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楓橋經驗”的西寧樣本

林玟均

2019年12月09日08:28  來源:青海日報
 

全省惟一楓橋式公安派出所——南川東路派出所一角。記者 林玟均 攝

民警為轄區群眾發放鄰裡牽手宣傳冊。城中公安分局供圖

一個“鄰裡牽手”群就是一個“網上警務室”,數個“網上警務室”就形成“第二管區”,民警白天下“第一管區”,晚上在“第二管區”,一、二管區閑忙互補、相輔相成,實現民警24小時常駐社區、網上網下相融共促。

綠色良好、藍色安全、黃色關注、紅色警告、黑色嚴重,5個等級將西寧市基層派出所通過分級評估,判定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工作成效,實行動態管理。

數字顯示:2013年,全市治安案件中打架斗毆佔80%,由此間接產生的傷害案件達70%左右,成為“西寧特色”﹔在2014年全省關於社會安全各項指標摸底調查中,群眾對西寧社會治安安全感、政法隊伍滿意率不足40%。

面對嚴峻態勢,2015年,省委常委、西寧市委書記王曉問診西寧公安、把脈社會治安,提出了社會治安分級評價機制改革總體思路。

隨即西寧市政府出台《西寧市改革社會治安評價機制實施方案》,構建一張西寧治安行政地圖,以顏色劃分,進行預警防范,並建立市、區黨委社會穩定形勢分析制度,堅持每月、每季度提交分析報告。

成立社會治安分級評價研判中心,組建研判班,重點選取刑事、治安等反映治安總體現象最直接、關系最密切、量化條件最好的4項客觀指標和市民滿意率這一主觀指標,進行分級評估,每月繪制“西寧治安行政地圖”和“社區民警管區治安行政地圖”,向群眾推送“社會治安行政地圖”。

打開西寧公安改革公眾號,以綠、藍兩色為主的西寧市社會治安行政地圖清晰可見。記者看到,僅10月份全市62個綠、藍區域佔全市社會治理綜合區域95%,治安環境優。

採訪中記者了解到,《2018年青海省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和平安創建安全感滿意度》調查資料中顯示,群眾對西寧社會治安安全感達70%、對政法隊伍滿意率達61.73%,分別較2014年上升30.3%、22.12%。目前,已向全市推送“西寧治安行政地圖”36期、發送治安預警防范信息2萬余條、受眾面288萬人次,群眾對社會治安分級評價的知曉度、參與度逐年提升。

“我的居住証辦下來了嗎?”

“街面上躺著一名酒醉男子。”

“我家樓上漏水了,牆面有裂縫,怎麼辦?”

“居住証暫時還沒辦下來,等辦完了,我會通知你來領取。”

“酒醉男子已被我們帶到派出所,等醒酒后可以讓他回家。”

“已聯系樓上鄰居查看家中是否漏水,已和物業聯系,拍照取証后,聯系相關單位及時處置。”

打電話核實酒醉男子位置、出警找人、聯系物業、聯系相關單位、查詢居住証辦理情況……今年9月的一個晚上,接連發出的三條求助消息,讓西寧市公安局城中分局南川東路派出所值班民警忙個不停。

當晚,三件小事的處置結果在微信群裡及時公布,贏得了三個微信群超1000余人點贊。“我們在深夜感受到了西寧警察守護老百姓安全的辛勞,感謝你們。”群眾在微信群裡向派出所值班民警表示感謝。

而這樣的“鄰裡牽手”微信群,南川東路派出所民警的手機裡有25個。每個微信群就是一個微警務室,每個微信群人數超400人,整個南川東路入群人數10233余人,覆蓋轄區居民30669人。

南川東路派出所所長王會峰說,建立“鄰裡牽手”微信群的目的在於加強派出所與轄區居民之間的聯系,居民有事,可以直接向民警咨詢。派出所戶籍、社區、值班民警收到問題后,及時協調相關單位回復、處置。

南川東路派出所民警王子光管轄區域涉及居民3000多戶。王子光說,以前3000多戶人家一年也走訪不過來,有了“鄰裡牽手”微信群,極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路面塌陷、河道救人、街道水管漏水、行道樹翻倒……小區居民發現的種種線索隻要通過微信群,及時傳遞給公安、城管、城建、水務、市政、園林等機關單位,政府機關單位第一時間掌握,及時、迅捷的處置,更受居民歡迎。

公安部剛剛命名全國首批100個“楓橋式公安派出所”,南川東路派出所作為全省惟一獲此殊榮。王會峰說,堅持和發展新時代“楓橋經驗”,公安派出所要發揮協調、調動各類基層治理資源的優勢,讓“楓橋”成為一座與百姓之間的“連心橋”。

警力有限,民力無窮。倉門街派出所所長張啟輝說,通過發動和依靠群眾,就地化解矛盾,堅持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務不缺位的“楓橋經驗”成為政法戰線上的一張“金名片”。而“鄰裡牽手”微信群則是“楓橋經驗”的生動實踐。

“鄰裡牽手”微信群從建立之初的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延伸到了以為民服務為中心,包括社區醫療、城建、城管等和居民群眾生活息息相關的民生實事,群眾生活有了幸福感,安全感也就油然而生。這也是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關鍵在“最是陽光暖民心”的真實體現。

社會治理是國家治理的重要方面,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也是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的必然選擇。

從辦戶口到訪民情,從調糾紛到破盜搶,承擔著眾多基層治理職能的公安派出所,正處在各類基層社會各種群體、利益的交匯點上。讓黨委決策有了“活地圖”,群眾安全有了“體溫計”,群防群治有了“催化劑”,便民利民有了“助推器”,治安工作有了“指南針”,作風轉變有了“方向盤”……探索具有西寧特色、公安特征、時代內涵的“楓橋經驗”,西寧提供了可復制、可推廣的西寧樣本。

(責編:王紅玉、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