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湟魚的生態回報

宋明慧

2020年08月03日09:38  來源:青海日報
 

  ①湟魚洄游盛況。剛宣供圖

  ②洄游的湟魚逆流而上。剛宣供圖

  ③洗卵脫粘。青海湖裸鯉救護中心供圖

  ④人工增殖放流。剛宣供圖

  青海湖裸鯉,被青海人稱之為“湟魚”,因曾救活過千千萬萬個人的生命,所以被抹上了濃濃的歷史色彩,但后來在利益和美味的驅動下,人類開始向湟魚伸出了掠奪的“獵手”,一時間,湟魚種群生存危在旦夕。

  作為青海湖中惟一經濟魚類,種群數量的銳減喚起了一次史無前例的生態“覺醒”,省委省政府果斷行動,作出了封湖育魚部署,開啟了“拯救”湟魚的漫漫之路。

  從1982年至今,從最早兩年一周期到后來的十年一階段,從那時的限產捕撈到第四次實行零捕撈政策,時至今日,第五次封湖育魚即將圓滿收官,此時的青海已經是國家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正在統籌“五個示范省”建設中強化“四種經濟形態”引領。

  從曾經被動式拯救湟魚,到今天主動扛起筑牢國家生態安全屏障的政治責任,幾十年的湟魚“救贖”之路也為人類發展帶來了諸多生態回報,正成為著人類最普惠的民生福祉。

  (一)

  又到一年湟魚洄游季,碧波蕩漾的青海湖憑湟魚洄游奇觀再一次張開美麗臂彎,將擁抱來自五湖四海的賓朋。和眾多游客一樣,站在沙柳河畔靜靜地去觀賞那一條條拾級而上、逆流前行的湟魚,我們很難想到他們蓄積了多少前進動力,又釋放了多少生命張力,盡管有天敵的“虎視眈眈”、自然的艱難險阻,它們依舊在為生命的延續而前行。

  青海湖是我國最大的內陸咸水湖,是維系青藏高原東北部生態安全的重要水體,是阻止西部荒漠化向東蔓延的天然屏障,在筑牢國家生態安全屏障的“生態鏈”中佔據著十分重要的地位。

  青海湖裸鯉,是青海湖特有的珍稀物種,是湖中重要的生物因子和食魚鳥類賴以生存的物質基礎。但是,青海湖裸鯉自身性成熟期較晚,繁殖力較低,加之生存湖區生態系統結構脆弱、穩定性差,使得其種群補充能力較弱,如果遭到破壞就難以自然恢復。

  基於如此之重的生態地位,1964年青海湖裸鯉被列為國家重要和名貴的水生經濟動物﹔1994年《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行動計劃》將其列入魚類優先保護物種二級名錄﹔2003年被列為青海省重點保護水生野生動物﹔2004年被列入《中國物種紅色名錄》。

  長期致力於青海湖裸鯉保護事業,青海湖裸鯉救護中心主任史建全認為,青海湖是筑牢“中華水塔”,確保“一江清水向東流”的關鍵點,這個中國最大的內陸咸水湖每年都有大量的水分蒸發,而這些蒸發的水汽便成為了固化柴達木盆地內植被的水分,進而阻擋住了荒漠化向東蔓延,而湟魚作為青海湖“生態鏈”中的重要一環,對維系青海湖流域“水—鳥—魚”生態鏈和生物多樣性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由於其鞏固了青海湖的水體安全,使得青海湖成為鳥兒們棲息的樂園,青海湖也逐步成為了青藏高原上較大的物種基因庫。

  從青海湖“生態鏈”看,湟魚是在此繁衍生息的220多種水鳥的食物,而鳥類又是生存於青海湖畔獸類的美食,鳥和獸的糞便又滋潤著浮游生物,成為了湟魚的餌料,正是在這樣一個相通的食物鏈裡,4000多平方千米的青海湖才不會成為一潭死水,且更具靈性。

  正如青海湖裸鯉沙柳河泉吉河增殖實驗站站長周衛國所言,湟魚是青海湖水體淨化的重要生物,是維系水、鳥平衡的食物鏈支撐,是青海湖生機勃勃的象征性物種,也是保護青海湖乃至青藏高原生態環境持續向好的關鍵物種。

  前不久,青海湖正式啟動建設中國最美湖泊國家公園的步伐,而這一次具有歷史意義的保護與發展轉折,必定承載著堅固的生態之基,現今的青海湖水體面積呈現增長態勢,鳥類種群數量已達225種,普氏原羚種群數量持續恢復,這一切生態福祉的背后,離不開全省各地堅持以生態保護優先理念協調推進經濟社會發展的生動實踐。

  (二)

  今天的青海湖,居中國最美五大湖泊之首,且讓很多人發出“青海湖歸來不看湖”的感慨。當我們享受著藍天碧水青山的酣暢淋漓時,再去回望凝聚自然之美的青海湖生態保護之路,封湖育魚這場“拯救”湟魚和人類的行動發揮著關鍵作用。

  上世紀50年代,由於全球氣候暖干化使青海湖多數入湖河流干涸斷流,青海湖裸鯉天然產卵場遭受破壞,種群無法得以延續。而且隨著人類長期過度捕撈,使青海湖裸鯉到了上世紀80年代出現資源量急劇下降,個體減小、種群資源嚴重衰退,一度達到瀕危狀態。

  從最早成立專門保護湟魚資源的機構,青海人開始了一次又一次艱苦卓絕的保“湟”歷程。從1982年至1984年,我省開啟為期2年的第一次封湖育魚,發出限產捕撈4000噸的“號令”﹔第二次從1986年起,用3年時間,限產捕撈2000噸﹔第三次則從1994年開始,用時6年,限產捕撈700噸。

  從數據的變化,足以感受到當時湟魚資源保護的迫切,但在人們欲望的貪婪下,前三次封湖在保護與利用的把握和實施方面還存在一定差距,讓不法分子鑽了空子,使種群結構受到破壞,人們還是無止境的進行“掠奪”式捕撈,湟魚種群的去留堪憂。

  當時,偌大的青海湖中湟魚資源蘊藏量隻剩2592噸,下降到讓人驚悚的地步,比原始資源量下降了123倍,這也意味著湟魚資源蘊藏量已觸及開採“紅線”,保護湟魚種群應該引起全民關注。

  現實的緊迫和“剛需”,在這樣一個窘境之下,省委省政府痛下決心,於2001年開啟第四次封湖育魚,首次發出長達10年之久的封湖育魚通告,在明確要求零捕撈的同時,加大力度打擊湟魚偷捕、販運、加工等違法行為。

  10年轉瞬即逝,時至2011年,一方面要不斷鞏固十年以來的保護成果,另一方面還要加大對湟魚的保護力度,省委省政府又開啟了第五次封湖育魚,這一次發出的禁捕令,也讓無數生態覺醒的人們對保護湟魚有了些許期待。

  功夫不負有心人,現如今,青海湖裸鯉資源蘊藏量已達9.3萬噸,較2002年保護初期的2592噸增長近35倍。在多與少的比對中,我們一次次感慨,又無數次喜悅,今天的一切,是幾十年付諸的實際行動,今天的來之不易,是全省上下共同的努力。

  當今天,人類無比享受保護生態惠澤的幸福時,我們也必將不會忘記一次又一次對湟魚的“救贖”行動,中央高度重視、省委省政府果斷行動、全省上下共同努力,多年后的今天,保護湟魚、保護青海湖、保護生態環境已成為了全民共識。

  從最早的被動、無奈式保護,到今天全民主動參與,一切保護成果正成為著人類永續發展的公共產品。僅就海北藏族自治州剛察縣而言,近年來抓住重要發展機遇,在鞏固湟魚保護成果的同時著力推動綠色發展,旅游業正成為剛察縣經濟發展新的 “成長極”,從而帶動餐飲、住宿、民族工藝等成為群眾富民經濟。

  剛察縣泉吉鄉新泉村村民郭永忠是眾多靠旅游增收“大軍”中的一員。每到湟魚洄游季時,他就在泉吉河邊經營手工藝品,2019年短短幾個月時間純收入4萬余元,這是他以前一年也攢不下來的積蓄。

  在增收的同時,他還扮演起了湟魚洄游義務宣傳員,憑借多年積累的經驗為過往游客講解湟魚知識和保護湟魚的必要性,雖然都是一些在當地流傳的“土話”,但非常淳朴且耐人尋味。

  (三)

  當來自雪山的融水匯聚成清流,在流經哈爾蓋河、沙流河、泉吉河、布哈河、黑馬河的最后一道河口后,那一滴滴淡水便和青海湖的咸水匯成一片,共同造就了中國最大的內陸咸水湖。而這幾條青海湖的“母親河”也是湟魚種群繁衍生息的生命通道,每年端午節前后,那一尾尾雄魚和雌魚便逆流而上,孕育新的生命。

  湟魚洄游,不僅是一次視覺上的震撼,更是一次生命的遠征,逆流而上的湟魚克服水流的阻力奮勇向前,或許前方的某一處就有漁鷗等“天敵”的等待,但它們依舊無所畏懼,因為這將是一次詮釋生命的偉大“旅程”。

  現今湟魚洄游成為奇觀,基於湟魚資源保護的一切成果,從積極嘗試到形成品牌效應的人工增殖放流活動也成為了目前環湖地區持續時間最長、民眾參與率最高的節慶活動,這期間必少不了一環,那就是人工增殖。

  從封湖育魚看去,保護湟魚是一項長期的工作,但生長極為緩慢的湟魚一年才長一兩,在多少年后才能恢復到歷史曾記錄最高32萬噸儲存量,這將是十分漫長的等待。基於此,我省決定通過人工“干預”來輔助湟魚資源恢復。

  何為人工“干預”,也就是借助人工手段來繁育湟魚魚苗,在培育到一定大小后便通過增殖放流方式讓其回歸到青海湖。帶著種種疑問,記者走進青海湖裸鯉沙柳河泉吉河增殖實驗站,在增殖繁育車間內,立式流水孵化器,圓形破膜缸,條形培育缸等裸鯉繁育設備整齊羅列,為湟魚寶寶的繁育時刻准備著。

  有關人工繁育湟魚的過程,周衛國娓娓道來:“一年裡,湟魚洄游是最忙碌的時段,工作人員首先要到洄游河道中親自採卵、人工授精、人工孵化、再運回西寧進行淡水養殖,在這一過程中不僅要極為迅速,還要時時關注,並且要動態掌握進展。現如今,已經有超過1億尾魚苗被放流到青海湖中,為湟魚資源恢復做出貢獻。”

  一切的保護,必是一次艱辛的付出。1997年,我省投資建立了第一座青海湖裸鯉人工增殖實驗站,自2002年運行以來,已成功向青海湖放流裸鯉原種魚苗1.56億尾。

  2015年,我省在擴建青海湖沙柳河泉吉河青海湖裸鯉增殖實驗站基礎上,新建青海湖裸鯉布哈河黑馬河增殖實驗站,首次嘗試建設青海湖裸鯉恆溫循環水魚苗培育車間,目前已建成投用。

  不僅如此,我省還大力度投入,在泉吉河、沙柳河等河道修建裸鯉溯河產卵通道,並修建湟魚家園,為產卵親魚順利生殖洄游提供便利。

  據史建全回憶,以前為了滿足周邊老百姓的生計需求,沙流河等湟魚洄游河道上修建了很多攔河大壩,高大的壩體阻擋著湟魚洄游前行的道路,這樣水流對湟魚性腺的刺激作用就會減弱,不利於湟魚產卵和繁殖。

  迫於湟魚洄游的需求,在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視下,攔河大壩被全部拆除,隨之而來的就是那一級又一級讓湟魚演繹生命之頑強的台階,這也就是湟魚洄游通道,通過合理的台階高度設計,在一定程度上刺激洄游親魚性腺成熟,為更好的繁育奠定基礎。

  每一次大力度投入,一方面反映出人類為生態保護作出的“讓步”,但從另一方面也是人類為自己曾經無序的開發而“買單”。從青海人視為救命食糧到如今生態鏈保護中的重要物種保護,湟魚保護不僅承載著歷史,更應是全民保護的自覺行動。

  以史為鏡、以史為鑒,保護湟魚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在你我的共同努力中,期待湟魚資源蘊藏量再度刷新歷史紀錄,也希望青海湖永遠碧波蕩漾、靈動耀眼。

(責編:陳明菊、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