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行走黃河”之龍羊峽水電站篇:這裡有群"光伏羊"

2019年10月23日12:01  來源:人民網
 

  10月22日,當“行走黃河”採訪組一行到達龍羊峽水電站時,水電站正在泄洪。

  龍羊峽水庫美景。 “行走黃河”採訪組記者 姜峰攝

  站在“黃河第一壩”觀景平台,離泄洪孔道近百米,泄洪擊打起的浪花依然直扑記者臉龐,陽光下,美麗的彩虹騰空而起……

  龍羊峽水電站在泄洪。 “行走黃河”採訪組記者 李棟攝

  黃河水電公司龍羊峽發電分公司副總經理楊學禮說:“近期上游降雨較多,來水量加大,現有庫容已能滿足發電需要,遵照黃河水利委員會的指示,我們從兩天前起,進行了泄洪。”

  龍羊峽水電站1987年開始運行。與當下水量充足形成鮮明對比的是,1997年期末水庫水位2542.32米,全年發電量27.00億千瓦時,當時,也是黃河斷流最為嚴重的年份﹔2002年期末水庫水位2538.29米,全年發電量33.18億千瓦時……

  龍羊峽1987年-2018年發電量及期末水庫水位。 “行走黃河”採訪組記者 李棟攝

  龍羊峽水庫水位的變化,部分反映出黃河上游流量的改變﹔龍羊峽水電站發電量的變化,則部分折射出我國電力行業的發展。

  時光回溯到40多年前,電力匱乏困擾著國家發展和人民生活。1976年1月,龍羊峽水電站開工建設,在大型機械缺乏的情況下,很大程度靠人背肩扛創造了水電建設的奇跡,“龍羊峽精神”激勵了中國水電人。1987年首台機組投產發電,其中2號機組投產發電標志著中國電力裝機突破一億千瓦。1989年6月,四台機組全部投產發電,龍羊峽水電站成為西北電網的主力電廠。

  時光流轉,隨著黃河流域其他水電站陸續建成,龍羊峽水電站承擔的發電任務相對減輕,新能源發電則為龍羊峽電站發展帶來新的機遇。

  龍羊峽水電站水庫左岸,直線距離約36公裡處,龍羊峽水光互補項目正在燦爛的陽光下蓄能發電。

  黃河水電公司光伏維檢有限公司綜合辦事員蘇朦玥告訴記者,龍羊峽水光互補項目是一個規劃總裝機容量85萬千瓦的光伏電站,於2015年6月全部並網發電,被視為龍羊峽的“虛擬水電機組”。其330千伏電壓等級輸電線路將光伏電送至龍羊峽水電站,通過水輪機組的快速調節,將原本光伏間歇、波動、隨機的、功率不穩定的鋸齒型光伏電源,調整為均衡、優質、安全,更加友好的平滑穩定電源,最終利用龍羊峽水電站的送出通道送入電網。

  龍羊峽水光互補光伏電站一角。 “行走黃河”採訪組記者 姜峰攝

  據介紹,龍羊峽水光互補光伏電站一年可發電14.94億千瓦時,對應到火力發電相當於一年節約標准煤47.66萬噸,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約128.2萬噸。經過水光互補后,龍羊峽水電站的調峰調頻性能提高約30%,送出線路年利用小時可由原來運行的4621小時提高到5019小時。

  除了創造經濟效益,龍羊峽水光互補光伏電站還發揮著積極的生態作用。

  “光伏發電板能夠降低風速和水分蒸發量,對電站廠址生態恢復起到促進作用。”黃河水電公司光伏維檢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炬說,“光伏電站建設前,這裡全部是荒漠化土地。通過六七年的建設,植被有了一定恢復,野生動物也有增加。”

  光伏發電板下,生態在修復。 “行走黃河”採訪組記者 李棟攝

  站在光伏電站30米高的巡檢塔上往外看,不遠處的羊舍在光伏發電板中頗顯耀眼。

  “那是我們為公司3000隻羊搭建的家。”蘇朦玥告訴記者,在建設運營光伏電站的同時,黃河水電公司在電池組件行間開展了植被恢復試驗,種植優良牧草,“現在已經長到了20多公分。”同時,為了防止草過於茂盛影響光伏發電板性能,公司購買了羊群飼養。

  指著羊群,蘇朦玥頗為驕傲,“我們都叫它‘光伏羊’!”

  進入專題查看更多

(責編:王紅玉、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