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貧的滋味甜蜜蜜

咸文靜

2019年12月02日08:50  來源:青海日報
 

瑪沁縣瑪央民族手工藝制作有限公司吸收貧困家庭子女就業。

年扎村貧困戶特多在合作社放牧年收入36000元。

果洛瑪積雪山乳制品有限責任公司工人們包裝雪糕現場。本報記者 羅連軍 攝

瑪沁縣特色產業孵化園特色產品專賣。

謝吉是果洛藏族自治州瑪沁縣雪山鄉陰柯河村的貧困戶。雖然家裡的幾頭牦牛是她和母親最主要的收入來源,但她從來沒想到,祖祖輩輩用來制作酥油的牦牛奶,還能做成可口的牦牛奶冰激凌。

其實,不單單是她。對於地處阿尼瑪卿雪山腳下的雪山鄉來說,牧民最熟悉的事情莫過於放牧和採挖虫草。拿牦牛奶做冰激凌,他們從沒想過。

雪山鄉有兩個村。作為一個純牧業鄉,全鄉共有牧戶594戶,總人口2029人。其中陰柯河村,距縣府大武鎮86公裡,平均海拔4200米。全村276戶中,貧困戶有35戶,經過幾年的精准扶貧,今年剩余的9戶也將脫貧摘帽。

“其實,對我來說,扶貧的工作壓力並不大。”來自州文體旅游廣電局的昂秀多杰是村上的第一書記。自從來村上開展工作,他就發現不論是陰柯河村還是雪山鄉,虫草資源豐富是其最大的優勢。倘若拋開這個“靠天吃飯”的產業,村民的收入渠道十分單一。如何能利用好40萬元的“破零”資金、為村裡謀劃出一份長期發展的產業,讓村民脫貧致富的步子邁得更穩,成了擺在他和村干部面前的一道難題。

建滑雪場?辦合作社?還是投資鋪面?

看著眼前的這道多選題,昂秀多杰開始和村干部四處調查了解。看著家家戶戶火爐上那一壺壺滾燙的奶茶,昂秀多杰突然意識到,陰柯河村還有一個被他們忽視的優勢——牦牛奶。不僅產量大,更重要的是品質好。

“找准這一特點后,我們同鄉黨委、政府領導,以及陽柯河村的兩委班子進行多次商議,最終確定了以奶制品為主的發展項目。”

大方向雖然確定,但具體產品又該如何選擇?

“在我們牧區,不少合作社都在生產酥油、曲拉,我們再走這條路,毫無競爭優勢。”昂秀多杰告訴記者,就在他們一籌莫展之際,當地的一家老企業給了他們啟發。

原來,上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期間,果洛州惟一一家乳制品企業生產的純牦牛奶果洛雪糕深受當地消費者喜愛。但后來因受市場經濟沖擊,企業轉型不暢破產倒閉。果洛雪糕自此消失,但味道卻深深留在了人們的心裡頭。

有回憶,更有情懷。

2018年9月,確定雪糕項目后,通過多次論証和廣泛征求意見后,雪山鄉黨委、政府整合了陰柯河村和陽柯河村共80萬元的集體經濟發展資金,另外籌措50萬元注冊成立了果洛“瑪積雪山”乳制品有限公司,10月份投入11萬元對村上原有的廠房進行改建和維修,11月份進行設備採購和安裝。

“今年,公司完成通電通水、設備調試、人員培訓、模擬生產等工作后,於8月1日正式投產。”來自海南藏族自治州的華青多杰對雪糕生產技術十分在行,技術入股后成為了企業的總經理。他告訴記者,以往牧民的牛奶沒有銷路,正式生產運營后,企業每天需要300公斤左右的牦牛奶,按每公斤8元計算,就為跟企業合作的300多戶牧民帶來了一筆可觀的經濟收入。

產業扶貧,既要准,更要穩。

雪山鄉扶貧干事卓瑪措說,為了保証產品質量,經過培訓后,牧民都是先把牛奶送到村裡的合作社再由合作社統一送到公司。從牛奶到雪糕,需要經過多次檢測。此外,不僅外包裝顯示出當地特色,口感、造型也盡可能地還原了當年的感覺。

今年26歲的華旦措是陰柯河村的貧困戶。母親去世,幾個弟弟妹妹都在上學的年齡,再加上家裡牛羊少,草山面積小,一家人的日子捉襟見肘。聽說村上建起了雪糕廠,沒等村干部開會動員,她第一個跑來報了名。

“我的主要工作就是負責雪糕的包裝,一個月有2000元的工資。因為離家遠,平時吃飯住宿都在公司。”在廠裡,除了經理和會計外,像華旦措這樣來自貧困家庭的工作人員有10名。即便在工廠停產的情況下,員工們每個月仍能拿到500元的工資。這樣一來,每人每年有近2萬元的穩定收入。

當下,正是工廠歇業的時候,但依然人來人往。

“公司已經和縣上、州上不少超市建立了穩定的供貨關系。現在還有幾萬根庫存的冰棍,所以即便不能生產,也一直在盈利。”提起今后的發展,陰柯河村村支部書記巴才說出了大家的想法,“讓工人學習更多的技術,生產更多類別的產品,讓更多的村民從中受益。”

(責編:王紅玉、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