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行走黃河”:黃河,揮毫潑墨第一灣

2019年10月22日09:36  來源:人民網
 

每條河流都在書寫。

而當大河揮毫,每一處筆彎都氣象萬千。

黃河就是這樣的書者。她的變化之多,被形容為“九曲十八彎”。

這裡面,有著名的“幾”字型那不經意的一撇,撇出了“黃河九曲十八彎、富了寧夏中衛川”的塞上江南﹔

寧夏塞上江南。資料圖

還有在內蒙古河口鎮的那一橫折,折出了晉陝峽谷的萬仞千鋒,也積蓄著筆力,直至壺口瀑布的咆哮狂瀉﹔

黃河壺口瀑布。資料圖

再到和華山碰撞出的那個彎鉤,彎出了“峰巒如聚、波濤如怒”,更彎出了中華民族璀璨文明的搖籃……

這就是黃河。作為“臨帖者”的採訪組一行,亦步亦趨地循著她的筆意,告別巴顏喀拉山最高峰所在的年保玉則,出青海久治、過甘肅瑪曲,來到了四川若爾蓋。在這裡的唐克鎮,採訪組目睹了這位偉大書者第一處巨大筆彎的遒勁蒼渾。

若爾蓋的黃河九曲第一灣。“行走黃河”採訪組記者 姜峰攝

這裡是黃河九曲第一灣,地處青甘川三省交界、若爾蓋大草原腹心。自西向東流淌的河道在這裡殺了個“回馬槍”,重又向西轉道北上。

登高俯瞰,曲折的黃河和支流白河將唐克草原分割成無數河州、小島,水鳥翔集,澄河蜿蜒曲折,如風吹衣袂、彩練當空。游人駐足,紛紛領略“秋水共長天一色”的壯美,感悟人生長河奔騰的壯歌。

俯瞰黃河第一灣。“行走黃河”採訪組記者 姜峰攝

感謝若爾蓋的這一彎,感謝造物的雄奇,才讓有向西南而下之勢的黃河“回心轉意”終沒能與長江相遇,才有了兩大水系的分野,然則“大道並行而不悖”,大河大江各領風騷,最終百川入海、殊途同歸。兩大書者筆走龍蛇處,孕育出的是中華民族的氣象萬千。

進入專題查看更多

(責編:王紅玉、楊陽)

推薦閱讀