强幼儿园建设与管理,提高教育质量和办园水平,2013年青海省教育厅出台了《青海省幼儿园基本办园标准》(以下简称标准)和《青海省幼儿园等级评定办法》,实行标准化办园和动态等级管理。

《标准》从设置与规模、设施与设备、教职工配备、园务管理、安全工作、保育和教育、经费保障等九个方面对办园行为提出规范和要求。内容具体详尽,可操作性强。

如,提出生均园舍建筑面积不低于6.09平方米,要求桌椅配备材质环保,无棱角,幼儿园教师、保育员、保健人员、食堂工作人员均要具备相关岗位资质,民族地区在帮助幼儿学习本民族语言的同时,还要帮助幼儿学说普通话,严禁举办兴趣班、特长班进行强化训练,防止小学化倾向等。

如果说《标准》是保基本,那么《青海省幼儿园等级评定办法》就是树标杆了。

《青海省幼儿园等级评定办法》把全省幼儿园分为省级示范幼儿园、州(市)级示范幼儿园、一类、二类、三类(基本幼儿园)幼儿园。等级评定标准共五项内容、26项具体指标,涵盖幼儿园管理、队伍建设、教育教学等方方面面。

幼儿园等级评定实行分级负责、分等评定,动态管理。二类、三类由县教育局评定,一类、州(市)示范幼儿园由州(市)教育局评定,省级示范幼儿园由省教育厅评定。

各级教育部门每年开展办园行为和保育状况检查,对达不到要求的幼儿园限期整改或降级摘牌,每三年对所有幼儿园进行一次等级复查,重新定级。

“实践证明这一套制度很管用!”海南藏族自治州教育局局长华本太告诉人民网记者。省里定的制度其实就是青海学前教育的标准,州(市)、县区教育局主要任务是抓落实。

其实,青海提升保教质量的措施远不止这些。

6月5日,青海省教育厅组织北京专家和省内几十家幼儿园园长,调研观摩海南州兴海县村级幼儿园“兴海模式”办园情况,首都师范大学的几位首席幼师培训专家到场点评、上示范课,共同研究民族地区幼儿教育教学。

玉树市市直6所幼儿园自觉结成共同体,联合开展管理创新和教研活动,主动联点帮扶16所乡镇幼儿园,整体提升了全市办园水平。“她们十分注重细节,扎实落实幼儿教育指南的要求,在海拔3700米的高度,把日常保教工作做成典范,让人非常感动。”青海省教育厅副厅长薛建华告诉人民网记者。

普惠公益咋实现?

“唯有教育保障才能拔穷根,所有民生保障里教育保障是重中之重。”

由于历史和自然原因,青海区域间、城乡间学前教育在政府投入、办学水平、普及程度、教学质量等方面存在较大差距。省会西宁超过全国平均水平,海东、黄南、果洛低于全省平均水平,玉树州学前三年毛入园率只有45.3%。学费免了,有些贫困家庭的孩子连生活费都交不起。

面对困难,青海全面对接全省教育脱贫攻坚行动计划,实施精准扶贫,公共资源向民族地区、农牧区和贫困地区倾斜。2011年起,对三江源地区学前一年幼儿免保教费,并给予生均1500元的生活补贴,当年13857名在校幼儿受益。

2012年起对三江源以外的地区,学前一年幼儿实行保教费资助,城镇每生每年800元,农牧区每生每年1200元。每年有88000名左右在校幼儿受益,极大调动了群众送孩子入园的积极性。

2016年3月1日起,青海省对6州农牧区所有学生实行15年免费教育,将学前教育纳入其中。

2016年纳入15年免费教育范围的学生,免除学前三年保教费。其中,三江源地区学前一年按2200元补助幼儿园公用经费。尚未全面实施15年免费教育的西宁、海东两市贫困家庭的幼儿,也享受了免费学前教育,其他家庭幼儿继续实行学前一年教育资助。

2016年年初,玉树州委州政府召开全州学前教育工作会,响应老百姓对发展学前教育的呼声,提出到2018年,学前三年毛入学率达到90%。这一目标较《青海省学前教育事业“十三五”发展专项规划》中提出2018年目标高出了7%。新玉树正在谋划如何弯道超车。

玉树州政府与各县政府签订学前教育目标责任书,纳入年度目标专项考核范围,一年一考核,三年终考。州县领导48人每人联系一所村级幼儿园建设,州政府19个经济部门每部门联系一所村级幼儿园,力争3年把幼儿园建设覆盖到有需求的村社。

就青海牧区而言,海南州的学前教育起步早,发展快。海南州学前教育三年毛入园率已经达到90%,比“十一五”末提高了35%。实现了学前教育机构城乡全覆盖,“入园难”问题已经得到基本解决。

海南州州委书记张文魁说:“唯有教育保障才能拔穷根,所有民生保障里教育保障是重中之重。”这或许就是青海下真功夫发展学前教育的动力吧。

(责编:张志平、杨阳)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