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邮电之家

赵元奎

2014年05月27日19:10    来源:人民网-青海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大通县东峡镇衙门庄村有一个邮电之家,至今已有四代,第一代人袁智,第二代人袁有成(袁智之子),第三代人袁国庆、袁小清(袁有成子女),第四代人袁凯璇(袁国庆之女)。袁家四代人从从事邮政事业开始到现在,将近有一个世纪。

袁智生于1899年,藏族,本为湟中县总寨享堂乡人。18岁(1917年)时为维持家庭生计到西宁市邮政局当邮差,当时西宁市的邮政事业刚刚开始,邮件运输工具极为简单,主要靠人力和畜力运输,人力运输叫步班,畜力运输叫驮班。袁智在步班当邮差,运送邮件的路线是西宁——北大通(今门源县),单程路程100多公里,往返都是步行,背邮件的工具叫背夹,背夹里面除了装邮件之外,还装随身衣物、鞋子,总重量有十多公斤。装好邮件之后,从西宁出发,到大通新城邮政代办所住宿,第二天从新城出发,走到宝库五间房又住下来,当时五间房是一处驿站,过往客商在此住宿。第三天早上,从五间房出发,天擦黑到达北大通城,在北大通城住宿。第四天早上,交接班之后,又从北大通邮政代办所背上邮件,原路返回,还是在五间房、新城两地住宿,往返一次需要六天时间。路途上吃住极为简单,走在半路上肚子饿了的时候,就以干粮清水充饥,到旅店才吃一口热饭,住宿旅店为通铺板炕,夏天凉席,冬天煨马粪。当时虽然是旧社会,但对邮差还是保护得比较好,劫匪、小偷都不敢伤害邮差。袁智在运送邮件的时候,背夹上连着两个铃铛,叫“咣铃”,走路的时候,“咣铃”就响起来,小偷从不近身。袁智从18岁开始到50岁,一直在这条路线上走了三十多年,由于长期走路,双腿关节都变了形。

解放之后,人民政府成立,西宁市邮政局部分人员留用,袁智仍从事邮差工作。从1950年开始,袁智从步班转为驮班,仍为西宁——门源邮班,但运送路线发生了变化,从桥头出发,经过衙门庄,过卡子沟(在门源县),最后到达门源县城,往返路程200多公里。在运送过程中,由于袁智经常在衙门庄住宿,后来就在衙门庄买了三间房子,在“土改”前后,到这里安家落户。运送邮件的时候,先从衙门庄家里出发,早上八点之前到达桥头邮政代办所,下午五点从桥头发班,晚上返回衙门庄,住宿在家里。第二天,沿达坂山路向门源出发,晚上到达门源县卡子沟,住宿在卡子沟,第三天早上八点之前到达门源县城,交接之后,下午五点发班,原路返回,晚上住宿在卡子沟,第二天又回到衙门庄,运送一次邮件需要四天时间。驮班比步班运送的邮件数量要大,邮件重量是“82kg”(82公斤),牲口饲料大约9公斤,还有干粮、衣物等,总重量大约在100公斤左右,全靠牲口驮运。由于发班时间规定得严格,每天要很早从家里出发,住宿在卡子沟的那天晚上,得从半夜起来赶路,保证在八点之前赶到门源县城。当时从大通到门源达坂公路是马步芳征发军队和民伕修成的沙路,路况比较差,危险处人牵着牲口小心通过,有时候走小路,困难异常,马在沼泽地里行走,一不小心就会踏进泥沼中,邮包从牲口身上掉落是常有的事。邮包一掉落,重新安装上去就非常吃力,凭一个人的力量不能抬上马背,只好将邮件取出来,重新装进去,还要一左一右,保持平衡。半路上,有时候一天遇不到一个人,人和牲口就成了相依为命的朋友,有时候马太累,人也背一部分邮件,以减轻马的负担。夏天,一边赶路一边拾路边的牛粪,走累的时候就歇下来烧开水,就一口干粮。到了冬天,河水冻冰,吃水就比较困难,袁智带着一个马勺,在冰面上砸开一个窟窿,给马饮水,人也用生水就干粮充饥。值得一提的是到达卡子沟时,要过浩门河,河对岸有摆渡的人,到达河边,大声叫喊,对岸的人就驾船过来,把人和牲口摆渡过去。有时候到达卡子沟时已经很晚,河对岸的人已经睡觉,要喊很长时间才能听见,摆渡过去,睡不长时间就要赶路。

当时和袁智一块驮班送信的人还有三个人,一个叫王生才,是西宁市人;另外一个叫阿怀良,是大通县阿家堡人;还有一个叫张茂林,是衙门庄人。他们四个人在这一条线上交替送信,在半路上或在卡子沟相遇一次。

袁智在驮班送信一直到1956年,为时6年,由于送信的差使非常辛苦,袁智年纪已大,就提出申请让儿子袁有成顶替他送信,得到同意后袁有成就接替了父亲的工作,半年后袁有成转正了工作。袁智当了四十年邮差,经历了世事沧桑,数番寒暑,几度春秋,尝尽了人间的寒难与辛酸,期间的曲折故事,一言难尽。袁智退休后在衙门庄生活,1973年农历2月去世。

袁有成生于1937年农历5月18日,父亲在步班当差的时候,他就跟着父亲送过信。他接替父亲的工作,在驮班送信一年多。1957年,西宁到门源的邮件运送由驮班改为车班,改由汽车运送,这时候邮政局改为邮电局,袁有成等四人被调往门源县邮电局工作,阿怀良分配到门源县浩门农场分场邮电所当营业员,王生才回东峡田家沟安家。后来阿怀良自动离职,张茂林回西宁后一度在青海省久治县到四川阿坝地区送信,后来也自动离职。袁有成被分到门源——祁连邮路当骑班邮递员。门源县城到祁连县城有200多公里路程,袁智送一次信往返需要10天时间。途经地点为门源——马场——祁连俄博——阿力克(在阿柔乡)——祁连县,沿途站点都要住宿。从门源马场到祁连俄博路程较远,有80多公里,一天时间难以到达,夏天,如果遇到赶路的人,就结伴而行,晚上一块露宿在荒滩里,如果遇不到赶路人,就一个人露宿,晚上传来狼的嗥叫声,森然可怖;冬天由于天气寒冷,不能在荒滩露宿,就连夜赶路。半路上要是肚子饿了,干粮就水充饥,为了不使干粮冻住,把干粮揣在怀里。一路风餐露宿,送信时间又长,一趟送信回来,身上生满了虱子。

袁有成在门源——祁连骑班送信一年多,被调到门源县旱台邮电所当投递员。那时侯邮电局已经有了电话,后来又调到门源县邮电局当摇电员,以后又到黑石头(浩门农场所在地)邮电支局、门源马场邮电所当营业员。1963年调到大通。

袁有成调到大通后,先在衙门庄邮电所当投递员,负责投送东峡地区的邮政信件,交通工具是邮政自行车。东峡地区有十多个村庄,分成两条投递路线,隔天投递,当天返回。第一天的投递路线是:衙门庄——南滩——麻其——乙卡——达隆——向化——衙门庄;第二天的投递路线是:衙门庄——向化——将军沟——三角城——下滩——上滩——衙门庄。那时候每送信一天有4角钱出差补助,要求也严格,出勤当天,所里给派单(投递清单),每到一村都要签章,月底对账考勤。东峡地处脑山地区,到大多数村庄投递信件都需要翻山,比如从衙门庄——南滩——麻其的投递路线,从南滩到麻其要翻一座山,麻其——乙卡、乙卡——达隆、达隆——向化都要翻山,总共要翻四座山头,很多路段不能骑车。有些村子之间没有道路,只有推着自行车在塄坎(田埂)上走,要是遇到下雨天,草和泥水钻进自行车泥瓦里,无法行走,只好扛着车子走路,一天送信回来,人累得筋疲力尽。袁有成在衙门庄邮电所工作一段时间后,调到桥头(大通县邮电局)当营业员。以后又调到景阳、长宁等地当邮递员,期间情形和在衙门庄当投递员时一样。后来调回东峡邮电所,当译电员,兼投递员。1986年退休。

袁有成妻子陈有梅,生于1940年,子女六人:袁永庆、袁翠清(女)、袁文秀(女)、袁国庆、袁秀清(女)、袁小清(女)。袁永庆于1974年参加工作,现在西宁市城西区社保局工作。袁翠清在家务农,袁文秀在大通职业学校工作,袁秀清在大通县朔北乡卫生院工作。次子袁国庆和小女袁小清在邮电系统工作,继承了父亲的职业。

袁国庆生于1964年,1985年参加工作(内部招工),袁小清生于1971年,1993年参加工作(内部招工)。20世纪末,我国电讯事业发展迅速,邮电系统进行了一系列改革,1998年实行邮电分营,邮电局分成邮政局和电信局。此后,邮政局又分为邮政局和邮政储蓄银行,电信局分为移动公司、联通公司、电信公司。袁国庆参加工作后,一直在大通县邮电局工作。当过投递员、营业员、线务员、营销员。邮电分营后,分配到电信局,现在电信局办公室工作。袁小清参加工作后,起先在门源县青石嘴邮电支局工作,担任译电员,同时兼任收寄包裹和营销业务,1998年调到大通县邮电局,在邮政储蓄银行工作。袁小清丈夫樊秉仁也在邮电系统工作,1990年参加工作,在冈茶县邮电局工作一月,同年调到门源县青石嘴邮电支局,当线务员,工作任务是维护通讯线路和安装电讯设备,配备有摩托车、汽车等现代化的交通工具。1998年和袁小清一起调到大通县邮电局,现在大通县电信公司煤矿支局上班。

袁凯璇是袁国庆的女儿,生于1989年,2008年进入南京农业大学学习,2012年毕业,2012年12月参加工作。先在乌兰县电信局工作,三个月后调到德令哈电信局,在政企客户服务部工作。

从袁智到袁凯璇,袁家有四代人从事邮电工作。袁智工作的时候有邮无电,称为邮政局,运送邮件全靠人背马驮,到袁有成的时候邮政局有了电话,称为邮电局,运送邮件也从畜力过渡到了邮政自行车和汽车。到了袁家三、四代邮电人,邮电事业突飞猛进,邮电系统内部分工更加精细,邮件运输工具也更加先进。袁家四代人是大通百年邮电事业发展的经历者和见证人,他们的工作经历,也反映了大通乃至青海邮电事业的发展过程。

(责编:赵良峰、贾晓云)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大美青海
  • 本网专稿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健康热点
  •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